第三十七章 地穴蛄蚰

史上最强作者 +A -A

  山林之中,叶青轩和穆子渊对峙,叶青轩一语道出他们这一脉的来历,让穆子渊的眼神一下子变了,杀意涌动。

  他们这一脉是穆王府的旁系,一直是不为人所知的秘密,因为他们这一脉当年是被逐出来的,颜面几乎是丧失殆尽,因此鲜有人知道,知道的人也不会提起,生怕触碰到忌讳。

  此事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道出来历,穆子渊心中如何不震惊?

  “倒是我小瞧你了!既然你不肯亲自拿出来,那我就自己来取!”

  穆子渊向前逼来,气势如火山一般爆发,真气滚滚,气血沸腾,从天灵盖中冲天而起,如血色喷泉一般喷起数尺高,生命力旺盛的吓人。

  叶青轩眼神凝重,深深知道这个对手的可怕,在他笔下的时候,就是一个能和北冥鲲争雄的强大天骄,突破先天境的时候,获得了七重楼的天意灌体,并不比北冥鲲差。

  “死吧!”穆子渊如战神一般杀来,探出一只大手,真气如匹练一般奔涌而出,化成一挂江河奔涌而来。

  叶青轩怡然不惧,一身真气如岩浆在滚滚沸腾,至阳至刚,如火焰一般炽烈,此时从掌心喷涌而出,像是一头火龙在狂舞,悍然迎向了穆子渊那一掌!

  嘭!

  真气爆涌,气劲震荡,将四周的古木都洞穿了,千疮百孔,一片狼藉。

  叶青轩感觉自己像是拍在了一块磐石上面,那可怕的力量,震得他手臂都在发麻。

  对面的穆子渊显然也好不到哪去,眸子中充斥着难以掩饰的惊异,深深的看着叶青轩,然后便如一头人形凶兽杀了过来。

  他抬掌挥拳,指尖亦有剑芒乍现,双腿更是如钢鞭一般抡动,如一个人形的杀人利器向叶青轩杀了过来,野蛮而霸道,要以最纯粹的肉身之力将他镇杀。

  叶青轩战意燃烧,血液沸腾,同样没有施展任何天术,以单纯的肉身之力向对方杀了过去。

  他气势如虹,大开大合,双掌像是两把开山大斧一般,锋芒吞吐,劈山断岳。

  嘭嘭!

  像是在擂动大鼓,两人的身影完全纠缠在了一起,化成了一道道残影,出手之快让人眼花缭乱,难以捕捉其踪迹。

  这根本不像是人类,肉身之强已经超越常理,即使比之同阶的妖兽,也相差无几,强横到无边。

  叶青轩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在此时变成了杀人的利器,拳影漫天,掌刀劈斩,铺天盖地的向穆子渊的身上招呼去。

  但是穆子渊同样强大无比,单论修为,比叶青轩还要高一层,真气雄浑,澎湃如海,完全不在他之下。

  许久之后,两人才分开身影,彼此都喘着粗气,一双眸子似野兽一般盯着对方,战意熊熊。

  “的确是不俗,看来有几分自傲的本事,之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你甘心做我麾下的战将,日后保你有享不尽的好处!”穆子渊此时眼神火热,盯着叶青轩,像看着一个稀世珍宝一般。

  若是能将他收服的话,以后在争夺郡主之位的时候,他就多出了很多胜算。

  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这样一个能和他力拼的对手了。

  叶青轩讥讽的看着他,冷笑道:“不如你臣服于我如何?我也保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穆子渊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无比阴沉:“不知死活,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死吧!”

  他身上的气势一下子变得不同了,强势绝伦,如一头凶兽冲了过来,抡起手掌,向一道天碑镇杀了下来。

  叶青轩施展天术,一掌向上迎去,像是能开碑裂石,蕴含着可怕的威能。

  嘭!

  两人一击不成,转瞬又施展出了第二式。

  穆子渊掌心一片晶莹,灵光点点,像是一颗颗缩小版的星辰,掌中蕴含一方星域,掌风呼啸,似一面神门横推而来,刮得四周树木哗啦啦摇晃,乱叶纷飞。

  叶青轩施展百重浪,一重重真气自掌间奔涌而出,连绵无尽,像是要摧毁面前的一切阻挡,汹涌澎湃,无可匹敌。

  “崩山印!”第二击不成,穆子渊双手结印,浑身真气如江河一般滚滚奔腾,在掌间凝练出一个又一个玄奥的符文,最后化成一个方方正正的大印,携着无以伦比的气势向叶青轩镇杀而来,像是真的拥有崩裂山岳的可怕威能!

  “开门主杀!”叶青轩大喝,此时亦双手结印,身上忽然出现一套黄金战甲,将他衬托的恍如天神下凡,一个金字塔般的印记在他身前出现,塔尖向前,此时被他抖手掷出,开山碎岳,撞向了穆子渊的崩山印。

  轰隆隆!

  真气如炸弹爆炸,这个地方狂风凛冽,掀起漫天烟尘,一棵棵巨大古木折断,乱叶簌簌坠落,就连巨大的山石也被震得滚落出去很远。

  “八门玄甲?!你是肖家之人?”穆子渊的眸子中射出夺目的精光,死死地盯着叶青轩,像是要将他看透一般。

  叶青轩冷笑着,一言不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然后转身迅速离去,身影瞬间就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穆子渊站在原地,眼中充满了不解,他皱眉喃喃道:“肖家的人我都认识,绝对没有这个人,他究竟是谁,怎么会肖家的八门玄甲?”

  “还是说,他是肖家哪位大人物的私生子,一直被雪藏着?”

  想了半天,穆子渊还是没能猜出叶青轩的来历,但是已经肯定对方是肖家之人,因为八门玄甲,是肖家人的一大独特标志。

  一直狂奔了半个时辰,叶青轩才停下脚步,他深吸一口气,将不断翻滚的气血平复下来,眼中闪过一抹浓浓的忌惮。

  穆子渊的确很强,最后那一击,震得他五脏六腑都在震颤,气血翻滚,差点当场就喷出一口鲜血。

  那崩山印,应该也是一种灵品天术,威能极强。

  不过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为了掩人耳目,施展的是肖家的标志八门玄甲,这足以引起穆子渊的注意,将嫌疑从他的身上抹去。

  休息了一会之后,叶青轩直起身子,然后一路不作停留,径直向狼首峰那里奔去。

  一颗巨大的狼头之下,此时汇聚了很多人,很多人都脸色苍白,一些人的眼中,甚至有掩饰不住的惊惧。

  叶青轩一看到这些人的神态,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毕竟他对这个秘境在清楚不过,知道这里会有什么样的难关。

  就像现在,挡在所有人面前的,就是一道难以跨越的天堑――五头大妖九层的妖兽,只差一步就能成为天妖,成为媲美阳天境大修士的强横存在!

  有它们挡在前方,基本都在先天境的修士想跨过去,显然是不太可能。

  如果说这样的难关让所有人绝望的话,那么另外一个阻挡,就是真正的让人恐惧了!

  在这里,还盘踞这一种可怕的妖兽――蛄蚰。

  蛄蚰在妖族中并不算什么大种族,但是却是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种族之一,它们栖居在幽深地底,可以说是地下世界的绝对霸主,群居而生,什么都能吞噬,什么都能炼化。

  古籍记载中,甚至有蛄蚰将一个生命星球都吞噬枯竭的可怕事实!

  就是因为它们的存在,所有人才会觉得恐惧,毫不知情的他们刚闯上去,就被无数地底钻出的蛄蚰包围,很多人来不及反应,就被吞噬了个干净,连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

  不过叶家人的完好情况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竟然没有一人受伤,更不要说是损失了。

  这都要归功于叶青轩之前丢给他们的玉简,上面记载着整个秘境的概况,这一路走来一一印证,让叶青天和叶红妃几人心中惊骇,不知道暗中给他们这个玉简的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对这个秘境知道的这么清楚,简直匪夷所思。

  看着众人愁眉苦脸的样子,叶青天在此时站了出来,说自己在一个古籍上看到过记载,一种名叫黑须果的灵药对蛄蚰有着巨大的克制作用,能让它们短暂的失去所有的感官,这样他们就能轻易的通过这里了。

  之后,有人拿出黑须果实验,发现果真如同叶青天所说的,将黑须果炼化成汁液撒下去,一只只丑陋无比的蛄蚰发出怪异的尖叫,生生被从地底逼了出来,然后逃向了远方。

  发现黑须果果真有难以想象的奇效,所有人都在此时重新振奋了起来,纷纷将自己身上的灵药拿出来,炼化成汁液洒在四面八方,将地底的蛄蚰驱逐,然后他们便再次踏上了征程。

  见到黑须果竟然这么好用,叶青天也是微微一愣,心中对那个留下玉简的人越来越好奇,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对秘境中的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

  众人再次踏上征程,没多久之后就遇到了最大的挑战,整整五头大妖九层的妖兽,相当于人族的九层磐天境修士,只差最后一步就能突破到阳天境,修为之强可见一斑,绝对能横扫这里的所有人!

  这一次,领头的几个大势力不在藏拙,来自五位府主麾下之人走了出来,分成五个阵营,分别盯上了那五头大妖。

  云封府这边的修士祭出了一件残缺的圣兵,那种可怕的威势根本不是灵器能比拟的,有“传世圣兵”之说,能护佑一个道统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其他各府也祭出了强大的手段,有强者封在道石中的全力一击,也有强者留下的灵魂印记,更有强大的合击手段,这种底蕴,的确不是散修佣兵之流可以比拟的。

  几乎是摧枯拉朽一般,五方阵营在付出了一种底牌之后解决了五头拦路虎,然后便向终极之地――妖王狼首那里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