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八门玄甲!

史上最强作者 +A -A

  五人的死亡对肖家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很多人都在此时冷汗涔涔,后颈寒气直冒。

  连号称影子的影卫都被悄无声息的灭杀,下手之人的手段,又会是何等高深?

  “五哥,你说会不会是魔……”肖家的一位少爷忽然想起了什么,颤抖着嗓音说道。

  听到他这句话,所有人都瞳孔皱缩,脑海中瞬间被各种可怕的传闻所淹没,一种极致的恐惧,在一刹那涌上了每个人的心头。

  在这个世间有一个比妖兽还可怕的种族,他们天地孕育而生,天赋非凡,是真正上天的宠儿,几乎一生下来就是先天境界。

  人族自诩为万物灵长,而他们却认为自己才是天地间的主角,对人族的仇视更胜于妖兽对人族的仇视。

  关于那个种族的种种,一直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但是今日见到眼前这样的景象,所有人的心思不由自主的联想在了他们身上。

  最后还是肖长风率先冷静下来,他沉声道:“不可能会是他们,如果真是的话,郡府那边早就传来消息了,如果出手之人是磐天境甚至阳天境,他们没有任何反抗也在情理之中。”

  “继续四散开来,但是彼此间的距离不要太远,遇上叶家人,无需留情!”

  肖长风的话让众人心中的恐惧少了很多,点了点头后又分散了开来。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叶青轩冷冷一笑,心中此时有一股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嗜杀和残忍,眉心的那枚黑色竖瞳若隐若现,妖异而邪恶。

  他真的变成了黑暗中的幽灵,享受着别样的快感,手中的黑色匕首,隐隐有一道道玄奥的暗金色纹络浮现!

  一炷香的时间后,他再次看准了一个影卫,化成一道残影消失,黑色的匕首划出雪亮的寒光。

  “当!”

  当匕首刺在那人的身上时,一片璀璨的金光乍现,幻化出一副黄金战甲,挡住了叶青轩的一击。

  叶青轩瞳孔皱缩,想也不想,转身就退。

  但是已经迟了,其他七个方向,此时也爆发出璀璨金光,将每一个方向都堵住了。

  “八门玄甲?”远处身形不可见的叶云歌皱了皱眉头,冷笑道:“还真是舍得,将这种秘法都传了下来!”

  叶青轩身若浮光,化成残影消失,想强行突破,但是最后却撞在了一堵神墙般的金色障壁上,将他挡了回来。

  黑色的匕首将其划开一道口子,但是瞬间就会愈合,神力生生不息。

  “结八门,封了他!”肖长风的身影出现,冷冷的看着叶青轩。

  “开、休、生、伤、杜、景、惊、死!”

  八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那八人此时被黄金战甲覆盖,像是天神下凡,八种神秘的力量循环相生,永不枯竭,此时化作一个囚笼,将叶青轩牢牢的困在了里面。

  “你到底是何人?敢杀我肖家之人!”肖长风直勾勾的盯着叶青轩,像是要将他看透一般。

  但是叶青轩的脸上带着假皮面具,容貌大变,气息也不再是他之前见到的那样,一时间让他难以辨认。

  叶青轩一言不发,只是冷笑着看着肖家之人。

  他微弓着身子,像是绷紧的劲弩,又像是蓄势出击的凶兽,一股可怕的气势从他的体内传来,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被压抑到了极致!

  刺啦!

  他挥动匕首划开囚笼,一股沉凝磅礴的气势同时爆发,在他的身后,高大的山岳虚影浮现,第一重,第二重,一直叠加到了第三重!

  “三重山!”叶青轩不顾一切的使出了天术,将第三重都显化了出来。

  咔嚓!他的体内传出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整个人都被压变形了,弯曲着腰,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

  感觉到这无比熟悉的磅礴气势,肖长风脸色大变:“是你?叶青轩?!”

  他和叶青轩交手过一次,虽然只是硬撼了一击,但是对方那大气磅礴的气势,已经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中。

  而且后来他打听到,废了他哥哥的就是叶青轩,并且使用的就是这种气势雄浑的天术,威能极强!

  被匕首划开的裂缝还未完全闭合,就被三重大山再次挤了开来,叶青轩的真气几乎在一瞬间就干涸了。

  气海中的精泉汩汩喷涌,大赤阳诀不断的将精气转化为真气,但还是杯水车薪,让叶青轩一阵力竭。

  刺啦!

  囚笼被挤开一道巨大的裂缝,叶青轩一跃而出,然后展开身法,头也不回的远去。

  肖长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大吼道:“结开门,杀了他!”

  八门玄甲神力运转,最后尽数汇集在了其中一人的身上,他双手结印,打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击,真的拥有开山碎岳的神威,破开虚空,轰在了叶青轩的后背上。

  噗!

  叶青轩喷出一大口鲜血,甚至夹杂着内脏的碎块,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被砸飞了出去,一路上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棵大树。

  “追!一定要杀了他!”肖长风脸色阴沉的几乎滴出水来,杀意滔天。

  一道道幽灵般的影卫出动,肖家之人展开成一道弧线,向叶青轩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叶云歌好以整暇的屹立在林海之上,将这一切都收在眼底,此时摇头感叹道:“啧啧啧,真是惨啊,和你老爹我当年有的一拼了。”

  说着,他一步跨出就没了踪迹,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叶青轩的身后。

  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叶青轩,叶云歌摸了摸下巴喃喃道:“给你开了个后门,可别给我丢脸了!”

  然后,他就抱起叶青轩消失了踪影,肖家的人半个时辰后才到这里,但是除了发现一滩血迹之外,什么收获都没有。

  ……

  “啊!”叶青轩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只轻轻的动一下,就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要被撕裂了。

  他艰难的从储物袋中掏出一大把疗伤丹药,都是他自己炼制出来的,此时张口吞下了十几颗,然后便躺着一动不动,尽力恢复起伤势来。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似乎有点热,温度很高,而且不知道肖家的人追上来没有,时刻都会有生死危机。

  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玩大了,先是强行施展三重山,很多骨骼都被压碎了,后来又被八门玄甲中的开门打中,当场就昏迷了过去。

  他全身八成的骨头都碎了,如布满裂痕的瓷器一般,触目惊心,内脏同样动荡不已,浴血溢满,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妈的,这八门玄甲不是还要很久才会出现的吗?怎么现在到肖家的身上了?”叶青轩此时一脸的懵逼,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他笔下的时候,后面会出现一个反派人物,跟北冥鲲对着干,也姓肖,使得是八门玄甲的秘术,修为极强,但是他没写到那人跟肖家有任何关系。

  没想到在这个世界时,八门玄甲竟然出现在了肖家的身上,很明显和那人有着关系。

  “这bug卡的太厉害了吧?”叶青轩此时真的是欲哭无泪,感觉当时写小说时的很多漏洞,都成了巨大的变数,一个不慎,就能置他于死地。

  凝血丹,回春丹,生骨丹的药力在体内流淌,一点点修复着他的伤势。

  叶青轩此时顾不得疼痛,开始运转大赤阳诀,将精泉中的精气炼化为真气,顺着经脉流淌,一点点修复着破损的身体。

  足足三四个时辰之后,他才恢复了一丝力气。

  挣扎着坐起身子,叶青轩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竟然是他平时修炼来的火山山洞,到处一片赤红,火苗似火舌吞吐,岩浆奔涌,炙热无比。

  “怎么到这来了?”叶青轩一脸的迷糊,但是却记不起来自己在昏迷时落在了什么地方,最后想来想去,只能归根于那惊天动地的开门一击上。

  盘膝坐在地上,叶青轩凝神静气,吞下一粒粒丹药,运转功法炼化药力,枯竭的真气开始恢复,碎裂的骨骼也一点点愈合,正在快速向着巅峰前进。

  这一次,花费了足足三天的时间,他全身的伤势才好转过来,体内枯竭的气海也充盈了起来,感觉却比受伤之前强了一点点。

  “碎骨重铸,如果再来这么几次,只怕就能到先天三层了!”叶青轩喃喃了一句,紧接着便打了个寒颤,感觉自己真的是个受虐狂。

  忽然,他用力的在空气中嗅了嗅,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香,清凉舒爽,在灼热的火山中格外不一样。

  “药香味?”叶青轩诧异道,“这里的火蛇果不是被摘了吗,怎么还有药香味?”

  他站起身子向四周看去,努力辨循着药香传来的方向,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地面中间,那个不停喷涌着滚滚眼睛的洞口。

  他走过去,发现药香果然更浓了一些。

  “竟然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难道这火山之底,孕育着什么天材地宝不成?”叶青轩不由这样想到,只是那沸腾翻滚的岩浆,让他的眉头紧皱,很难想象地底会是何等壮丽的景象!

  叶青轩沉吟了一会,然后走到旁边,从储物袋中挑出几种冰属性的灵药,将之全部炼化成汁液装在一起,然后便纵身一跃,跳进了喷涌着岩浆的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