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硬撼先天!

史上最强作者 +A -A

  拿着炼制筑基灵液所需的药材,叶青轩走出了拍卖行,行至一个无人的角落时,确定没有人跟踪,他才卸下伪装,一路向叶府走去。

  而此时的药师公会,则再次因为半瓶筑基灵液,还有一张丹方,掀起了轩然大波。

  如今的云封府比家族年祭的时候还要热闹,苍狼山中的异变,吸引了周边无数的散修和佣兵,让这里变得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

  在火山中苦修了两个月,叶青轩也难得的放松一下,因此并没有急着返回叶府,而是在大街小巷中闲逛了起来。

  庞大的人流也带来了更大的资源交接,坊市还有街道上的各种摊位,比以前更加拥挤密集,呼喊吆喝之声不断,充满了俗世的味道。

  “二品灵药青玉根,五百年份,一百三十元精!”

  “八级灵妖妖丹一颗,二百元精!”

  “上古秘境藏宝图半边,以物易物,只收二品灵丹。”

  ……

  叶青轩走在街道上,东瞅瞅西看看,看到什么东西都在流哈喇子,以他现在的修为,这里的八九成东西都对他有大用,能很好的提升他的修为。

  只是他身上的钱实在少的可怜,元精不到一百块,唯一值钱的半瓶筑基灵液,还卖给拍卖行了。

  一路上,他强大的灵魂散开,却是发现了不少好东西,有些甚至让他的灵魂有了特殊感应,只是都没有他得到灵品天术三重山时那么强。

  而就在此时,前面不远处传来了骚乱,人群一个劲的往那边挤去,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引来了这么多人围观。

  叶青轩是个喜静的人,见到这样的场面,本能的就要绕开,但是人群中一道无意间的闲言碎语,却一下子让他的脚步顿住了。

  “哎,前面那不是叶家的大小姐吗?她又和什么人起冲突了?”

  “好像是肖家的人,两家都看上了一株二品灵药,足足三百年份,抢夺不休,就争执了起来。”

  “肖家来了好几人,那叶家的大小姐怕是要吃亏了。”

  一道道声音传进叶青轩的耳中,让他眉头皱起,知道大姐是个不吃亏的性子,即使是比对方势弱,也不会退让一步。

  他抬脚挤进人群,果然看到一袭惹眼红裙的大姐站在一个摊位前,强大的气势不加丝毫掩饰,如狼烟一般席卷了这里。

  叶红妃如今已经晋入了先天境,比起凝气境强了不知道多少,而且她突破的时候,可是获得了三重楼天意的灌体,资质不凡,开辟出的精泉自然也高人一等。

  但是她的对面,却有两人挡住她的去路,而且这两人,没有一人是凝气境,都是先天境的修士。

  “是他们两个?”叶青轩眉宇皱得更紧,他笔下的小说人物,不论是神态特征还是相貌仪表,他自然知道的很清楚,因此一下就认出了这两人的身份。

  右边那人是肖家的老二,名叫肖长明,已经有二十岁了,一年多前就晋入了先天境,修为积累自然更加深厚。

  左边那一位,也是肖家的旁系子弟,因为突破到了先天境,因此受到了家族的垂青,能回到肖府静修。

  “这株灵药是本小姐先买下来的,怎么?堂堂肖家想要强抢不成?”叶红妃冷笑着看着对面的肖家两人,没有丝毫惧意。

  肖长明眼中带着讥讽的笑意:“买东西,自然是价高者得。”

  叶红妃秀眉蹙起,然后看向摆摊的那个虬须大汉,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虬须大汉显然也是一个刀口舔血的主,身上有一股迫人的煞气,手上肯定沾惹过不少人命。

  他此时咧开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笑道:“我们这些人贱命一条,拼死拼活才从深山中带出这么一株灵药,自然是谁出价最高就是谁的!”

  叶红妃冷声道:“这又不是拍卖会,哪来的这规矩?”

  虬须大汉阴测测笑道:“东西是我的,规矩嘛,自然也是我定的!”

  不但是叶红妃自己,就连站在一旁观看的叶青轩,此时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怎么看都感觉这几人是故意的,联合起来一起坑叶红妃。

  叶青轩磅礴的灵魂之力散开,将四周方圆数十丈颚范围都囊括了进去,紧接着,他的眼中便闪过一道寒光,心中暗道了一声果然。

  在街边的一家茶楼中,叶青轩的灵魂之力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机,属于白诗璇,她此时正凝望着这边,红唇勾起一抹冷笑。

  这是一个极其记仇的女子,上次在叶青轩的手上吃了一个闷亏之后,心里一直惦记着,今天见到叶红妃独自一人上街来,她早早的就布下了这个套子,虽然不至于杀人,但是羞辱一番叶红妃解解气,还是让她很舒服的。

  而且叶青轩还察觉到,四周的城卫军都被疏散了,所以即使这里发生什么大的斗殴事件,短时间也不会有人过来。

  显然,为了对付叶红妃,白诗璇这女子是做足了准备,排出了一切因素。

  “元精本小姐已经付了,灵药也已经到手,谁管你什么破规矩?”叶红妃丢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但是摆摊的虬须大汉,还有肖家的两个人,一个闪身就挡住了她的去路,脸上带着不怀好意。

  肖长明的目光甚至变得极其淫-秽,肆无忌惮的在叶红妃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扫视着,邪笑道:“摊主都说了灵药是价高者得,这灵药是我急需的一种,我出一百元精,大小姐还是给我吧!”

  叶红妃眸光冷冽,一如既往的强势,没有多说一个字,从储物袋中抽出一把长剑,就刺向了肖长明的眼睛!

  肖长明脸色一变,没想到这娘们这么凶悍,竟然敢当街就动手?

  但是他的修为确实高深,绝妙的身法展开,一个闪身就躲过了那一剑寒光,大手如同鹰爪一般探出,抓向了叶红妃的肩膀,口中同时笑道:“叶大小姐还是把灵药给我吧!”

  到现在,围观的很多人也都看出了这其中的猫腻,但就是没人上前来帮忙,都在冷眼旁观,一副看戏的状态。

  但是叶红妃的修为也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一口精泉在气海中汩汩喷涌,那是海量的人体精华,游走在四肢百骸,循着功法被炼化,成为真气注入气海中,让气海变得更加浩瀚。

  她一手舞长剑,剑影漫天,寒光冷冽,带着森然的杀机,另一手施展天术,纤纤玉手蕴含着开碑裂石的威力,向肖长明拍了过去。

  肖长明眉宇皱起,没想到叶红妃竟然这么难对付,刚刚晋入先天,却不在他之下,气海雄浑的不可思议。

  他向身边两人使了一个眼色,虬须大汉和肖家的那个旁系子弟,便同时围了上来,探出的大手齐齐抓向了叶红妃。

  叶红妃的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一身真气毫无保留的爆发,天术和剑术同时施展,气息滚滚,强势绝伦。

  而就在此时,叶青轩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如一颗炮弹弹射而出,双手怀抱于胸前,像是环抱着一座大山一般,一股如山岳般磅礴的威势铺天盖地的涌出,掌心中像是拖着一座山岳,向那个虬须大汉镇压了下去。

  虬须大汉脸色一变,在这一刻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他霍然转身,攻势一变,双拳如鼓槌一般捣出,砸的空气都在炸响,迎向了迎面而来的叶青轩。

  轰!

  真气爆开,震耳的轰鸣声传来,让所有人惊悚的是,那个身姿魁梧,已经晋入先天的虬须大汉,在此时脸色大变,双臂如同被大锤钉进地面的木桩一般,渗人的骨裂之声传来,咔嚓作响,一大截森白的骨头,直接从肩膀后面透了出来,鲜血汩汩而流。

  这电光火石间的一幕一下子镇住了所有人,一个先天境的修士,虽然算不上多强大,但是在散修之中,已经算是不俗,毕竟他们没有什么背景,所有的修炼资源都是自己赚来的,能在这个年纪修炼到先天境,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杀伐。

  但就是这样一个饱经磨砺的散修,被人一掌就废了双臂,骨头茬子都露了出来。

  叶青轩此时也手臂发麻,无力的垂落了下去,心中暗自骇然,先天境的修士,的确是超出凝气境太多,要不是靠着灵品天术的威力,这一掌下来,他不死也得重伤。

  但是另一边,他也暗自欣喜,以凝气圆满的修为硬撼先天境修士,自身丝毫无损,这说明他的确是变强了,超过很多寻常的凝气十层修士。

  肖长明和另一个旁系子弟此刻脸色大变,连忙抽身急退,没想到来人如此凶悍,一掌就废了虬须大汉。

  叶红妃转身,当看到出手之人后,一双妙目中顿时充满了诧异:“七弟?”

  叶青轩走到她的身旁,低声道:“没事吧?”

  叶红妃轻轻摇了摇头,一直盯着叶青轩看个不停,美目中闪烁着异样的色彩。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叶青轩并没有突破到先天境,还是凝气圆满的修为,但就是这样的修为,却一掌废了一个先天境修士,虽然这其中有灵品天术的强大,还有虬须大汉匆忙出招的缘故,但也足够惊人,这样的战绩,除了北冥鲲之外,她还从未听闻过,谁能以凝气扛先天?

  而肖长明此时也感觉到了叶青轩的修为,一双眸子中满是难以置信,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一个凝气圆满的修士,竟然真的能战败先天境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