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天意灌体(求收藏,求推荐)

史上最强作者 +A -A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功法,而且叶青天并没有因此损失什么,叶青轩心中的愧意少了很多,只是一想到这其中的变化,他的心就变得很沉重,看来以后不能像写书的时候的剧情那般顺畅了。

  家族最重要的一个节日结束后,所有人都在趁着这短暂的一个月相聚,放肆的喧闹着,再次相见时,恐怕就得等到明年的年尾了。

  叶青轩这段时间来也放松了下来,之前为了在年祭之前到凝气圆满之境,他可以说是没日没夜的修炼着,对自己也狠的不可思议,跑去苍狼山的那片火山中锤炼了好几个月。

  如今在叶家的年轻一代中,他的地位算是无人能撼得动了。

  这让很多人都纳闷,一个那么平庸的老爹,怎么生了如此优秀的一对儿女,姐姐叶红绫也就算了,一路以来就表现的很优秀。

  但是叶青轩却不一样,是最近半年多才崛起的,很多人都猜测,难道他之前的平庸,只是一个伪装的表象不成?

  这样的消息根本隐瞒不住,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云封府,这让很多人知道叶青轩这个名字的人都诧异,搞不明白他怎么会忽然就觉醒了?

  肖家和叶青轩对过一掌的肖长风,还有府主的千金白诗璇,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是楞了一下,没想到那天得罪的人,竟然还有这样的修为?

  并不平静的日子就这样流淌,苍狼山中传出的异象一日比一日盛烈,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修士也前赴后继,前去探索,但是大多数都死在了深山之中,毕竟这些原始蛮荒的山林,向来是妖兽的领地,人族很难在其中长久立足。

  据说附近其他府城的人也参与了进来,在打听消息,明显是想分一杯羹。

  这样的变数让叶青轩眉头蹙起,感觉到了一种紧迫感,若是想进入那处苍狼秘境的话,没先天境的修为可是不行。

  在家族年祭过去仅仅四五天的时间,北冥家就传出了消息,北冥家的第一天才北冥鲲,成功在气海中开辟出一口精泉,晋升到了先天之境,据说接受天意洗礼的时候,异象非凡,堆起了七层楼!

  叶青轩得知这个消息后,暗叹了一口气,看来主角就是主角,得上天眷顾,气运强大的不可思议,即使他先后抢了对方的火蛇果和灵品天术,他也没有因此衰落下去,而是和他笔下的时候一样,获得了七重楼天意的灌体!

  天意灌体,这是任何一个修炼到先天境修士都会经历的异象,意味着他真正的踏上了修行之路,能接触天之大道,追寻那虚无缥缈的长生之路。

  但是对于九成以上的修士而言,基本都是一重楼或者二重楼天意的灌体,一旦有三重楼的天意灌体,则意味着此人是一个天才,会被很多势力看中。

  而五重楼之上,则意味着此人是数百上千年难得一见的人杰,一进入宗门就会成为最核心的弟子。

  至于七重之上,那已经算是妖孽了,根本不能以常理揣度。

  北冥鲲能在云封府这样的偏僻之地做到七重楼天意灌体,由此可见他的不凡,气运简直堪称逆天!

  家族年祭一个月之后,大多数旁系族人陆续离开了叶府,嫡系中那些落败的人,也跟着离开了,准备着手接手家族的生意。

  六伯叶云飞的两个女儿叶红月和叶红雪,因为在年终较技中胜出,因此可以留在叶府,不用在离开了,让两个小丫头兴奋了许久,拉着叶青轩逛遍了大半个云封府。

  而这欢闹的一个月结束之后,叶青轩就在此进入了紧张的修炼之中,因为在北冥鲲晋升先天境不久后,三哥叶青天也晋升到了这个境界,获得了六重楼天意的灌体,当时浩大的异象,震动了整个叶府。

  族主叶苍雄激动的难以自已,口中一直叨叨着什么叶府当兴,先祖显灵的话。

  肖家的那个肖长风也在这一个月内晋升到了先天,但是只获得了四重楼天意的灌体,虽然已经很不凡,但是比起北冥鲲和叶青天来,无疑差了许多。

  而此时的叶青轩,则离开了叶府,再次来到了苍狼山中的那片火山。

  这里热浪滚滚,一片枯寂灼烈,很少有人会来这里,可以说是苍狼山中最安静的一处地方了。

  山洞之中火光滔天,岩浆滚滚,赤红的世界如炼狱一般,似乎要将人蒸发。

  叶青轩这次来到了山洞最中央的位置,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洞口直通无尽地底,奔流的岩浆就是从那里喷涌出来的。

  轰!

  火山喷发,一道粗大的岩浆从地底喷出,这个地方下起了一场岩浆雨,可怕的景象让人心惊胆战。

  叶青轩脱光了衣服来到了这里,忍者剧痛一屁股坐了下去,他甚至听到了血肉被炼得滋滋直响的声音,更有一缕缕青烟冒起。

  他面色狰狞,五官扭曲,牵引着一道道炙热的暖流涌进身体,如锤炼精铁一般,锻造着每一寸血肉。

  这是一种地狱般的煎熬,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都剧痛难忍,整个人都似乎要化掉了,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喷着火光。

  但这就是他决定的修行方式,千锤百炼,去掉糟粕,只留下精华,将自己的真气还有肉身锻造到极致,然后才晋升先天之境。

  夯实道基,对以后的修行极其重要,那叶青天在凝气十层停留了一年多,就是在不断的打磨自己,将真气一次次不断压缩,洗刷自己的肉身,争取做到最好。

  这样晋入先天境后获得的好处也是极大的,他的六重楼天意灌体,跟这个有分不开的关系。

  嗤嗤!嗤嗤!

  叶青轩的体内不断传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那是血肉被炼化的声音,简直如地狱的十八种酷刑一般,要将人活活炼死,很难想象他此刻究竟经历着怎么样的煎熬。

  “这小子对自己竟然比当年我对自己还狠,资质虽然不怎么样,但是这样下去,不变强简直没天理啊!”一道隐匿在虚空,近乎透明的人影矗立在不远处,看着叶青轩,眼中充满诧异。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苍狼王死后化成的秘境也快开了,要不要给这小兔崽子开个后门,让他先进去扫荡一番?”他摸着自己的下巴,在心中喃喃了一句。

  当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叶青轩才拖着近乎残废的身体从山洞中爬了出来,他浑身布满可怖的焦痕,整个人几乎变成了一块黑木炭。

  爬到洞口,他拿出所剩不多的筑基灵液,仰头喝下了一大口,随后便盘膝坐了下来,开始用心炼化。

  精纯而温和的药力涌进他的体内,让他舒爽的呻-吟了一声,四肢百骸都在此时舒展开了,全身每一寸血肉都变成了无底洞,开始贪婪的吸收这磅礴的能量。

  咔嚓咔嚓!

  焦黑的血肉如同老树的皮一样开始脱落,露出里面晶莹如玉的肌肤,无暇无垢,如同琉璃一般,闪烁着光泽。

  残酷的付出,获得的收获也是极大的,当他如同蝴蝶一般破茧而出时,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又强了一截,就连真气也变得比之前更加精纯,被再次提炼了一番,只剩精华。

  “该去检验一番了!”叶青轩拿出家族奖励下的一个储物袋,掏出一件衣服穿上,然后便纵身隐入了茂密的山林之中。

  苍狼山无比广阔,大山巍峨,奇峰耸立,山林茂密,一片原始蛮荒的景象。

  群山万壑之间咆哮不断,震动山河,一头头史前生物般的妖兽出没,凶威滔天,择人而噬,有些甚至拥有荒古巨兽的血脉,强横无边,雄踞山林。

  在妖兽之中,最低级的是蛮妖,和人类修士的凝气境一样,共分为十层。

  它们灵智未开,和野兽一样,只是比野兽更加强横,懂得一些修炼之法,如吞吐日月精华,食生灵血肉,炼精化气。

  在这之上的就是灵妖了,他们开了灵智,虽然不像人族那般机敏多变,但是在加上强横的力量,已经足够可怕,是山林中对人类威胁最大的存在,对应着人类的先天境修士,分为九层。

  叶家家族年祭时斩杀的那头妖兽,就是一头开了灵智的灵妖,而且是灵妖中极其强大的存在。

  这次被叶青轩盯上的,就是一头十级蛮妖。

  它长着牛的脑袋,两根犄角漆黑如墨,闪烁着森寒之光,让人毫不怀疑,它能轻易的在人身上捅个窟窿,三丈多庞大的身躯上布满鳞片,紫华闪烁,如同紫金浇铸而成。

  叶青轩如同一只猎豹飞掠而出,抡起拳头就像蛮妖砸了过去,简直比妖兽还要凶悍。

  “吼!”惊天的咆哮震动山林,乱叶簌簌坠落,磅礴的凶威席卷开来,蛮妖如一头小山撞了过来,头顶的黑色犄角如两把尖刺捅了过来。

  “百重浪!”叶青轩大喝,使出了他最近从藏经阁中学到的一种天术,澎湃的真气化作滚滚波涛,一重接着一重,连绵无尽,要摧毁挡在面前的一切阻挡。

  轰隆隆!

  脚下的小山都轻轻颤了颤,蛮妖庞大如小山的身躯愣是被叶青轩给打退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溅起尘土飞扬。

  吼!

  惊天怒吼声响起,蛮妖体内妖气滚滚,如狼烟一般淹没了这里,可怕的凶威更盛,它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一道气息,如滚滚奔腾的大河,汹涌澎湃,要将叶青轩淹没其中。

  天术百重浪再次施展,一重又一重浪涛叠加在一起,绵绵不休,伟力浩瀚,和大河般的妖气撞在一起。

  绚烂的光华绽放,巨大的轰鸣声回响,树木折断,杂草纷飞,乱叶摇落,真气和妖气相撞时爆发的气劲让这里变得千疮百孔。

  “三重山!”叶青轩双目如电,此时施展灵品天术,如山岳般沉凝厚重的气势爆涌而出,他像是在推动一座山岳前行,要将那头蛮妖活活碾碎。

  吼!蛮妖感觉到了可怕的危机,发出惊恐的咆哮,赤红的眸子似火焰在燃烧,头顶的巨大犄角此时嗡嗡颤鸣,随后在叶青轩惊愕的眼神中,如闪电一般激射而出,连空气都被撕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