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家族年祭(求推荐,求收藏)

史上最强作者 +A -A

  (走过路过的书友,看在叶子这霸气侧漏又看着欠揍的书名上,施舍一些推荐票吧~~)

  别院的楼阁之中,叶青轩拿出了那件残缺灵器。

  叶红绫和叶红妃一起盯着它,却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感觉在普通不过。

  在这个世界上,天下神兵分为灵器,圣兵和帝兵三种,当然,在这之上,其实还有一种自古不可见的神器,天地孕育,如同神灵一般,是禁忌中的存在。

  其中,灵器分天地人三品,它们与凡兵最大的区别就是,在其中有着神纹的存在,让灵器威能大增,超凡脱俗。

  神纹,是世间大道的本质显化,任何一道都极其玄奥,妙不可言,同样带着神秘浩瀚的伟力,烙刻进兵器中,会让兵器拥有难以想象的力量。

  叶青轩手中的这件灵器已经残缺,里面神纹不全,威能已经大损,不过,叶青轩要的,可不是这灵器的本身。

  “你去了府主那里一趟,就为了拿到这个?这残缺灵器到底有什么珍贵的,值得你这样?”叶红妃不解的看着叶青轩。

  叶青轩轻声一笑:“灵器本身自然不值钱,但是上面东西可就值钱了,那白诗璇之所以陷入沉睡,就是妄图炼化灵器,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灵魂印记,结果沾染上了炼魂砂,将她的灵魂压制住了。”

  “炼魂砂?”叶红妃和叶红绫都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东西,不由露出好奇之色。

  叶青轩给她们解释了一番,然后道:“若是将这件灵器上的炼魂砂都拿下来,用来磨炼灵魂之用,最好不过了。”

  这才是叶青轩的最大目的,毕竟他的资质一般,很大程度上都得靠丹药之力,而若想要灵丹,自己成为炼药师无疑是最方便的选择。

  况且,他的灵魂之力原本就比别人强很多,在炼药一途本就有着巨大优势,再加上炼魂砂,等于如虎添翼。

  之后,叶青轩着手开始炼化手中的残缺灵器,不过他的灵魂之力比白诗璇强上许多,即使沾染上炼魂砂,只要不是太多,也不至于陷入沉睡。

  一个时辰之后,足足二十几颗细小的晶莹砂砾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叶红妃眨巴着美目看着那在平常不过的炼魂砂,很难想象,它们就是无数炼药师梦寐以求的东西。

  “好了,现在东西到手了,我的好七弟,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你是怎么知道这灵器上有炼魂砂的?这种罕见的东西,你又是在哪里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叶红妃话音一转,浅笑嫣然的看着叶青轩,妖娆诱惑,祸国殃民。

  叶红绫的目光也有意无意的瞟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精致面庞看不出是什么意思,却让叶青轩坐立不安,浑身忐忑。

  他讪讪一笑,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嘛,大姐你就别问了,我们还是说说这个炼魂砂吧,我在府主那里的时候,一位二品炼药师可是花费了四颗天意丹跟我买下了那炼魂砂!”说着,叶青轩拿出一个玉瓶,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顿时充满了整座阁楼。

  果然,叶红妃和叶红绫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

  天意丹,那可是一品丹药中的极品,即使是三品炼药师,也不敢说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能炼制出来。

  这种丹药对于凝气圆满的人来说,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能增加好几成突破的成功率!

  “大姐,姐,你们的修为都到了凝气圆满,有了天意丹,一定能百分百突破的!”

  其实就算是没有天意丹,以她们二人的资质,晋升先天境也是极有把握的事,天意丹只不过是一种确保罢了。

  叶红妃瞥了他一眼道:“这东西还是你留着吧,你也快到凝气圆满了,资质又那么差,四颗都未必能让你百分百突破!”

  叶青轩的脸色顿时一黑,这样损人真的好吗?

  叶红绫这个平时最不跟叶红妃对眼的人,此时也破天荒的和她站在了同一条线上,对此表示十分同意,要他自己留着。

  之后,叶红妃和叶红绫各拿走了五颗炼魂砂,准备磨炼自己的灵魂,因为修炼到越后面,灵魂就越重要,提前夯实道基,到时会事半功倍!

  而此时,距离家族年祭已经只剩一个多月,苍狼山中,各种异象也越发频繁,似乎随着叶青轩的到来,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着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变化。

  ……

  在时间的流逝中,这一天,东玄境成千上万的府城,迎来了沧澜公历旧一年的结尾,也是新的一年的开始!

  无数个家族举行年终尾祭,庄严而肃穆的气氛,似乎缭绕在每一片土地上。

  云封府叶家府邸中,也在这一天开始举行庄重盛大的年终祭祀,不论是嫡系还是旁系,都在此时来到了叶家祖地的祭坛这里。

  巨大而平整的广场上,站着数百叶家族人,在广场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古老而沧桑的祭坛,在上面,供奉着叶家历代以来的祖先,已经有数十代之多。

  祭坛下面的一座高台上,此时矗立着一行人,任何一个都气息强大,尤其是中间一人,头发灰白,身姿魁梧,穿着一袭宽大长袍,整个人有种慑人的大威严。

  他就是叶家当代的族主,叶青轩的爷爷――叶苍雄,一个坐镇了叶家数十年的阳天境大修士!

  他虽然发丝灰白,但是却面色红润,生机极其旺盛,已经到了血如汞髓,骨似金石的境界,整个人如同一头史前巨兽盘踞在那里,具有英伟的大气势。

  在他身边,除了几位长老之外,还有叶云歌等六个儿子,这些人中,就叶云歌一人最不修边幅,身上酒气未散,整个人邋遢到极致。

  “吉时已到,带祭祀品!”

  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忽然响起一声大喝,那是叶苍雄在开口,隆隆之音震动人的耳膜。

  他的话音刚落下,族中的几位强者便拉着一个大牢笼走了过来,在牢笼中,锁着一头巨大的妖兽,有着苍狼的头颅,身子却如同火牛一般,缭绕着炽热的火光,血盆大口中发出一声声咆哮,吼音裂天!

  这是一头很可怕的妖兽,已经开了灵智,比蛮妖更高一级,磅礴的凶威浩荡,即使隔着数十丈远,都让叶青轩胸口发闷。

  一些修为不济的年轻子弟,甚至脸色发白,整个人几乎昏厥过去。

  “开笼血祭!”叶苍雄再次威严的大喝。

  几名族中的强者闻言,将乌金铸成的牢笼打了开来,笼中的妖兽发狂,如一座小山冲了出来,那庞大的身躯给人窒息般的冲击感,赤红的双眸瞬间便盯住了人群这边,庞大的爪子撕裂长空,如巨石砸了下来!

  “孽畜,休得猖狂!”站在高台上的一行人中,此时跃起一人,如大鹏展翅横过虚空,可怕的气势如风暴一般席卷这里。

  他双手结印,施展强大的天术,一道道真气化作锁链自他的掌间飞出,哗啦啦清脆作响,如一条条大蛇般将那头妖兽捆绑了起来。

  那人是叶青轩的大伯叶云楚,是叶苍雄六个儿子中最争气的一人,前不久晋升到了阳天境,以他四十多岁的年纪而言,绝对算是天才!

  “烈阳斩!”他竖掌成刀,真气成罡,几乎凝成实质,如金属一般在闪烁着寒光,可怕的锋芒像是要斩开大地。

  吼吼吼!

  巨兽发出震天咆哮,但是这一切都无用,被叶云楚死死锁住,一记掌刀斩下,一颗硕大的头颅飞起,殷红的鲜血如喷泉一般汹涌而出,一瞬间,就染红了整座祭坛!

  许多年轻一辈的小辈在看到这血腥的一幕后,脸色发白,一些人甚至传出了低低的啜泣之声,身子都在发抖。

  嘭!

  庞大的身体如肉山一般砸落在祭坛上,叶青轩能清楚的感觉到,祭坛上传来一股神秘的吸力,将巨兽身上海量的精气和生机瓜分,那种沧桑古老之感越发浓郁,让人不由心生敬畏。

  “拜先祖!”

  血迹仪式结束后,一众拥有叶家血脉的弟子对着祭坛恭敬的拜了九拜,之后,作为一族之主的叶苍雄转过身面对着众人,开始述说起叶家历代祖先的光辉事迹。

  当一袭讲话结束之后,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

  接下来,就是对于家族年轻一辈成年之人的洗礼了,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过程,礼仪繁复,异常庄重。

  叶青轩这一代,满十六岁成年的有几十个,但是嫡系中叶青轩认识的,也就那么几个,如三哥叶青天,四哥叶青痕,还有五个叶青煌,他们出生仅相差几个月,到这一年都满十六岁了。

  至于女子中,叶青轩认识的,就只有大姐叶红妃和姐姐叶红绫。

  除此之外,几位长老也有子孙满十六岁了,而旁系弟子中人数最多,足足有三十几个,平时都在家族之外,打点着各处的生意,赚取各种资源。

  至于叶青轩,到年尾满十四岁,成人礼还有两年。

  “满十六岁者上前,行成人礼,汲先祖之灵,沐浴熏香!”一位长老站出来大声道,神色严肃,无比重视。

  人群中走出三四十人,最后站在了祭坛之下,有人上前,拿着灵药炼制成的香料,洒在他们的身上,祭坛此时也垂落下一缕缕神秘的光辉,洗礼着他们。

  轰!

  一声沉闷的声音忽然响起,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站在祭坛之下的叶青天,此时气血沸腾,真气滚滚,充盈的不可思议,已经溢满了身体,从每一个毛孔中喷薄而出。

  在他的下丹田那里,甚至传出了海啸般的隆隆之声。

  这惊人的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看这样子,叶青天明显是压制不住自己的修为了,真气充沛的都溢了出来。

  叶青轩也不得不感叹,自己这个三哥真的是天赋非凡,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到了凝气十层,但是他并没去藏经阁选取功法,而是继续锤炼着自己的真气,将之极致压缩,千锤百炼,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极限,要压制不住了。

  要知道,一年多前,叶青天可才十四岁,若是没有筑基灵液的存在,叶青轩现在,只怕还在凝气三四层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