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云封府主

史上最强作者 +A -A

  狭小的店铺,此时却成了是非之地,任何一方人马都不是店家能得罪得起的,此时的他不在意自己的店铺会不会被毁,只希望他们以后不会迁怒到自己身上。

  叶红妃和白诗璇已经开始动手,剑光漫天,叶红妃却游刃有余,红裙摇曳,身姿婀娜,白诗璇连她的衣角都碰不到。

  另一边,叶红绫挡住了那两个侍卫,凝气大圆满的修为不加掩饰,让那两人不敢轻举妄动,而叶青轩也和肖长风站在了对立面上。

  叶青轩的嘴角带着凶残的笑意,竟然扬言要宰了肖长风!

  肖长风怒极反笑,一个他从未听闻过的叶家子弟,竟然也敢口出这样的狂言?

  “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肖长风向前踏出一步,可怕的气势如狂风一般席卷了这里,真气沸腾,气血滚滚,整个人像一口大火炉。

  他抬起手掌,没有施展任何天术,但是却给人无以伦比的压力,像是一道石碑砸落了下来。

  叶青轩面无表情,眼中没有丝毫惧色,暗自运转灵品天术三重山,掌间像是驮着一座小山,沉凝磅礴的真气涌动,一击硬撼了上去。

  嘭!

  真气炸开,气劲爆涌,整个店铺都颤了颤,叶青轩只感觉一股难以匹敌的巨力传来,身子不由自主的晃了晃,但是脚下却如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

  而对面的肖长风也是一动不动,就连身子也没有晃动一下!

  两人试探性的一击,竟是不相上下的下场,这样的结局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叶红妃的美目瞪得老大,在动手的那一刹那感觉到了叶青轩的修为,竟然到了凝气九层!

  要知道,两个月前叶青轩闭关的时候,还只是凝气七层。

  两个月就飙升了两层,这样的速度不可谓不快,至少除了叶青天之外,她还没听闻过有谁能做到。

  “凝气九层?你是叶家何人?”肖长风剑眉紧锁,心中骇然,那一掌的威力,震得他手掌都在发麻。

  “叶家七少,叶青轩!”叶青轩冷笑道。

  两个小萝莉站在一旁,此时一脸的花痴状,一双大眼睛中满是绚烂的星星,看着叶青轩的时候,小脸上满是崇拜之色。

  “叶青轩?”肖长风心中喃喃一句,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前不久叶家崛起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庸少爷,似乎就叫叶青轩!

  而就在此时,一阵隆隆的奔腾之声从外面传来,震动了整条街道。

  “何人斗殴?”一声威严的大喝声响起,震得人耳膜都在轰鸣。

  马蹄声阵阵,隐隐还有战甲的铿锵之声,白诗璇的妙目中绽放光芒,充满了惊喜,看向叶青轩几人的时候,充满了蔑视和冷笑。

  一阵寒风吹来,冷冽之气让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心中莫名的有恐慌之意开始滋生。

  店铺外战马嘶鸣,几个身壮硕雄健的兵士走进了店铺,黑色的战甲寒光烁烁,带着森然的铁血煞气,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莫大的压力。

  领头的兵士见到白诗璇,微微错愕之后躬身行礼:“见过大小姐!”

  白诗璇目光淡然的瞥了他一眼,微微点头算是致意,然后轻声道:“这几人违背府城规矩,在城中向我动手,按规矩,该如何处置啊?”

  还不待那兵长说话,叶红妃便站了出来,冷笑道:“究竟是谁先动的手,大家都心知肚明,别以为自己是府主千金就高人一等,敢动我,你试试?”

  叶红妃不愧是叶府的大姐头,彪悍的一塌糊涂,面对云封府的城卫军也敢口出这样的狂言!

  白诗璇秀眉扬起,冷视着叶红妃,底气十足。有她父亲统领的城卫军在此,即使叶红妃几人能耐再大,又能翻起什么浪花来?

  到时若是反抗,再给他们扣上一个袭军的罪名,谁担当得起?

  白诗璇还想说些什么,肖长风却拦住了她,站出来道:“今日之事就此罢了吧,在闹下去对谁都不好,但是这件残缺灵器,我们要了!”

  叶红妃柳眉倒竖,当场就要发飙,叶青轩却拉住了她,对她轻轻摇了摇头。

  见双方都缓和下来,店家松了一口气,进来的兵长也松了一口气,两方都不是他们能得罪的人,一个处理不好,受牵连还是他们自己。

  压了叶红妃一头,白诗璇如高傲的天鹅一般,盛气凌人,得意洋洋的离去了。

  见他们离去,叶红妃一脸不满的看着叶青轩:“刚刚你干嘛拉着我?”

  叶青轩对她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东西是好,但那也得有正确的获取方式,等着吧,要不了多久,府主那边就会有风声传来的。”

  叶红妃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那是好东西?”

  叶青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我虽然资质差,但是灵魂却比常人强许多,能感觉得到一些特殊波动。”

  叶红妃撇了撇嘴:“几个月就晋升到了凝气九层,资质差?说出去谁信?”

  叶青轩讪讪的笑了笑,没敢接话。

  之后,店家战战兢兢的要将那八十元精退回来,叶红妃却大气的甩了甩手,转身走出了店铺。

  回到叶府,日子又陷入了平静,叶青轩放松了修炼,偶尔陪两个小萝莉四处撒欢,偶尔也被大姐叶红妃调戏挑逗,其他时间都沉浸在对三重山的领悟中,苍狼山的那片火山,他也时时踏足,对肉身的锤炼没有放松。

  平淡而充实的日子没过几天,府主楼阁那边就传来了一则消息,说是府主千金白诗璇最近染上了一种很奇怪的病,沉睡不醒,府主花费重金聘请许多炼药师前往,想治好自己女儿的病。

  叶红妃和叶红绫听到这则消息之后同时愣住了,想起叶青轩前几天在那家店铺中说过的话,没想到真的应验了。

  两人现在对叶青轩真的是越来越好奇了,总觉得他的身上笼罩着一层迷雾,让人看不清真实。

  又过了几天,府主楼阁那里传来消息,说被请去的炼药师没一个能治得好白诗璇身上的怪病,甚至搞不清楚源头,就连一位三品小成的炼药师都束手无策。

  叶青轩听到这个消息后得意一笑,知道是他出马的时候了。第二天,他收拾了一下,径直向府主楼阁那里走去,心中还是对那件残缺灵器念念不忘。

  而叶红绫和叶红妃在听到叶青轩去了府主楼阁之后,可被吓得不轻,最后也想前往那里,却被整天醉醺醺的叶云歌给拦住了,也不知说了什么话,让两人安静了下来。

  叶青轩来到府主楼阁之后,自报了家门,府兵进去通报了一声后,就将叶青轩领到了一处偏殿,让他先等着。

  坐在偏殿之中,没多久之后,一群穿着华贵炼药师长袍的人就从主殿走了出来,但是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丝毫高傲,反而是一脸的灰败之色。

  紧接着,一道雄姿伟岸的身影也从主殿走了出来,剑眉星目,黑发自然的披散在胸前背后,一袭白衫,带着一股儒雅的气质。

  此时他皱眉看着几位炼药师,问道:“各位大师,还是不行吗?”

  其中一位看起来颇有资格的二品炼药师摇了摇头,道:“府主大人,不是我们不救令千金,实在是那种病太过古怪,我等之前从未见过,实在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中年男子浓眉皱起,眼中带着焦虑,不明白自己的女儿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他确信没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脚。

  “府主大人,让我试试吧!”就在此时,一声有些稚嫩的声音从偏殿的角落出来,一下子将所有人的眼神都吸引了过去。

  当看到说话之人竟然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屁孩时,几位炼药师同时皱起了眉头,府主白世黎也在此时凝眸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竟然觉得有几分熟悉,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此人。

  “黄口小儿不知高深,我们都解决不了的事,你能解决?”

  “你是哪家的子弟,这般没大没小!”

  “只怕是来博个眼熟,想拜入我等门下吧。”

  几位炼药师毫不客气的数落着叶青轩,平日里他们高高在上惯了,此时遇到这么一个连眉目都没有的怪病,憋了一肚子气,此时叶青轩无疑是撞在了枪口上,让他们将这口气都撒在了他的身上。

  叶青轩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们一眼,随后看向白世黎,道:“府主大人,白小姐的症状是不是如活死人一般,明明有呼吸,却无法醒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白世黎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确定叶青轩之前没见过自己的女儿,怎么会知道她表现出的症状?

  那几位炼药师此时也盯着叶青轩,脸色疑惑,在猜想他之前难道看过白诗璇不成?

  被许多人这样盯着,叶青轩觉得浑身不自在,这七位炼药师都是二品,意味着他们的修为最低都在磐天境,至于府主白世黎,更是一个阳天境的大修士,要是杀他的话,一根指头就够了。

  “你怎么会知道?”白世黎看着叶青轩,儒雅的气质之下,却有一种上位者的大威严。

  叶青轩面不改色,继续道:“除此之外,我还知道白小姐在每日昼夜交替时分,灵魂会有异常波动,时间应该会维持半刻钟!”

  话音刚落,白世黎的气势一下子变了,一双眸子似天剑一般犀利,紧紧盯着叶青轩,磅礴的威势让他如负山岳,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压碎了。

  “你是何人?”白世黎双目如电,像是要将叶青轩看透一般。

  “叶青轩,叶家老七!”叶青轩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的。

  白世黎的眉宇顿时一皱:“叶青轩?你爹是……叶云歌?”

  “不错!”

  白世黎身上的气势一下子消泯于无形,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无人看到的深深恐惧和忌惮,转眼之后,布满杀气的脸上就换成了儒雅的笑容。

  变脸之快让叶青轩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