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残缺灵器

史上最强作者 +A -A

  (谢谢书友“缥缈绍年”的打赏~~)

  闭关了一个多月,修为飙升了两层,距离最后的十层圆满只差一层,这样的修炼速度不可谓不快。

  只是有筑基灵液的存在,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这一次突破,八瓶灵液被消耗了五瓶多,若是换做资质好一些的人的话,只怕三四瓶就足够了,毕竟那灵液中可是有火蛇果这样的百年灵药,蕴含的药力对于凝气境的修士来说,已经堪称海量。

  在他笔下的时候,北冥鲲可是借着这灵药之力,没有任何功法,强行在气海中开辟出一口精泉,晋升到了先天境!

  此时,距离家族年祭,已经只剩两个月的时间,整个云封府都在此时变得热闹了起来,很多在外闯荡的族人都回到了族内,让各个家族都变得人气朝天。

  叶府最近也火热非凡,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到处张灯结彩,欢声笑语回响在每一家别院中。

  这一天,处在暴走边缘的大姐头叶红妃来到了叶青轩的别院之中,盯着叶青轩的时候,微妙的眼神中泛着极度的危险。

  叶红妃的嘴角噙着嫣然的笑意:“说,最近是不是故意躲着大姐我啊?”

  叶青轩一脸的讪讪,还不待说话,一袭水蓝色衣裙的叶红绫就从阁楼中走了出来,和叶红妃对视的时候,叶青轩感觉真的要爆出火花了。

  但是没过多久,紧张的气氛便被打破了,两道娇小玲珑的身影从远处蹦蹦跳跳而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两朵盛开的小花,一红一白,交相辉映,让这片天地都明亮了几分。

  “小轩哥哥!”人还未临近,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叶红妃似笑非笑的眼神投了过来,看得叶青轩一阵发毛:“我家七弟的魅力还真是不小呢,是不是嫌大姐不够好,又在外面找了两个啊?”

  叶青轩满脑子黑线,叶红绫眼中的寒霜也越发浓郁。

  “大……大姐……”

  两个丫头来到门口,在看到叶红妃之后,脸上的兴奋之色瞬间不翼而飞,小脸吓的煞白,在一旁战战兢兢的叫了一声,由此可见叶红妃给年轻一辈人留下的印象,连小萝莉都不放过。

  “原来是你们两个小丫头啊,许多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真是亭亭玉立,我见犹怜呢!”说着,竟然还伸出手在两个小妮子粉嫩的脸蛋上捏了一把。

  叶青轩一脸的无语,感觉两个小丫头都快哭了。

  这两个小丫头是五伯叶云飞的女儿,是双胞胎,姐姐叫红雪,妹妹叫红月,这些年来一直跟着家人在外面,很少有回到叶府的时候。

  叶红绫走过去拍掉叶红妃的手,拉着两个小丫头就走了出去。

  “走,二姐带你们出去玩。”

  叶青轩见状,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还不忘拉着叶红妃,知道这彪悍娘们最记仇了。

  一行人走在大街上,一个玉树临风的骚年,两个含苞待放的十一岁小萝莉,还有一个诱人多姿的妖精,一个面若寒霜的冰山雪莲,刚一出门,就引来了百分百的回头率。

  叶青轩忽然有点后悔跟着出来了。

  两个小萝莉出门后就恨不得吊在叶青轩的身上,一人抱着叶青轩一只胳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小轩哥哥,你有没有想月儿啊?”

  “想。”

  “我呢我呢?有没有想小雪啊?”

  “也想。”

  “小轩哥哥,那你有没有想红妃姐姐啊?”一声酥麻慵懒的声音忽然从旁边传来。

  “鬼才会想她!”

  ……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劲!

  叶青轩霍然转头,叶红妃似笑非笑,却充满了致命危险的俏脸映入眼中,他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

  “我说的是怡红院那个叫荭菲的花魁,草红的荭,草非的菲!”叶青轩忽然脸色一变,一本正经道,“大姐你知道我之前比较混,去过那种地方,嘿嘿!”

  叶红妃递给他一个很危险的眼神:“算你识趣,要是敢消遣大姐,就弹你小丁丁弹到死!”

  叶青轩胯下一凉,整个人都不好了:“大姐,你看你年祭的时候都十六岁成年了,以后就不要说这种话了好不好?”

  叶红妃瞪眼:“叶红绫不也要成年了,她从小给你洗澡你怎么不说?”

  一旁的叶红绫俏脸绯红,狠狠的刮了一眼叶红妃:“青轩那时候还小,再说,娘亲去世得早,我不洗你洗啊?”

  “好啊好啊,以后我给他洗!”叶红妃向叶青轩抛来一个特大号的媚眼。

  “小轩哥哥,我们也要洗~”两个小丫头仰着脑袋,黑溜溜的大眼睛亮晶晶的,此时可怜巴巴道。

  叶青轩在风中凌乱成碎片。

  ……

  事实证明,跟着女孩子逛街,不仅在前世是一种可怕的事情,即使在这个世界,也是一个要人命的差事。

  从早到晚,一行人从东门跑到了北门,又从北门跑到了南门,现在正在南门返回东门的路上,将半个云封府都走遍了。

  “咦?那里有家卖兵器的,好像还有灵器的波动,快去看看!”叶红妃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投向了街边的一家店铺,抬脚就走了过去。

  身上挂满大大小小东西的叶青轩一脸的生无可恋,此刻终于体会到传说中储物戒的好处了,即使是品级最低的储物袋也好啊!

  像个人形架子的叶青轩站在街边,叶红妃四人则走进了那家兵器阁中,没过多久,叶青轩就听到了叶红妃那彪悍的声音,似乎在争吵什么。

  抱着微微好奇的心思,叶青轩走进了店铺,听了一会才知道,叶红妃是因为一件残缺的灵器和店家起了争执。

  店家要价一百元精,叶红妃却只给五十元精,砍价都彪悍的一塌糊涂。

  最后,店家做出让步,只要八十元精,死活不在退一步。

  叶青轩盯着那件残缺灵器看了一会,眼中忽然闪过一道精芒,附在叶红妃的耳旁轻声道:“大姐,答应他,买下来,你不会吃亏的!”

  叶红妃微微一愣,转过头将信将疑的看着叶青轩,叶青轩却对她眨了眨眼,一脸的神秘。也不知道为什么,叶红妃忽然就相信了他的话,鬼使神差的掏出八十块元精递给了店家。

  但就在此时,一只白皙的玉手从旁边伸了过来,将那件残缺的灵器拿在了手中,一道好听却充满了盛气凌人的声音响起:“店家,这件灵器我要了!”

  叶青轩眼睛微眯,转头看去,一个身穿素白裘衣的女子出现在眼中,身姿高挑,青丝如瀑,颈项纤细,面容无暇,五官精致,像是世间最佳的画笔勾勒出来的,高傲的像只天鹅。

  “是她?”叶青轩的眉宇微微皱起。

  这女子不是三家任何一家之人,但是地位却无比高贵,因为她是云封府府主的千金,而且和肖家有联姻,很早就和肖家第一天才肖长风订下了婚约。

  “白诗璇?”叶红妃看着忽然出现的女子,纤细的黛眉也皱了起来。

  “店家,这件灵器多少钱?”站在白诗璇身旁的男子开口,穿着一袭黑衫,身姿挺拔,丰神如玉,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体内的气息却如潮汐一般滚滚不休,永无止境。

  他剑眉入鬓,黑发浓密,一双眸子开阖间光芒流转,每一寸肌肤都流转着莹润的光泽,如最上乘的玉石一般,无暇无垢。

  这是一个已经摸到先天境门槛的人杰,只差一部合适的功法就能开辟精泉,晋入先天!

  店家此时一脸的难为,作为云封府中最下层的人群,这两拨人马他如何能不认识?一方是叶家子弟,一方是府主和肖家,得罪了哪一家都不好受。

  “钱我们已经付了,怎么?堂堂的府主千金还想要强取豪夺不成?”叶红妃冷笑着看着白诗璇,“这要是传出去,不知府主大人会作何想法?整个云封府的人又会作何想法?”

  “买东西自然是价高者得!”站在一旁的肖长风忽然说道,面无表情,“不论你们出什么价钱,我们出双倍就是。”

  叶青轩眸光一闪,心中猜想,这肖长风八成也是看出这灵器的不凡了,对之势在必得。

  叶红妃嫣然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一块元精把府主千金买下来如何?”

  身上挂满东西的叶青轩在一旁幽幽道:“既然是买东西,当然是价高者得,我出两块元精!”

  白诗璇精致的面庞瞬间布满寒霜:“本小姐又不是东西,怎么能价高者得?”

  她话音刚落,整个店铺就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反应过来的白诗璇几乎瞬间陷入暴走,俏脸含煞,抽出腰间的长剑就向叶青轩刺了过来。

  叶红妃冷笑一声,伸出纤细的玉手,屈指弹在长剑之上,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铿锵之声,嗤笑道:“堂堂的府主千金,果然好大的威风。”

  但是白诗璇此时完全失去了理智,平日里娇生惯养,高高在上惯了,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

  “给我杀了他!”她对身后的两个侍卫尖叫,森寒的目光直指叶青轩。

  叶红绫面若寒霜,身影掠过,挡在了两个侍卫的前面,凝气圆满的强大气息涌动,让店主人冷汗涔涔,感觉眼前的景象不比天塌了差多少。

  站在一旁的肖长风忽然皱了皱眉头,看着完全被叶红妃压制的白诗璇,抬脚就要走过去。但就在此时,叶青轩一个横移挡在了他的面前:“女人之间的战争,我们男人就不要插手了吧。”

  “你是个什么东西?”肖长风面无表情,冷斥道。

  叶青轩的眼睛微微眯起,射出的光芒一下子变得无比可怕,嘴角露出凶残的笑容:“一个能宰了你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