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烈火锻体

史上最强作者 +A -A

  体内传出的剧痛让叶青轩呲牙咧嘴,没想到灵品天术这么霸道,以他凝气六层的肉身都承受不住,骨头都被压碎了。

  叶青轩估计,不踏入先天,怕是没法将灵品天术的威能全部施展出来。

  “肉身太弱,看来得想个办法锻造一番才是。”泡在灵液之中恢复着伤势,叶青轩皱眉想到。

  “苍狼山的那座火山应该是个不错的场所,火蛇果被取,那赤炎蟒八成也被暴怒的北冥鲲斩杀了,死寂荒凉,绝对是一个修炼的好场所。”

  “烈火锻造,千锤百炼,绝对能让我的肉身大大增强!”

  叶青轩得眼中闪过凶而狠的光芒,对自己狠辣的让人心寒。

  毕竟他的资质实在太过平庸,若是不比别人狠一点,勤奋一点,只怕真的要被别人一巴掌拍死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青轩就离开了叶府,一路径直向苍狼山赶去,没有惊动任何人,却有一道无人注意到的身影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即使叶青轩的灵魂之力极其出色,也没有察觉到。

  天色还有些昏暗,一路上的行人很少,出了云封府的北门之后,叶青轩就一头扎进了苍狼山的密林之中,不久之后又一路穿梭到了苍凉的火山。

  到这片区域时,空气中的温度一下子上升了一大截,一重重热浪似潮汐一般涌来,让人燥热难耐。

  不过比起上一次来这里,叶青轩得情况无疑要好上许多,毕竟他的修为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之内,提升了足足三层,抵抗力自然变强了许多。

  一路轻车熟路的穿过一道洞口,那片空旷的地下世界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中,还是那般人间炼狱的场景。

  赤红的岩石,吞吐的火舌,奔流的岩浆,滚烫的地面,时刻都在挑动着人的神经,让人浑身绷紧。

  叶青轩扫过这座空旷的山洞,目光最后停留在一道巨大的裂缝上,在那里不停的喷涌着火光,比其他地方更盛。

  狠狠的咬了咬牙,叶青轩大步走了过去,还未临近,只在距离裂缝三丈的地方,叶青轩就感觉自己整个人要被烤熟了,一身衣物被烧毁了一大半。

  前进到两丈的位置时,这里的温度和火光已经到了他承受的极限。

  一身衣物被焚烧殆尽,他就这样一屁股坐下来,烙在地上嗤嗤直响,疼得他呲牙咧嘴。

  就在这炼狱般的环境中,叶青轩双手结印,开始了自残般的苦修。

  他牵引烈火进入自己的体内,焚烧血肉,铸炼骨骼,他感觉整个人从内到外要融化了一般,每一寸血肉都在燃烧。

  但是紧接着,他的气海中便流出一股股真气,沿着经脉运行到体内每一个角落,如一股股清流,将那种灼热压盖下去,并且在不断修复着损伤的肌肉。

  叶青轩此时变成了一个大火炉,以肉身为壳,烈火为引,要锻造出一副绝世无双的肉体。

  这个过程是极其可怕的,简直就是在自残,霸道而狂烈,搞不好就是重伤甚至是陨落的下场。

  强大的灵魂感知力在此时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能让叶青轩把握好一个度,感受到身体能承受的最大极限,不至于损伤根基,又能有效的锤炼肉身。

  而此时他不知道的是,一个近乎透明的人影隐匿在虚空之中,看着他变成一个大火炉,眼中闪过浓郁的不解和震惊。

  “这小兔崽子最近转性子了?不仅主动修炼,还对自己这么狠?”那人一脸的纳闷,总感觉自己这个儿子最近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难道,是他体内的……”想到这里时,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极其复杂,透过无尽虚空遥望远方,幽远而深邃。

  他又想起了叶青轩从自己房中拿走的那把黑色匕首,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

  时间就在这样霸烈的修炼中缓缓流逝,叶青轩带来的一瓶筑基灵液,此时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温和的药力能快速的让他真气恢复,并治好伤势。

  在这样残忍的修炼中,叶青轩能清晰的感觉到,被烈火锻造后的真气变得更加精纯,肉身也在慢慢变强。

  ……

  半个多月后,苍狼山的密林之中,一道瘦小的身影在和一个庞然大物悍然交锋!

  那尊庞然大物足有一丈多高,浑身都缭绕着火焰,赤红的毛发似绸缎一般,但是一双眸子却却充斥着嗜杀和狂暴,猩红一片。

  它张开血盆大口,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像是大风席卷而过,四周的参天古木东倒西歪,乱叶簌簌坠落。

  叶青轩此时像个野蛮人一般,赤-裸着上身,腰间围着一张虎皮,原本晶莹如玉的肌肤,此时变成了古铜色,一块块凸起的肌肉如岩石雕刻而成,呈完美的流线型,给人一种爆炸般的力量感。

  他如一颗炮弹弹射而起,没有使用任何天术,就这样一拳砸向了面前的火狮,直接而暴力。

  火狮震怒,浑身火焰炽盛,此时抬起磨盘一般的爪子,伸出的利爪闪烁森然寒光,要将叶青轩拍成肉泥。

  但是却让人大跌眼镜,叶青轩的拳头重重的砸在拍下来的爪子上,传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像是闷鼓炸响,震得人气血翻滚。

  不可阻挡的巨力传来,叶青轩被震退出去数丈之远,但是火狮那磨盘一般的大爪子也被打退,传来的疼痛让火狮瞪大了眼睛,随之而来的是更加狂暴的咆哮。

  叶青轩眸子清亮,森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甩了甩发痛的手臂,再次向火狮杀了过去。

  这简直就是一场视觉的盛宴,对人造成的冲击太大了,不成比例的身躯碰撞在一起,狂风席卷,古木摇颤,乱叶坠落,这里一片狼藉,山石都被打裂了!

  半个月地狱般的锤炼,再加上筑基灵液的辅助,让叶青轩得肉身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如今面对这头六级的蛮妖,即使不用真气和天术,单以纯肉身之力,就能与之相抗衡。

  这样的结果让叶青轩无比欣喜,这证明他的修炼方式是对的,虽然其中的过程残忍了一些,但是收获却足以值得上这样的付出。

  叶青轩整个人像是岩石铸成,肉身强横的无以复加,面对以肉身铸成的同级妖兽,他都能和对方硬撼,这要是传出去,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

  “灵品天术,三重山!”某一刻,山林中响起叶青轩的轻喝。

  他摆出一个奇怪又玄奥的姿势,双手环抱,像是抱着一座山,一股沉凝而磅礴的可怕气息从他的体内汹涌而出,如山岳一般厚重高大,压得人几乎窒息。

  轰!

  他双掌向前推出,像是在推动着一座山岳而行,碾压一切的气机席卷而来,让火狮惊恐咆哮,张口就吐出一道火光,一瞬间将这里完全焚灭了。

  但是这一切都无用,灵品天术的威能太可怕了,掌力雄浑,真气澎湃,隐隐约约凝结成了一座大山虚影,撞在了火狮的身上。

  咔嚓咔嚓!

  一声声骨裂声不断从火狮体内传来,让人惊恐的是,火狮那庞大的肉身,此时像是被一座无形大山碾过一般,骨头碎裂,完全变形了。

  最后,火狮的整个头颅都被碾成了肉酱,鲜血横流,碎骨一地。

  叶青轩像是脱力了一般瘫软在地上,这一击,已经完全耗去了他的真气。

  这还只是在学到一些皮毛的情况下施展,若是大成的话,只怕只有先天境的强者才能但付得起这种消耗,而且这还只是一重,若是三重叠加,威能简直不可想象。

  他看了看自己的肉身,上面布满了淤青,一些地方甚至有淤血积聚,都是火狮留下的印记。

  这半月的地狱修炼,虽然让他的肉身强横了许多,但是和同级的妖兽比起来,终归还是差了一些。

  恢复了几分力气后,叶青轩站起身子,在火狮的身上割了一大块肉,就再次钻进了山洞之中,开始了地狱般的修炼。

  “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你看到了吗,夜……”一个中年男子屹立在林海之上,眺望无尽虚空,一双眸子如星空一般高远深邃,最后一个字却没人听得清。

  ……

  一个多月后,山林中又传出了震天的咆哮,但是没一会后又没了声息。

  在一处空地上,叶青轩看着眼前被自己打爆了头颅的六级蛮妖,眼中闪过由衷的欣喜。

  “以我现在的肉身,应该足够施展三重山的第一重,并不被伤到了。”

  近两个月的烈火锻体,虽然很残酷很霸道,但是收获却是值得的,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迫近凝气七层,肉身也足以横杀六级的蛮妖,两相叠加起来,让他的战力大增,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受人欺负的叶府七少爷了。

  收拾了一番后,叶青轩结束了这一次的地狱修炼,他看向叶府方向,眼中精光璀璨。

  再过大概半年就是家族的年终祭典了,到时候会有一场年终较技,年轻一辈的所有人都会参加,一方面会有一场十六岁的成人礼洗礼。

  若是到这个年纪还没到凝气八层之上,就会被发配出去,接管家族的生意,可以说是彻底与修炼之路无缘了。

  而像叶青轩这些还未到成人礼的,则会来一场比试,失败的人也会被发配到外面,早早的接管家族各种生意。

  毕竟失败意味着修炼资质差,以后的前途有限,与其这样,还不如将修炼资源给那些天赋强的人,让他们成长。

  这就是一个家族的残酷,很无奈,也很现实。

  若是以几个月前的叶青轩,铁定是要被打发出去接管家族生意的,只不过以他现在凝气六层的修为,再加上灵品天术,来个凝气八层的他都敢与之硬撼!

  而且距离家族年祭还有近半年的时间,这半年中,叶青轩又会提升到何种地步?他自己也很期待。

  走出苍狼山,半途中遇上一个散修,叶青轩将之打晕之后,从他身上拿出一套衣服穿上后,就回到了云封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