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东西到手

史上最强作者 +A -A

  (推荐票啊推荐票,对新书来说真的太重要了,各位手抖一下就投了吧~~)

  回到自己的别院之中,吃过晚饭后,叶青轩就再次陷入了静修之中。

  他资质不好,勤能补拙才是王道,凝气十层只是踏入修行大门的先决条件,以后的路,还很长很长。

  只是经过一夜的吐纳之后,他体内真气的增长几乎微不可查,第二天晨曦微露时,他缓缓吐出一口白气,站起了身子。

  “如今修为太弱,这原本就是一个短板,若是没有厉害一些的天术在手,想不被别人欺负都难!”叶青轩暗叹了一口气。

  如今他修炼的,只有一个凡品中的人级天术开碑掌,是天术中品级最低的。

  在这个世界,天术是修士运用真气的强大手段,分凡,灵,圣,帝四品,每品又分为天地人三个等级。

  现在只要给叶青轩一种灵品的天术,即使是最低的人级,他都有信心和凝气六层的修士硬撼。

  只不过若是使出这种天术的话,只怕他的真气会当场枯竭,而且难以发挥出其真正威能。

  但是即使如此,这也是一种强大的手段,能在紧要关头扭转战局。

  “我记得北冥鲲就是在坊市之中得到了一种灵品天术,不过现在么,肯定就是我的了!”叶青轩嘿嘿贼笑着,收拾了一番就出了门,没敢惊动叶红绫。

  他的这个优势太可怕了,北冥鲲原本就是他笔下的主角,他一生的经历都是他亲自勾画出来的,得到了什么天术,修炼了什么功法,拥有什么样的神兵,这些他都了然于胸。

  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北冥鲲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轨迹,叶青轩却是知道,这样就能先他一步得到所有的好东西。

  就像叶青轩说的,他就是要夺了北冥鲲所有的造化,让他扑街去!

  云封府大的不可思议,占地足有方圆千里之广,有山岳巍峨,也有江河流淌,叶府只占了其中十之一二的地盘。

  云封府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行人熙熙攘攘,有戾气极重的散修佣兵,也有身披银甲的一府城卫军。

  叶青轩一路的目的很明确,直奔坊市最多的庆罗街,北冥鲲的灵品天术,就是在那里发现的。

  庆罗街比起其他地方,显得更加拥挤热闹,人声鼎沸,叫卖呼喊之声不绝于耳,充满了俗世的喧嚣。

  “龙筋凤爪,熊心豹胆,上好的妖兽食材,不好吃不要钱!”

  “天品灵器残骸,威能可媲美地品灵器,快来看看啊!”

  “二品灵药龙涎草,十颗下品元精!”

  ……

  一声声呼喊声不断的挤进叶青轩的耳中,任何一种宝贝都让他的心直痒痒,对现在的他来说,那些东西简直太有用了。

  “身上的家底全都带出来了,希望这次能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叶青轩摸了摸自己的怀中,那里有他存了好些年的东西,有金币银币,也有修炼之用的元精,是他全部的家底。

  一路走走看看,他买下了十几株很常见的灵药,都是一品灵药,没花去他多少钱。

  而就在他购买最后一株灵药时,他的灵魂忽然感知到了一种很奇特的波动。

  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的向地摊上的其他东西扫去,最后定格在了一串古旧的念珠上面,看上去像是佛门的东西,刻满了晦涩的梵文。

  “前辈,这株墨玉草的根茎多少钱?”叶青轩拿起地摊上的一株灵药问道。

  摆地摊的是一个身子瘦小的老者,看起来有些贼眉鼠眼,眼睛异常明亮。

  他抬头瞥了叶青轩一眼:“三颗下品元精,或者三百金币。”

  叶青轩顿时撇嘴:“只是一品灵药而已,其他老板可没像前辈这么贵。”

  “那你给什么价?”老头子揪了一把自己的羊胡子道。

  叶青轩装模作样的在他的地摊上扫了扫,然后指了指一个看起来颇有年份的铜炉,说道:“在搭上这个我就买了!”

  老头子顿时瞪眼:“你娘的,那是老头子我卖五十元精的,你三颗就想捎一起?去去去,一边去。”

  “那换这个烂鼎。”叶青轩又指着一个残破的青铜小鼎道。

  老头子还是瞪眼:“这个卖三十元精!”

  叶青轩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指了指那个古旧的念珠:“那这个吧?不行就换那个黑铁片。”

  老头子有些吹胡子瞪眼:“你没看那黑铁片上面刻着神纹吗?就这串念珠了,拿去拿去!”

  说着,他竟然亲自将古旧念珠拿起来丢给了叶青轩,叶青轩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个黑铁片:“其实我觉得那个黑铁片也不值钱。”

  老头子撸起袖子,一副要打人的样子,叶青轩讪讪的笑了笑,拿起灵药和古旧念珠撒丫子就跑。

  一直跑出去很远,确定没人注意到之后,叶青轩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看着掌心的那串古旧念珠,心里已经笑翻了天。

  而此时在庆罗街的另一头,一个身姿修长挺拔,面如冠玉,剑眉入鬓,朗目如星的青年踱步而来,只远远的看着,就有一种逼人的锋芒和贵气。

  他穿着一袭白衣,飘然而出尘,虽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但是一双眸子却无比深邃,一身气势更是如深渊一般深不可测。

  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只因为此人实在太引人注目,似谪仙一般出尘,又有一种山岳般的沉稳,一路上不知道让多少美貌少女倾心,暗送秋波,大胆一些的,甚至当场就表露心扉。

  如此人物,除了那个被誉为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北冥鲲之外,还能有谁?

  从他的这个名字中就能看出,北冥家的人究竟对他寄予了何等的厚望,希望他能像传说中栖居在北冥的鲲一样,最终化为大鹏长击九天!

  而北冥鲲也确实没有辜负他们的厚望,如今十三岁,却已经站在了凝气十层大圆满的境界,只差一部合适的功法,就能在气海中开辟出一道精泉,正式晋升先天之境!

  行走之中的北冥鲲忽然皱起了剑眉,喃喃道:“那股感应怎么忽然没有了?”

  他心中一动,有种不好的预感,快速向先前生出特殊感应的方向走去,最后停在了那个老头子的地摊前,他的目光扫过地摊上的所有东西,却没发现任何出奇之处。

  “真的没有了?难道又被别人捷足先登了?”这样的结论一出,就让他有些郁闷,前不久才被人抢去了火蛇果,现在又被人夺去了一样东西,换做谁都不会好受。

  “咦?等等!”他的心中忽然又生出一种奇特的感应,目光最后停留在了那片刻着神纹的黑铁片上。

  “这位公子,您想要买什么?”老头子的脸上瞬间堆满了谄媚的笑容,对北冥鲲的态度比对叶青轩的态度,简直差了十条街。

  “似乎又是一样好东西,不见得比先前感应到的那个东西差。”北冥鲲最后买走了那个黑铁片,郁闷的心情微微缓解了一些。

  若是叶青轩看到这一幕的话,一定会目瞪口呆,这跟他写下的剧情完全不一样啊,他都拿走了北冥鲲的东西,他怎么又会得到另一样东西?

  难道他拿的才是错的?不过这一切,叶青轩注定是无法知道了。

  将最后一点钱花光之后,叶青轩抱着一个大丹炉返回了叶府,一路上引来无数诧异的目光,让很多人面色古怪。

  叶青晓得知这个消息后笑了半天,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七弟还真是傻的可以,真以为看了一些炼药书籍,就成炼药师了?

  叶青轩回到自己的别院之后,就将自己锁在了密室之中,连叶红绫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密室之中,叶青轩先是静修了一番,将自己调整在最佳状态之后,才看向了眼前的丹炉。

  他以真气催生出一道火焰将丹炉点燃,然后将买到的一株株常见灵药拿了出来,最后又将那三枚火蛇果拿了出来。

  “筑基灵液,并不算是炼丹,有了它,就能将火蛇果的药效百分百的发挥出来,而且会中和掉其中的暴虐火元素。”叶青轩喃喃自语,对这个流程异常熟悉。

  因为他写小说的时候,北冥鲲就是这样干的。

  将一株株灵药投入丹炉之中,叶青轩显得很小心,注意着每一株灵药的投放顺序,而且强大的灵魂也释放了开来,时刻关注了丹炉中的动静。

  还好这只是最简单的灵药融合,丹方有很简单,灵药的药力也很温和,整个过程有惊无险,当他最后将火蛇果融化之后,一滩碧玉般的灵液便出现在了眼中,整个密室都充满了浓郁的药香,沁人心脾,让人通体舒泰。

  而叶青轩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将灵液炼成之际,躺在庭院木椅上酒气冲天的叶云歌忽然睁开了眼,一双眸子射出星辰般的璀璨光芒,哪里有半分无能平庸的样子?

  “这小子还会这一手?以前没发现啊!总觉得这小子最近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可是却看不出个端倪,真是奇怪!”

  叶云歌喃喃自语了几句之后,又躺了下去,依然是那副酒气冲天,比之前的叶青轩还无可救药的邋遢模样。

  终于将灵液炼制好之后,叶青轩的心中也掩饰不住的激动,他找来几个玉瓶,将灵药装了进去。

  之后,他又找来平时洗澡用的大木桶,里面装着半桶清水,然后将那玉瓶中的灵液倒进去了一大半。原本清澈无比的清水瞬间变了颜色,翠绿一片,药香也淡了许多,但是依然能闻得到。

  “嘿嘿,逆袭之路正式开启!北冥鲲,等着被本少爷爆菊吧!”叶青轩一声贼笑,便脱光了衣服,跳进了木桶之中。

  “呼,真爽啊!”叶青轩发出一声呻-吟,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此时张开了,精纯而温和的药力涌进体内,化作一股股真气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