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两个姐姐

史上最强作者 +A -A

  (新书启程,急需要大家的灌溉,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

  走出苍狼山,叶青轩低头看了看腰间的黑色匕首,眼神微微有些古怪,没想到随手在老爹房中拿来的匕首,竟然这么神奇,连赤炎蟒的鳞甲都破开了。

  “难道老爹是什么隐士高人不成?”叶青轩喃喃自语了一声。

  但是随即他便摇了摇头,在他原本的设定中,叶青轩的父亲叶云歌只是一个很平庸的人,也就生了一副好皮囊,因此欠了一屁股的风流债,绝对不会是什么厉害人物,这把匕首,应该是他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

  将这个问题甩到一边后,叶青轩拍了拍口袋中的小玉盒,满脸欣喜的走进了云封府,一路向叶家府邸走去。

  叶家,是云封府三大家族之一,其余两个家族是北冥家和肖家,而除此之外的最大势力,就是掌管云封府城卫的府主了。

  这三个家族在这里,已经传承了数百年之久,底蕴深厚,对常人来说,简直就是庞然大物,难以撼动。

  但是只有叶青轩知道,他笔下的这个小说世界,究竟有多么波澜壮阔,这小小的云封府,连其中的沧海一粟都算不上!

  叶家的府邸坐落在云封府东面,建筑堪称大气辉煌,阁楼耸立,亭台错落,瓦砾鎏金,灿灿生辉,池塘上面架着蜿蜒走廊,有荷花满塘,芬芳四溢。

  绿竹翠柳掩映在亭台楼阁之间,倍受日月精华的青睐,如碧玉雕琢而成,翠绿欲滴,灵性盎然,生机勃勃。

  叶青轩走进叶府,踏上蜿蜒的走廊,远处忽然传来阵阵说话之声,他循声望去,只见一群人有说有笑,正向这边走来。

  尤其是中间一人,如众星捧月般被围在中间,一身火红似天边云霞的衣裙,像一朵盛开的红莲,是那么的醒目。

  叶青轩心中顿时一突,像个没事人似的若无其事的转过身,轻手轻脚,向着府邸大门外走去。

  但是他刚走几步,一声最不想听到,偏偏又无比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七弟,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叶青轩一张脸瞬间变得像晒了十天半个月的茄子一般,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但是一转过身,他的脸上便堆满了灿烂的笑容,清秀的面庞看起来人畜无害。

  “大姐!”看着径直走到自己面前的女子,叶青轩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但是心里却有一百只草泥马在奔腾。

  她穿着一身火红衣裙,长长的拖曳在地上,明明不过十六七岁,却已经有了一股成熟的风韵,身姿玲珑,肤如凝脂,丰盈而窈窕,颈项纤细,比叶青轩还高出几分,此时如一只高傲的天鹅一般俯视着他,精致无暇的面庞带着盛气凌人。

  叶红妃看着叶青轩,发现他浑身一副破破烂烂,好多地方都被烧烂了,头发焦黄,身上还有很多地方红肿一片。

  叶红妃好看的黛眉皱了起来,恶狠狠的揪着叶青轩得耳朵:“又去哪里野了,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上次出去惹事,是不是嫌大姐下手太轻啊?”

  “啊!不是啊,大姐,我只是出去玩了一会,不小心才会弄成这幅样子的,你快放手啊,好疼啊!”叶青轩怪叫着,但是却没人敢上来帮忙。

  叶红妃,叶青轩大伯叶云楚的女儿,也是叶青轩这一辈女子中的大姐头,天赋杰出,资质超凡,如今不过十六岁,就已经是凝气十层大圆满的修为,只差一部合适的功法就能突破到先天之境。

  这些年来,年轻一辈中的哪个少爷小姐没被她调教过?叶青轩还算是轻的,就连那个族中的第一天才叶青天,一个能和北冥鲲争雄的可怕人物,据说在还没变强的时候,都被叶红妃修理过!

  叶红妃却丝毫不理会他的惨叫,揪着他的耳朵向叶云歌的别院走去,一路上还不断恶狠狠的教训着叶青轩,彪悍的一塌糊涂。

  走到叶青轩住的别院,叶红妃才松开了他的耳朵:“赶快把伤养好,到时候在来教训你!”

  叶青轩讪讪笑着,虽然大姐平时很霸道,但是对于自己的弟弟妹妹,还是很好的,名副其实的刀子嘴豆腐心。

  而且平时行为“放荡”,时不时就勾引一下叶青轩,被家族中的长辈训斥过好几次,但她依然我行我素,像个磨人的妖精,还没长大,就已经足够祸国殃民。

  而就在此时,别院的阁楼中走出一人,身姿妖娆玲珑,穿着一身水蓝色的衣裙,始一出现,连空气似乎都变得清冷了几分。

  见到阁楼中走出的人影,再看看站在门口的叶红妃,叶青轩只感觉自己的脑袋要炸了!

  “你来干什么?”穿着水蓝色衣裙的女子见到叶红妃,一双原本就清冷的眸子瞬间变成了冰冷,四周的温度都一下子下降了一截。

  叶红妃妖艳似火,一双妙目中春水荡漾:“我来看看我家的七弟,有问题吗?”

  说着,她竟然伸出玉葱般的纤细手指,轻轻挑起了叶青轩得下巴,吐气如兰,娇艳的红唇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叶青轩一双眼睛瞬间瞪得滚圆,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这磨人的小妖精哟,给小爷多留几日活路行不?

  果然,叶青轩的亲姐姐――叶红绫的眼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像两把刀剑一般犀利,不善的盯着叶红妃,连带着看向叶青轩得时候,也充满了杀意。

  “无耻!”叶红绫洁白的牙齿中挤出这两个字。

  叶红妃挑衅的看着她:“老娘就无耻了,老娘就调戏你弟弟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叶红绫银牙紧咬,面若寒霜,身上甚至已经荡漾起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可怕的气势比叶青轩见过的赤炎蟒还要强横!

  叶青轩夹在中间欲哭无泪,从小到大,就没见到这两人消停过。

  自己的姐姐比叶红妃晚出生两天,而且资质同样出色,如今都是凝气十层大圆满的修为,什么都要争一争比一比,作为卖相最好的软柿子叶青轩,自然成了两人最好的跳板,小时候因为这两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大姐,亲姐,你们等会再闹好不好,你看我这身上,都起泡了,快帮我看看吧!”叶青轩简直不敢想象这两人打起来的场景,只怕整个叶府都要被掀翻了。

  他连忙扯开了话题,撩起自己的衣服,露出一身的伤。

  叶红绫身上的气势瞬间一软,一个闪身就来到了叶青轩的身旁,看着他一身的伤,眼中满是责怪之色:“又去哪里野了,把自己搞成这样?”

  叶青轩顿时直翻白眼,好吧,一对争到大的冤家,连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叶红绫最后冷冷的看了一眼叶红妃,便拉着叶青轩进屋了。

  叶红妃抛给他一个妖娆的媚眼:“七弟,好好养伤,大姐过几天再来看你哦!”

  叶青轩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算是告别,然后就被叶红绫关进了屋子。

  进屋后,叶红绫找来一些疗伤灵药,将叶青轩破烂的衣服脱了下来,作势又要去脱他的裤子。

  叶青轩连忙制止了:“姐,裤子就不要了吧!”

  叶红绫冷艳的面庞浮现一抹绯红,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小时候还是姐姐给你洗的澡呢,有什么害羞的。”

  叶青轩满脸尴尬,总不能说自己不是以前那个叶青轩,而是另一个人了吧?

  最后叶红绫还是没脱下他的裤子,而是拿起疗伤灵药,在他身上涂抹了起来。

  “你去哪里了?怎么会弄成这幅样子?”叶红绫一边抹药一边责怪着。

  叶青轩含含糊糊道:“没去哪,就是出去玩了一会。”

  叶红绫抬起头,一双好看的眸子审视着他,似笑非笑,让叶青轩心中一突,眼神变得闪闪躲躲。

  “我给你的那十颗凝气丹呢?”叶红绫忽然问道,叶青轩的心随之咯噔一下。

  为了准备哪些对付赤炎蟒的东西,他将叶红绫给他的十颗凝气丹当钱花了,原来的十颗,现在只剩下四颗。

  “我……我……”叶青轩嗫嗫嚅嚅,不知怎么回答。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屋子中,叶青轩蒙了,叶红绫也愣住了,一只玉手停留在空中,一双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泪水。

  “你……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叶红绫看着他,满眼的心痛,“你知不知道年终较技输了的话,你会被发配出去的?”

  叶青轩满脸苦笑,没想到闹成现在这番局面了。

  叶红绫就这样看着叶青轩,如霜般的面庞上第一次流露出柔弱之感,那满眼的泪水,看得叶青轩都揪心。

  “姐,你别生气了。”叶青轩看着叶红绫,小心翼翼道。

  叶红绫瞪着他,让叶青轩心里一阵发毛。

  “姐,给你看个好东西!”叶青轩忽然变戏法般的从拿出一个小玉盒,盒子一打开,一股浓郁的药香就充满了整个屋子,让人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了。

  叶红绫的一双美眸瞬间瞪大了:“你……你哪里来的这个东西?你不会用那十颗凝气丹去买这个了吧?不对,十颗凝气丹还买不来这东西,你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

  叶青轩无奈,只能老老实实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叶红绫听完之后,张着嘴,愣了半天,却没说出一句话来。

  “还疼吗?”叶红绫摸着叶青轩脸上的鲜红手印,满脸的自责。

  叶青轩呲牙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没事,不疼。”

  “以后不许再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了,母亲去世的早,爹爹又不管事,要是你再有个意外,咱们家真的要断了传承了。”

  “哦。”叶青轩老老实实的应承了下来。

  两天后,叶青轩身上的伤势已经全部恢复,没有留下丝毫印记。

  而在这段时间中,整个云封府和苍狼山都震动了,掀起了一场大风暴。

  北冥家的绝世天才北冥鲲动怒,简直是地毯式的将苍狼山外围搜索了一遍,不知道多少散修和佣兵遭了无妄之灾,被北冥鲲铁血斩杀。

  后来,有消息传出,说北冥鲲是因为一株百年的火蛇果被别人捷足先登,才会如此暴怒,毕竟他等这个百年期限,可是等了整整三年!

  叶红绫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可吓得不轻,这几天就守在别院之中,牢牢的看着叶青轩,生怕他溜出去被北冥家的人抓住。

  叶青轩无奈,原本想出去买点东西的,但是叶红绫死活不让他出门。

  最后,他只能拿出那仅剩的四颗凝气丹,开始修炼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