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章 女孩变女人

梦醒细无声 +A -A

    其实里面啥也没有,不该让外人看的都在专门的科室里,假如把门口那几个字去掉,妇产科就和普通科室一模一样。网唯一的区别就是门口排队的都是女人,一个男的都看不见,就算有陪着一起来的,也都远远的等着。

    洪涛并没拉着金月直接进刚才女医生露头的科室,而是站在楼道里盯着墙上的宣传画使劲儿看,一边看还一边摸下巴。熟悉他的人看到这个动作就会知道他正在动脑子,这是一个习惯性动作。

    墙上是一幅无痛药物人流的广告,这玩意洪涛没见过。当年都是手术刮啊,几年不来,科学技术真是突飞猛进,这玩意都能吃药了?还是无痛的。洪涛正在琢磨是不是该给金月试试新科技,做手术很难受,不管医生医术多高,那也是生生从内脏上扣下一块肉,没有不疼的。

    “嘿,你看不看?快点进来,别在楼道里显眼了,那么多人看着你好看啊!”洪涛还没琢磨明白这项新科技的原理到底靠谱不靠谱呢,那位老医生又走了出来,她在屋里等了半天,没见到洪涛的影儿。

    “方阿姨,外面那个无痛药物的是不是高科技啊?真的不疼?”拉着已经快把脑袋塞进衣领里的金月进了屋,洪涛还在纠结新技术呢。

    “别信那个,能不疼吗M是当时稍微少一些痛苦,事后疼的时间更长。而且药物不一定能成功,对身体还有很大副作用,一旦不成功,就还得做手术。你要觉得那个合适,要不这次试试新科技?”老医生根本没搭理金月,倒是先让洪涛坐下,还撩起他的上衣,用听诊器在他胸腹上猛听,一边听一边和洪涛讲述新技术的优劣。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挺热乎,可把一边的金月看傻眼了。她就算长了三个脑袋,也想像不出来这种事儿她的涛哥哥还能替做,如果没有医生在场,她都有心迸洪涛大腿痛哭了。这尼玛得是多崇高的情操啊,涛哥万岁!!!

    “那还是别试了,一次就够难受的,再来个二回,我估计做完了就得缀,还是按老规矩吧。”洪涛咧了咧嘴,把实践新技术的心思压了下去,别的东西自己都能和医生讨论讨论谁的观点正确,唯独看病不敢。

    “成了,没什么事儿,少抽点烟。先去缴费,然后拿着单子去验尿,化验科搬到二楼去了。”老医生终于算是听完了,把听诊器一收,开始开单子。

    “这是又改革了?怎么这么麻烦啊!”洪涛觉得跑两次太费事,试图让医生给他走走后门。

    “没办法,这是流程,谁来也没用。去吧,又不远,赶紧着,后面还有别人呢。哎,你别待着看啊,和他一起去,真是。”老医生没满足洪涛的愿望,站起身直接把洪涛推了出去,一转头现金月还在屋里站着,脸一沉,说话就没那么客气了。

    “还用我跟着?”金月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臊得满脸通红,一路熊追上洪涛,小声的询问。

    “你不跟着给谁化验啊{们就算是用美国科技,也不可能把我验出怀孕了吧!”洪涛让金月问得有点迷糊了,这种事还用问?

    “你小点声刚才医生不是给你看的病嘛,我以为你就能替我做了呢”金月就差把脑袋扎洪涛怀里了,楼道里这么多人,他那个大嗓门一点不带收敛的,这可真让人难为情啊。

    “我说姑奶奶呀,你让我说你啥好呢[能稍微有点医学常识不?你涛哥哥是心疼你,怕你疼,但我没长那玩意,懂不?不是我溜肩膀,但凡我能长一半儿,我就去帮你挨一刀。这事儿还就得你自己上,我只能在屋外给你喊喊口号啥的”洪涛听完金月的话,转了半天眼珠才弄明白她的意思,气得差点把缴费单子撕了。想什么呢?这玩意有替别人做的吗!

    “是不是特别疼”金月现在才算明白,刚才医生给洪涛那顿听不是在检查这个事儿,而是顺便帮他检查身体呢,合算这一刀还得挨在自己身上,脸立马就白了。

    “来,深呼吸,和自己说,长痛不如短痛,说十遍。现在咱先去验尿,是不是还不一定呢,别哆嗦!”到底疼不疼,洪涛也没挨过。不过每次陪别人女朋友来,看到她们从手术室出来时的样子,答案用是肯定的。不光做手术的时候疼,之后几天也好受不了。可是现在说这些还有啥用呢,疼不疼都得上啊。

    化验的结果别人一个斜才能拿,洪涛二十分钟就拿出来了,和他事先预计的一样,阳性b下也别迸啥侥幸心理了,接着回去找方主任准备挨刀前的工作吧。

    “形哥我怕”在进入手术室的时候,金月真是一步三回头被护士推进去的,手术还没做呢,她脸上就已经泪水横流了。

    “这个真是你女朋友?我看你们俩岁数都差不多,干嘛不留着呢,你现在后悔来来得及。”方主任并没亲自主刀,她的眼睛不成了,给金月做手术的是她给找的另外一位四十多岁的医生,据说是技术一流。通过观察洪涛和金月互相之间的表情和对话,方主任好像猜到了什么。

    “方阿姨啊,我到真想她是我女朋友可惜,还是别人的z说我的命咋就那么背呢,凡是我看上的不是跑了就是跟别人了,您这里有没有品貌全优、身高别低于一米六五的单身姑娘?”方主任的问题让洪涛差点仰天长叹,如果金月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不管金叔叔同意不同意,也会保留下来的,何必来受这个罪呢。可这个问题问得太伤人了,一个又字,就能读出自己这些年的血泪史啊。

    “我看她挺依恋你的,真和你没关系G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在哪儿都有八卦的生存空间,这时候方主任也不说她还有病人了,一双老眼里依旧还有明亮的光辉。

    “小,斜候我搬家走了,再见到她时她都快结婚了。可惜她找的人不太靠谱,喝酒、打人、外面乱搞一样儿都不落。她家里只有一个老父亲,谁也帮不了她,您说我这么善良的人能眼看着不管吗?心善啊!”洪涛看在方主任给自己走后门的情分上,稍微满足了一下她的八卦之心。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对待感情问题太草率,真该把你们放到军队里来好好管束管束。”洪涛的这个回答娱乐性不高,内容也不具爆炸性,方主任眼睛里的光芒瞬间就暗淡了下去,开始给洪涛上课了。

    “啊啊”这时手术室里传来了几声女人的惨叫,一听就是金月。

    “别动一动碰到别处算谁的啊?现在知道疼了,当初舒服的时候干嘛去了?”金月的惨叫声还没停呢,另一个女声又响了起来,不过不是惨叫,而是高声呵斥。

    “您说这位技术真的好?不管技术好不好,人品都不如您。这话说的太伤人了,我还是别听了吧,听得我肚子里直疼。”女医生这句话不光说得金月没了声,连楼道里坐着的那挟患者都有了反应,有的在笑,有的在咧嘴。不管是啥表情,但有一个动作是整齐划一的,齐刷刷的把目光抛向了洪涛,而且眼神都带着强烈的鄙视。

    洪涛来的次数是不少,但从来没赶上过这么多人,这也是他每次都来这个医院的原因,人少啊。现在饶是他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找了一个借口大步走出了妇产科的楼道。

    “看你心疼的样子,这个舒服的人保不齐就是你杏,哼,还蒙我!”方主任看着洪涛的背影,八卦之心又涌上来了,并且做出了新的判断,嘴角也带上了一丝鄙视。对于这种敢做不敢当的男人,没一个女人会赞赏的。洪涛这次可是冤到家了,不光被别的病人鄙视了一顿,连方主任也对他有了看法。

    不过这一切洪涛都不知道,那也就和没有一样,猜想别人的想法不是洪涛的习惯,爱怎么想怎么想,如果怕别人想他就不会来了。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前后也不到二十分钟,但当金月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时,都快站不稳了,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捂着星子,脸色苍白,脸上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都分不清了,头一缕一缕的粘在额头上,摸样要多惨有多惨。

    “以后我再也不来了能回家了吗?”见到洪涛之后的第一句话,就让人听着那么心酸。原来那个开心果一样的小姑娘死了,不是说年龄,而是经历,她瞬间就好像长大了五岁。

    “还回不去,得去部观察几个斜,还要打几针来收缩收缩宫口,否则会流血不止的〈吧,上来,我背你去部上来啊,别管她们咋看,你还是不疼。”后面的流程洪涛连方主任都不用麻烦了,该干嘛他早就办好了手续。一手投提着一兜子药,一手搀着金月往外走,看到她两条腿都不敢挪地方,干脆往地上一蹲,要啥脸啊,早就丢光了。

    (未完待续。)

    
<span></span>[记住网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