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针眼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何大嘴从何玥家出来,正巧遇上何玥从村里回来。

    “大嘴姐,你找我?”

    “你这是去哪里了?”何大嘴问道,“又去徐爷爷家啦?”

    “是啊,昨天徐爷爷有点咳嗽,我过去看看。”

    “那个徐周妮啥时候走?你说我们到时候要不要去送送她?”何大嘴犹豫的问道,原本她跟徐周妮的关系也不错,但是自从听说徐周妮对何玥做的那件事,何大嘴就开始疏远她。

    只不过现在人要离开了,说不定有好几年就见不上面了,何大嘴想着是不是要去送一下?所以特意过来问何玥的意见。

    “那是当然啊,这可是咱们村这几年唯一的一位女兵了,那得多洋气啊,咱们可一定不能缺席。”何玥抿着嘴笑,“听说这一次县上都很重视,我刚从她家回来,她想我们能送送她。”

    “那成,咱们到时候去送送。”何大嘴见何玥主动提出来,原本还担心何玥心里膈应,这下也放心了。

    二人商量好之后,何大嘴出了村口去打猪草去了,结果在村口遇上了王磊,何大嘴就跟没看见一下走了过去,在擦身而过的时候被王磊给挡住,“那天我不是故意的。”

    “那又如何?”还不是该看的都看了?

    “我……对不起。”

    “我说王磊,你们这些文化人是不是就会这么支支吾吾的?”何大嘴见状就来气,“我都已经说了没关系了,你能不见一次面就提醒我一下吗?”

    那天何大嘴在家里擦身子,结果被王磊给撞见了,两个人当时都愣在那里。后来还是何大嘴反应过来将王磊给赶了出去。

    王磊那个时候什么都顾不得,不住的低头认错,后来一个人冷静下来的时候,就总想起那白团团的一幕。自己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

    从那以后,何大嘴每次见到王磊都是装作没看见,这种态度让王磊很别扭,今天终于鼓起勇气跟她道歉,却又被何大嘴讥讽了。

    “我……”

    “你什么?”何大嘴瞪了一眼王磊,“别告诉我你要负责要娶我,我告诉你王磊,我何大嘴这一辈子是绝对不会嫁给知青的。”

    何大嘴说完,将竹笼往肩上一抗连一个眼风都没扫过来,就这样的走了。

    留下王磊看着何大嘴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小玥,你说怎么样才能让人更加厌烦一个人?”几天后,何大嘴终于忍不住了,跑来找何玥。

    “怎么了?大嘴姐。”何玥疑惑的看着何大嘴,“你最近有点怪。”

    “你别问为什么,你就告诉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人厌烦?”何大嘴拉着何玥的手摇啊摇,“好小玥,你平日里主意最多了。”

    “我真是服了你了。”何玥无奈的笑道,“这让人厌烦还不容易?她最讨厌什么你就做什么不就是了。”

    让别人喜欢很难,但是讨厌起来那就容易的多了。只是何大嘴不愿意说,何玥也就不多问了。

    何大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四月底的时候,是二姑何香丽跟王正军结婚了。

    王大虎对何香丽这个儿媳妇很满意,给的聘礼不仅有缝纫机,而且还有一只上海牌的手表,一时间,何香丽成了北水村姑娘羡慕的对象。

    何国全当时就跟何香丽说了,家里什么样的情况她也都知道,陪相应的陪礼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也不会让她寒酸的嫁出去。

    用攒下来的布票给何香丽扯了三身新衣服,又让姚竹桃打了棉花做了一套崭新的被褥。另外还有一些日用品,比如暖水瓶和脸盆之类的。

    结婚那天,王正军从县城弄来一辆拖拉机,后面的车厢上用竹席搭了个棚子,再挂上个大红的门帘,车开到北水村立刻引来了小孩子的围观。

    “娶媳妇喽,娶媳妇喽。”

    何香丽对于这样的场面很满意,放佛是在向何国全证明,她嫁的很好。

    秦中地区有个习俗,那就是婚礼不能让女娃参加,所以何玥跟何娟是不能去王正军家参加何香丽的婚礼的。

    家里就剩下何老太婆跟何玥、何娟还有被留下来由何玥照顾的何雨。

    等到快吃午饭的时候,何老太婆过来要抱何雨出去,“我去带小幺出去转转,你给咱做饭。”

    “婆,小雨这会儿要睡觉了。”何玥并没有把何雨给她,“你就在家里看着他,我去做饭。”

    让何老太婆带出去,何玥不放心。

    “那成,你去做饭,我带他去把你娟子姐叫过来吃饭。”何老太婆笑眯眯的哄着何雨。

    何香丽结婚,王正军还单另给了何老太婆五十块钱,可把何老太婆给哄的开心的不行,所以这婚礼姚竹桃把家里的攒的布票都用了,何老太婆也没有不乐意一下。

    所以这些天,何老太婆跟谁说话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我去叫就成了,婆你抱着小雨再走过去累。”何玥不待何老太婆答应就走了出去,走到路上就朝着何娟家那边大喊,“何娟姐,何娟,过来吃饭了。”

    这个时候是饭点,何娟跟何玥家也就隔了不到二十米远,这么一喊,蹲在门口吃饭的人都能听见。

    何娟家对门的王婶见何娟不应,还帮着何玥喊了一声,“何娟,快点去你婆家吃饭了,小玥都把饭做好了,瞧这小玥懂事的。”

    何娟的那口老血要吐死了。

    吃完饭,何玥提着馊水桶去后院喂猪,结果就听到西屋里何雨一阵的大哭声。何玥手里的桶都倒了,急忙跑进屋子。

    屋子里没人,而何雨却在炕上哇哇大哭。

    “小雨,乖……”何玥急忙将何雨抱了起来,搂在自己的怀里哄着。

    刚才她去喂猪的时候,何雨在炕上还睡的香甜,怎么就给哭起来了,而且这哭声一点都不正常。

    “他身上被人用针扎了。”最近很少开口的某团子声音响起。

    针扎?!

    何玥的眼睛都红了,她竟然能下得去手。

    “小雨这是咋了?”何老太婆原本在东屋里躺着,听见哭声爬了起来。

    “没啥,婆你去睡吧。”

    她现在要急着给何雨检查一下。

    等到看到何雨腿上细细的两个针眼的时候,何玥这下子不淡定了。

    给何雨抹上从他那里拿的药,何玥看着已经哭累睡着的弟弟,坐在炕边上发呆起来,前世何娟也有抱过何雨,可是每次抱他,不一会儿他就大哭。

    后来何娟就说何雨不喜欢他,很少抱他。

    或许那个时候何雨大哭根本就是何娟在虐待弟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