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出生(求月票)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刘玉凤嫁到了何家,第二天早晨就睡到大天亮。

    董桂花一边做饭一边生气,直到饭做好,才见刘玉凤一边打着哈欠从新房里走了出来,而何国栋见到刘玉凤出来,急忙上前,“媳妇,你醒啦?洗脸水我已经给你打好了,快点洗脸吃饭。”

    董桂花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

    呸……这是娶了个媳妇进来吗?这分明就是娶了个祖宗进门。这样下去可不行,如果再被刘玉凤这样压着,她很快在何家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董桂花想着要跟刘玉凤好好说道说道,以后这饭要轮流做,结果刚开口,何国栋留先说话了,“玉凤才来咱家啥都不懂,她在她家都不会做饭,而且以后她还要去教书呢,咋能每天窝在家里做饭?”

    “嫂子你就辛苦辛苦。”

    董桂花觉得那口老血就要压不住了,她教书就不能做饭?那她董桂花每天还要上工挣工分呢。

    “也不是让她天天做,这平时要上课我也要上工,放假了也得做个饭吧,这谁家娶的媳妇不进厨房做饭?”董桂花笑着说道。

    “何国栋。”刘玉凤踢了何国栋一脚,“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嫂子,玉凤平时要上课,放假也要备课,哪里有时间做饭?再说娟子也长大了,家里的饭啥的也该让她做了。”何国栋说完又看了一眼何栓牛,“大,你说得是?玉凤要是没时间备课,这上不好课可咋办?”

    “老大媳妇,以后的饭你就做吧,要是忙不过来就让何娟搭把手。”何栓牛一听说这会影响刘玉凤上课,也不答应了。

    “就是,玉凤没进门咱家饭不是一直都是嫂子你做嘛。”何国栋小声的说了一句,被刘玉凤踢了一脚。

    “嫂子以后就辛苦你了。”刘玉凤笑着将昨天的剩菜夹到董桂花的碗里,“国栋就是这臭嘴你别往心里去。”

    “我辛苦啥?谁叫我没那个命呢。”董桂花淡淡一笑,“不像你们当老师的。”

    “大,国栋结婚咱们家的粮食也用的差不多了,分了玉米也有一半分到国全家了。今天吃的是昨天席面上多做的一点,赶明儿咱们家就吃不上这细粮了。”

    “玉凤的粮食关系啥时候转过来?这咱们还等这你的那点粮食救济呢。”董桂花苦笑着说道,“不然咱家没吃几天就要断粮了。”

    “大大,”刘玉凤并没有回答董桂花的话,反倒是看向何栓牛,“这没听说过新媳妇刚进门就问她要粮食的,当初要是咱家拿不出那么多粮食,那就别答应啊,把我娶进门了就逼着我借粮了。”

    刘玉凤一边说一边哭,那神情好像董桂花多欺负她一样,把董桂花气的差点吐血。

    “婶儿,您咋跟我一样一着急说着就哭了你。”何娟笑着将自己的手绢递给刘玉凤,“我妈没那意思,就是这饭要她做,可没粮食她想做也做不出来不是?她也是担心咱家没吃的了,影响婶儿上课备课啥的。”

    何娟的一席话,听得倒是董桂花在为了这个家考虑,而刘玉凤却是在无理取闹。

    刘玉凤没想到这何娟比董桂芳还要难对付,想来这母女两都商量好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行了。都吃饭。”何栓牛的一句话结束了这场争论。

    不过却也仅仅是止住了今天的这一场,董桂花跟刘玉凤这对妯娌在今后的几十年里,会一贯保持今天早晨这样的场景,吵了一辈子、争了一辈子。

    何娟家的这些事情,何玥自然不知道,她现在每天都在关注着姚竹桃的肚子,前世何国栋结婚之后就连着下了几天的连阴雨,也就是在这下雨的几天里她妈生下了弟弟何雨。

    这一天早晨雨刚停下来,姚竹桃的肚子就开始发动了,她已经生了三个孩子,所以这一胎生下来的时候比较快。

    等生下来的时候,外面停下来的雨又开始下起来了。

    “小家伙的名字也有了。”何玥趴在炕边上看着出生的弟弟笑着说道,“妈生大哥的时候只是太阳挂高空的时候,生二哥的时候是晚上看到了漫天繁星,生我的时候是十五月亮圆圆的,生弟弟是下雨天。这弟弟是不是就叫何雨啊。”

    “你这个精怪,以后当姐姐了,要好好照顾弟弟。”姚竹桃由于每天都喝何玥给的灵水,即便是刚生产完,这会儿的精神还不错。

    而何雨生下来更是粉嘟嘟肉呼呼的,看的人都喜欢。

    “妈,我给弟弟喂点水吧。”

    姚竹桃生了儿子,董桂花在知道之后,将一个碗都摔碎了,私下里狠狠的骂了一通,又将何全全数落了一通,天天不见人影。

    回头又见到何娟拿着个书在那里看,手里的笤帚就扔了过去,“不知道把地扫一扫,看着些东西是能当饭吃?”

    何娟没有说话,将书收起来拿着扫帚默默的将家里扫了一遍,心里却将这一顿打算到了何玥的头上。

    姚竹桃坐月子,何国全将什么都承包了,就连洗尿布这种事情,也都给他留着晌午放工的时候拿到河边洗干净。

    何老太婆为了这事还吵了一架,都被何国全给挡回去了。

    “妈,我这也是给您分担呢,那要不您去洗?”

    何老太婆才不会洗呢,现在已经快十一月了,河水也凉了,她去洗那尿布子别给掉到河里去了。

    “真是丢先人了,瞧瞧你那点出息。”何老太婆嘟嘟囔囔了几句,但到底是没有接下何国全的活。

    要她伺候媳妇月子?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等姚竹桃出了月子,已经快腊月了,日子这么一晃,一年就要完了。宋墨城在年关将近的时候,从部队里寄来了一大箱子东西。

    “丫儿,明天大大带你去赶集。”何国全一边烧水一边说道,“给我们丫儿扯点布多新衣裳,顺便把墨城寄来的东西拿回来。”

    “大大,我不要衣服,给你和我妈做一件。”她见何国全左右过来就是那两套补丁的衣服。

    “这过年都是你们小娃的事,大大要啥衣服。”

    结果到了县城,打开宋墨城寄过来的箱子,他们一家人传的衣服都有了。宋墨城寄过来的,全是他们部队里的军装。

    这个年代,谁能有一件绿军装,那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这箱子里装了好几身,吓得何阳急忙将箱子给盖上。

    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了,会不会来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