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送药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何国栋没有了县城警察局的工作,刘玉凤的家人过来闹腾了一番,最终何栓牛同意给刘玉凤家送去一百斤小麦,这件事才算是彻底的订了下来。

    一百斤小麦!

    这是何栓牛家今年分下来的所有小麦了,这都给了刘玉凤家,那她们家这一年都不用吃了?

    “那还用说,一定是又要靠咱们家打饥荒了。”何玥讥讽一笑,那一家子的算盘都打的特别响。

    “放心,谁也抢不走咱们家的粮食。”何星淡淡一笑。

    早饭后,王慧芳神秘兮兮的来找何玥,两个人在房间里小声嘀咕,“小玥你知道吗?听说你娟子姐破相了,这些天都不敢出门了。”

    “我不知道啊。”何玥故意吃惊的说道,“你也知道我家这两天事情多,她怎么就给破相了?”

    何玥说的也没错,自从知道何娟脸上的伤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之后,她就没有再关注何娟。

    “那天赵小燕去看何娟,回来跟我们说何娟额头上有一条黑漆漆的疤痕,像是有条黑蜈蚣爬在那里一样,太吓人了。”王慧芳啧啧了两声,“赵小燕看了一眼差点没吓倒。”

    “是吗?不是说已经好了很多吗?”何玥捂着嘴笑了,这个伤疤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会伴随何娟一生,只要一想起这个,何玥心里就十分的开心。

    何娟有多注重她的容貌,那比要她的命还要难受,这一辈子何娟就慢慢的饱受这样的折磨吧。

    不过有些可惜的就是伤口在她的额头,要是留着厚厚的刘海还是能挡住一些的。如果在脸上那就更好了,看她怎么挡。

    “好什么啊?听说她每天被她妈按在家里抹那个什么药,那架势鬼哭狼嚎的咱们村子半个村子的人都能听到,你说好好的抹药她怎么就那么作呢。”王慧芳笑着说道,“我看着也是报应,谁叫她心眼那么坏来着。”

    “我听说那次徐家的玉米桩子倒了也有她在后面使坏?你说她咋这黑心的呢?”

    “谁说不是呢,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黑心。”前世她对何娟那么好,什么好的都先紧着她用,但是最后得到的是什么?

    有时候何玥真的很想问一下何娟,她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她就那么恨她吗?

    何玥绝对想不到,此刻的许文山正在何娟家,并且将一支药膏送给了何娟,“这支药膏是我家里备的,你拿去用吧,对伤口恢复那些应该有用。”

    “你别……”何娟捂着自己的脸哭着不让许文山看,“别吓到你,我……我不要,谢谢你。”

    “不会的,何娟。”这还是许文山第一次这样称呼何娟,原本正激动的摇头的何娟愣在那里,“你不害怕吗?”

    就连跟她玩的好的赵小燕,在看到她额头上的伤口的时候都已经吓的惊叫了一声,更别说是许文山了。

    “怎么会?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一位好姑娘。”许文山笑着说道,“这药膏是我母亲的一位同事从京都捎回来的,你试试吧。”

    “许知青,谢谢你。”

    “以后叫我名字就好。”许文山坐在那里看着何娟,“我一直不会忘记我刚来的时候你给我的帮助,何娟,你很善良很美。”

    等到许文山走后,何娟还一直愣在那里出神,要不是有那支药膏作证,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许文山对她都说了些什么?何娟想想用手捂住了发红的脸蛋,“文山。”

    他的名字叫起来怎么那么好听。

    “文山,文山。”

    许文山在出了何娟家的门之后,脸上的笑容才放了下来,回头看了看何家的院子,他淡淡一笑,就这么几句话,这个何娟以后就能对他死心塌地。

    许文山觉得他真的不要太聪明了,不得罪任何一个人,在别人困难的时候适当的伸出援手,这种笼络人心的法子,他母亲从小就对他言传身教。

    许文山回到了何玥家,正遇上何玥送王慧芳出门。

    “小玥,我怎么没见过你们去上课?”许文山笑着说道,“要是没有基础也可以,我回头给你补补课。”

    “你要给她补课?”王慧芳在何玥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就甩给了许文山一个讥讽的白眼,“我们呀,不需要。”

    “小玥,你说这些人怎么就这么自大,鼻子眼睛都瞧不起人,他算个什么东西。”王慧芳贴着何玥说,但是那声音却一点都没有压下来,“不就是个知青了,有什么了不起?字说不定还没有何星哥写的好呢。”

    许文山原本还谦和的笑容在这一瞬间尴尬的停在那里,最后干着声音说了两句,“是吗?那有空我还真要去欣赏一下了。”

    “那当然了,不过我二哥的字可不是拿来显摆的。”何玥淡笑着说道,“欣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要太打击你了,毕竟你是要去给人家上课的先生。”

    许文山这下连装着的笑容都笑不下去了,这两个人是要气死人不偿命吗?他还就不信了,他一个大学生还比不上一个没有上过高中的乡下小子。

    何玥才不管许文山心里有多气愤,他越生气,何玥就越高兴。看着许文山一天安逸的霸着她家的房子,何玥就来气,能有机会刺一下许文山,还是不错的。

    结果刚出了院子,就见一辆军用吉普车开了过去。

    “这是……莫非是来看徐爷爷的?”何玥在心里想着,因为他们村能有这样的吉普车的就只有徐家那个姑爷,也就是宋墨城的爸爸了。

    “这还用说?你说这车会不会是来接那个黑脸包公的?”每次王慧芳见到宋墨城,他总是黑着一张脸,所以私下里王慧芳就叫宋墨城‘黑脸包公’。

    “那个慧芳,我去徐爷爷家看看,就不送你了。”何玥匆忙的跟王慧芳告别,跑向徐家。

    更到徐家门口,就见一个穿着军装的人走进了徐家,院子里传来了宋墨城的声音,“周叔叔,你怎么来了?”

    “臭小子,我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就不回去了?”

    “这次你必须跟我回去,宋团长受伤了,他想见你。”周继军叹了一口气,“我说你小子这火气怎么这么大?一句解释都不听。”

    “他受伤了?你没骗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