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一家人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你们什么时候去的王局长家?我怎么不知道?”何老太婆愣了一会儿问道,“所以这工作其实是你们去求的人家王局长,结果后面人名字又变成国强了?”

    “那个……不是我二哥不愿意去吗?”何国栋缩了缩身子弱弱的回答道。

    “我不愿意去,所以你们就以我的名义给那个王局长送礼?”何国全黑着脸,“以后那怕出了什么事情,也都是我来扛着,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出了什么事情?”

    何玥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了。

    前世何国全就是这样被他们一家子给害了?其实行贿的并不是他,而是何栓牛一家用何国全的名义去的,然后查的时候就跟何栓牛一家都没有关系,死的是何玥家。

    何娟啊何娟,前世的你真是机关算尽啊,抢了何玥的一切之后,还将他们一家害的惨惨的。

    “大大,”何玥只要一想到前世何国全在监狱里被折磨的惨样子,就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大大,不能做那样的事情,会死人的,会被害死的。”

    何玥使劲的摇头,“不要,大大,不要让人随便就能用你的名义,我不要以后没有大大。”

    “丫儿,乖,”姚竹桃见状急忙抱住何玥,“他大,你倒是说句话啊。”

    “丫儿放心,大大绝对不会让人有机会害咱们家的。”何国全心疼的看着女儿,“以后再也不会了。”

    “大伯,我没想到竟然连您也这样,”何国全对着刚走进来的何栓牛说道,“以后大伯家的事情,我不会再插手了。”

    “其实这些年都是我的错,原本就不应该是我管的事情。”何国全凄惨的一笑,“我太自以为是了,大伯我跟您道歉,对不起。”

    “以后我们家的事情,能不麻烦您的尽量不会麻烦您。”何国全继续说道,“您要骂我没良心也好怎么着都成,我都认了。”

    “当初我大大在世的时候,咱们两家就已经分家了,如今也该有个分家的样子。”何国全想起自己的老父亲,眼中喊着泪光,但是声音异常的坚定,“以后谁敢再借用我的名义做一些事情,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他一直把照顾兄弟姐妹当成自己的责任,再加上他当兵那几年,大伯家也一直照顾何玥一家老小,所以回来之后,何国全十分的感恩,能帮的不能帮的他都帮了。

    但是看看现在,他把这一家子的胃口喂的有多大了?竟然都用起自己的名义去办事了。

    何国全想到这里失望的摇了摇头,他的名义?那是他的吗?何栓牛在敲开王局长家的门的时候,丝毫不会考虑他何国全哪里来的这么大面子,让人家警察局长能够看上眼?

    他们更不会想,以后他何国全要拿什么去还这样的人情?

    何国全说不失望那是假的,这些年掏心掏肺换来的就是这个?难受、失落还有自责所有的扑面而来,何国全有点不能接受。

    以后的事情,他们家爱咋折腾咋折腾,统统都跟何国全家没有关系。

    “他婶儿,你瞧这事情闹的,我这不是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吗?”何栓牛尴尬的说道,“国全啊,你要是觉得大伯这事情做错了,那大伯给你认错。”

    “大伯,有些事情做错了认个错就没事了,但是有些事情错了就是错了。”何国全一点面子都没留给何栓牛。

    这件事情说小了就是何国栋想要个工作用了他的名义走后门,但是现在是什么时候,这些事情是可以做的吗?这要是被人检举出来了,严重的话他何国全的命都可以没了。

    还好那天何玥跟宋墨城瞧见了他们送礼,要是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他们家就当了这个冤大头了?

    也还亏了宋墨城的提醒,他跑了一趟警察局,将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并且给何国强填了一张报名表,没想到何国强就给进入筛选了。

    其实当时他也可以给何国栋填一张报名表的,但是以何国栋那小身板,估计在几轮的筛选中肯定会被退下来。

    别的不说,就体格何国栋肯定不符合。

    但是何国强就不同了,这小子从小就是打架出来的,那身手练的刁钻的很,在他这个从部队退下来的老兵手里还能过上几招。

    何国强去警察局那是去对地方了,但是何国栋嘛,何国全摇了摇头,手不提肩不能抗的去哪里干什么?挨打吗?

    “国全啊,你看你大伯都给你道歉了,你咋还这不依不饶的?”何老太婆说道,“咱们老何家可就剩下你们几个了,可不兴这么自家人弄自家人的。”

    “妈,你这咋总是向着我大伯家说话呢?”何国强忍不住抱怨道,“还是你想改嫁了?看我大伯家好?”

    “你这个狗r的,咋说话呢?”何老太婆脱下鞋子就要打何国强,“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得了便宜还卖乖。”

    “可不是啥……”何国强一边跑一边说,“你可不要打我的脸,我过几天还要去县城呢,要是我没有了这工作,咱谁都别好过。”

    “他大,你别伤心了。”

    姚竹桃望着躺在炕上的何国全心疼的不行,安慰道,“以后咱家跟他家少染点就行了,你看现在国强不是挺不错的。”

    一直懒的不行的何国强今天竟然主动帮姚竹桃担水劈柴了。

    “桃子,你说……要是有一天,我要是不是何家的儿子,你会咋样?”何国全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不是……”姚竹桃平静的看着何国全,“我不管你是不是何家的儿子,我只认得你是我姚竹桃的女婿,是我四个娃的大大。”

    “这件事你都知道了?”

    不然刚才在听到他的话的时候姚竹桃应该是吃惊,而不是心疼了。

    “我也是最近想了想从前的事情,猜了一点。”姚竹桃摇了摇头,“我一直在等你跟我说,他大啊,不管你是谁,我们都是一家人。”

    “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也别总是一个人扛着,还有我还有我们这一大家子人呢。”姚竹桃心疼的说道,“你看你这才回来几年,这白头发都长这么多了。”

    “这事情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要说,等你以后想说了再说。”

    “你愿意听我就讲给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