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原谅

重生七零守则 +A -A

    “这里又有何娟啥事?”赵巧巧愣着问道,“我不是给你说那女子心眼多的很,让你一天少跟她来往吗?你咋这不听话的啊?”

    “人家挑唆你几句你就信了?你是猪脑子啊。”

    “大,你看这事情咋办?这没脑子的货显然是让人家当枪使了。”在炕上躺着一直没说话的徐选亮开口说道。

    “啥咋办?”徐老爷子像是又老了几岁,声音尽是沧桑和失望,“这事情不能包,咱徐家的人犯了错就要认。这次不长记性以后还会害人。”

    “起来吧,跟我去何家请罪。”

    “大。”赵巧巧为难的看着徐老爷子。

    徐周妮跟着徐老爷子要是走了这个家门,这件事情就包不住了,要是被村里人知道了,徐周妮的名声可就坏了。

    “咋?还要说情?”徐老爷子看着徐周妮,“你咋说?”

    “妈,我犯的错我去承担,我徐家人没有孬种。”经历了这些事情,特别是看着徐选亮被送进医院那一刻,徐周妮才发现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

    “还算有救。”一直没吭声的宋墨城说了一句,并且将门口给让了出来。

    何玥回到家,并没有将这事情告诉给家里人,只是说了一声徐选亮被玉米架砸伤了,现在送去医院了。

    “严重不?早知道我昨晚应该留下来帮忙将那架子给弄好。”何阳有些后悔,昨晚上他已经看到那个架子搭的不是十分的牢固,想着应该能凑合一晚上,却没想到还是出了事情。

    “应该不严重。”

    现在某团子可厉害了,轻易不会给她东西,但是给的东西都是极好的,她悄悄的给徐选亮上了药,还特意问了一下某团子,进确认没事才放心的。

    何玥还发现了团子的一个功能,那就是可以通过何玥的触摸而感知对方身体状况。认知到这一点后,何玥已经将家里人的身体情况探了个底,结果得出的结论就是,全家人包括宋墨城的身体都特别好,最差的就是她何玥自己。

    何玥有点贫血。

    “爷,你咋来了?”

    “我来有点事。”徐老爷子看了一下屋子里的人,“还不快进来。”

    “叔,这是咋咧?”何国全闻声从屋子里出来,就见徐老爷子领着徐周妮进了屋,“来,叔您坐。”

    “国全啊,我这老脸都么法说了,真是丢先人咧,徐家出了这样的女子。”徐老爷子无奈的说道,“小玥是个好娃,是我徐老汉的救命恩人,可我徐家竟然恩将仇报。”

    “叔,你先坐下别急慢慢说,这是咋回事?”何国全跟姚竹桃一脸茫然的看着徐老爷子跟徐周妮。

    “咋?小玥娃回来没跟你们说?”

    “说啥?丫儿,咋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在看到徐周妮的时候,再对上宋墨城那个时候说的那些话,何玥差不多想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只是有点吃惊,徐周妮竟然会这么恨她?为什么啊?

    何玥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这段时间跟徐周妮的接触,她好像除了给徐老爷子送灵水之外,并没有得罪过徐周妮啊。

    “叔,婶子,小玥,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心胸狭窄嫉妒小玥,才做下了这样愚蠢的事情,你们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愿意承担。“徐周妮郑重的对何玥鞠了一躬。

    “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啊?”何玥疑惑的问道,“就因为我给每天给爷爷拿水?还是因为城哥哥?”

    “是我嫉妒你,嫉妒城……大哥一天总是围着你转,他明明是我哥哥。”徐周妮哭着说道,“你都有两个哥哥了,我一个哥哥都没有。”

    而且两个哥哥都那么疼何玥,好不容易宋墨城来了,却也疼何玥,根本就不喜欢她。就连自己的爷爷也整天把何玥挂在嘴上夸。

    徐周妮就是嫉妒啊。

    所以在何娟挑拨之下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等到清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愚蠢,被何娟利用不说,现在还要连累的家人替她善后,而以后这件事传出去之后,她徐周妮的名声也都坏了。

    “何玥,我就是嫉妒你。”徐周妮惨惨一笑,“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我自己的原因,否则也不会让何娟挑拨一下就着了魔。”

    何娟?

    何玥笑了,又是她。看来她对何娟还是太仁慈了,所以何娟才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付自己。

    “爷,您别自责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何玥笑了笑,“带她回去吧。”

    “徐周妮,我希望你经过这一次的事情能够看清楚了,我不是不追究,咱们两家的关系在这,以后……”

    “不会有以后了。”徐周妮打断了何玥的话。

    “那就好。”

    “丫儿,你说你这娃心咋这大的?回来也不说一声,”姚竹桃扶着大肚子,“以后离徐家女子远一点,我看也别去徐家了。”

    “妈,我没事,其实那个时候城哥哥已经把我救下来了,只是没想到徐叔恰巧回来,想也不想就扑过来救我,为了这我也得原谅她啊。”更何况她看徐周妮也是真心悔过了。

    “丫儿,大大问你,你那次掉到水里是不是何娟推的?”何国全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当时她离我最近。”何玥说道。

    “这个黑心的。”姚竹桃气愤的就要冲过去,“我去问问她这心咋这狠的?我家丫儿咋她了?”

    “妈,您别急。”何玥急忙将姚竹桃拦下,“咱们又没有证据,这样冲过去没理的倒是咱们。”

    “对,小玥说的对。”何国全坐在那里习惯的从耳背后面拿出来一根卷烟,看了一眼姚竹桃跟何玥,又将烟夹到耳背后面,“这事情咱们得好好筹划筹划。”

    “咋?你不会又想着就这样轻拿轻放了?”姚竹桃哭着说道,“这几年咱们家什么好的都被他们家抢过去了,这就是一家子白眼狼,瞧瞧都教出来啥娃,何国全,你要是这次再不像个男人,我就……我就和你离婚。”

    这几年她姚竹桃受够了,什么好的都让人何娟家,还被人家这么欺负,是个泥捏的都有了脾气,更何况姚竹桃还是个母亲,一位很爱儿女的母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