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钱教授(一更求首订)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何家在何国全发过一次彪之后,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谁都没有想到,从前一直默默贡献的何国全竟然会发飙,老实人一般轻易不发火,但要是发起火来,那可真的会很吓人的。

    何家平静了,但是在何家的隔j壁却发生了一件大事。钱教授给拉去教育批评了.

    而批评的原因竟然是钱教授去村子边上的小树林里上厕所,据说,钱教授瞧不起农村人,嫌弃他们的茅房臭,所以不在茅房里上厕所,要跑到小树林去上。

    为啥要去小树林,还不是嫌弃咱村里的茅房不好?

    “大大,你快想点办法,这到底是咋回事?怎么好好的要批评?”何玥着急的拉着何国全。

    “听说是有人举报的。”

    何国全脸色也不好,钱教授跟钱婆婆就住在他们家隔壁,两个人自从来到北水村一直都本本分分的,哪怕被人欺负也都一直忍着,就这样咋还会有人找麻烦呢?

    “那怎么办?要是这样在几个村子里一圈,我怕他身体吃不住啊。”姚竹桃也很担心,“国全,他们两就住在咱家隔壁,这事会不会对你也有影响啊?”

    “不会。”何国全摇了摇头,他的身份在那里放着,祖祖辈辈都是贫农,他又是立功下来的退伍军人,小袖兵不敢拿他怎么样。

    关键是现在怎么样才能保住钱教授的命。

    “大大,这是一块冰糖,你看一会儿上去的时候能不能想办法……”何玥将一块凝固灵水的水晶递到何国全的手里,看着台上的钱教授心里十分的难受,“这是前几天吃剩下的一块。”

    “乖女子。”

    何国全将东西接过去,他们家跟钱教授家离的最近,作为代表的何国全是要先上去教育钱教授的,虽然他心里十分的不愿意。

    “一会儿等你大大上去的时候,我在底下弄点小动静。”宋墨城低声对着何玥说道。

    何国全第一个上台,肯定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手上,要在这个时候做手脚很容易被人发现,要是他们在这个时候制造点事情吸引住大家的视线,那他就会很容易把那块冰糖喂到被捆绑的结实的钱教授嘴里。

    “城哥哥,你有什么法子?”何玥感激的看着宋墨城,刚才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一会瞧你城哥哥的就是了。”宋墨城朝着何玥眨了眨眼睛。

    结果,当何国全走上村里搭的台子上,正要准备教育钱教授的时候,台子底下围观的人群中有人突然尖叫起来了。

    “啊……有蛇啊。”

    最先跳起来的是何娟,因为那条蛇就顺着她的脚下爬了过去的。

    何娟这一叫,下面的人就全看了过去,而台上何国全迅速的将何玥给的冰糖趁着打耳刮子的时候塞进了已经昏迷的钱教授的嘴里。

    “以后好好接受改造,再有这种思想我们绝对不轻饶你。”

    何国全甩了两个巴掌,大声的训斥了钱教授两句就跑下台了,“丫儿,哪里有蛇?你没事吧?”

    他可记得上一次何玥生病发烧就是因为那天看到他挑着的蛇才给吓到的。

    何国全将何玥上上下下的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见她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好好的怎么会有蛇?”

    何国全刚说完就见何玥对她眨了眨眼。

    不过是真的有蛇,此刻正被村里的二狗子逮住了兴奋的喊叫,“抓到蛇了,有蛇肉吃了。”

    这年代,能吃到蛇肉对于常年见不到肉腥子的孩子们来说,这可绝对比观看这个要更来的有意义。

    那可是蛇肉啊,虽然这条蛇瞧着也只能算是个中等。

    “狗子哥,一会儿我帮你捡柴火。”

    “狗子哥,我帮你烧火。”

    “狗子哥,我家有个大罐子可以炖蛇肉。”

    孩子们围着郭二狗叽叽喳喳个不停,气的一旁的郭兰花咬牙直痒痒,“郭二狗,你赶紧把这蛇放了,不要妨碍我们的大会。”

    “放?郭兰花你咋说的这轻巧的。”郭二狗一点都不怕本家这个管这次事情的郭兰花,郭兰花是郭二狗的本家,之所以能管这事是因为他们家成分好,八代都是贫农。

    这郭二狗跟郭兰花一样,从前家里是穷的叮当响。

    在这个年代里,不是拼富的时代,是比穷,谁家最穷谁家就最骄傲,就最能耐,成粉就最好,谁就最有说话权。

    而郭二狗就属于这一类,所以他也敢跟郭兰花直接杠上。

    “要打坏人是吧?我先来。”郭二狗一手提着蛇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去,看着低着头的钱教授啧啧了两声,手高高扬起。

    何玥吓的急忙闭上了眼睛,但是耳边却没有传来多大的声音。

    “球。”郭二狗骂了一句,又呸了一口又大摇大摆的走了下去。

    跟在郭二狗后面的几个小孩见状也都匆匆的跑上去打了几下呸了几口就跑下台了。剩下的人见状也都跟着有样学样的对着钱教授打了两巴掌吐了几口痰。

    台上的钱教授一直低垂着头,这让何玥很是担心。

    “你给的那个东西他吃了真的没事吗?”何玥不确定的又问了一次。

    “你这是不相信本座?”某团子不悦的说道,“你可知道这么一小块东西耗费了我多少精力,你简直太不识货了,他那是在装着,不装的话别人打的更厉害,你就放心好了。”

    为了救这么一个人,简直浪费啊浪费。这东西吃下去,不仅带着治疗和调养的效果,还有麻醉药物在里面,所以那些人打他,他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

    钱教授虽然一直低着头,但是却能感受到这一次跟从前的不一样,这些人里面并不是都像何国全那样对他怜悯,从而出手很轻,当然也有重的,也有哪些瞧不惯他的人。

    但是打到钱教授的脸上,就好像打的不是他自己一样,而他的身体竟然比刚才感觉要好很多,体内好像有股子力量慢慢的从胃部那里扩散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