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他动了

重生七零守则 +A -A

    “怎么会这样?”

    当何玥进来监护病房的时候,也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小说 ..

    床上躺着的,浑身包裹着纱布的人是她的城哥哥吗?一定是搞错了吧?

    何玥缓缓的走了过去。

    床上的人依旧昏迷不醒,就连她的靠近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的城哥哥,从来都自信满满活力四射的城哥哥,现在就这样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

    “城哥哥……”

    何玥沙哑着声音喊了一句。

    四周静悄悄的,可怕床上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城哥哥……你猜我给你带什么来了?”何玥靠了过来,朝着床上的人眯眯一笑,“我本来是藏家四合院的,想等你回来自己找的。”

    “可是你却偷懒跑到这里来了,”何玥忍着泪继续说道,“我啊有个好东西要给你看呢,你快点醒过来,等你醒了我就给你看,保准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上次你送给我的大白兔奶糖里放着一枚戒指,你不会忘记了吧?”何玥笑着将那枚戒指从匣子里掏了出来,“我可是一直都没忘呢。”

    “你说等你回来的时候,你就要把它戴到我的手上,你说话算话的。”何玥拿着戒指在自己的手里比划了几下,“你说我到底是要戴在那根手指上呢?”

    “这根手指吗?”何玥翘起左手的无名指问道,“你快点醒来告诉我好不好?”

    里面何玥在不断的跟宋墨城说着什么,又拿出来枚戒指在自己的手上比划,那手上的伤口才清理好,但是何玥却一点都不感觉到疼。

    窗外看着的人们都忍不住的掉下来眼泪。

    陆伽雪忍不住捂着嘴哭着跑了出去,叶擎叹了一口气追了上前。

    “你要去干什么?”叶擎拉住陆伽雪的手,“你做什么去?冷静一下,小雪。”

    “我要去揍她。”陆伽雪哭着说道,“我想要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那里面装的是什么?”

    “要不是她,墨城能变成现在这样子吗?都怪她。”

    陆伽雪一边说一边手握空拳敲打着叶擎的后背,“你别拦着我,我告诉你叶擎,别以为她是你的部下就能这样放过她。这件事没完。”

    “小雪,我没有要包庇她。”叶擎无奈的将双肩放在陆伽雪的手上,“但是现在还不是找她麻烦的时候。”

    “更何况她现在还受伤着,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包庇她的。”见陆伽雪还要动怒,叶擎继续说道。

    “一切等上面的裁决下来再说,墨城这次遭的这些罪一定不会白挨。”

    “一会儿在小玥面前,你好好的劝劝她,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倒下了。”叶擎想到自己刚才见到何玥那样子,也是一阵的担心。

    就是不知道这个丫头能不能撑过去了。

    她要是能撑下去,宋墨城也一定可以。

    唉……

    作为领导的叶擎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话说这是他这么多任务以来最憋屈的一次。

    眼睁睁的看着墨城被那个人怀里的炸药给炸了。

    希望宋墨城能够撑起来。

    说起来,叶擎也觉得十分的震惊,他们有几个战士挨的近一点都受到了波及,更何况跟那人离得最近的宋墨城了。

    但是宋墨城就是撑着一口气到了京都。

    叶擎觉得这就是个奇迹。

    而他相信,后面宋墨城也一定能够创造出来更多的奇迹,比如苏醒过来,比如康复起来。

    他手下的兵,他最看好的兵,一定会好起来的。

    单人病房里,母女两正在对峙,邱欣兰黑着脸看着不安分的女儿钟秀敏,“你就不能给我安生一点吗?”

    “你是不是非要把这条腿给折腾残废了才满意?”

    “看什么看?”邱欣兰一把将钟秀敏给按下来,“我跟你说,你休想从这里走出去,我都跟你说了,他还没有醒过来,你非要跑过去嘚瑟个什么劲儿?”

    “那人跟你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们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他救了我的命。”钟秀敏尖叫着说道,“我要去看他,你别拦着我。”

    “看什么看?你的腿不要了是不是?”邱欣兰将钟秀敏按在床上,“你想要嫁给他?我跟你说,你就死了这份心吧,宋家男人没有一个好的,我不能让他们这样作践咱们母女。”

    “他救了你?他是军人,那样的情况下,即便换做任何人,他都一样要救。”邱欣兰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的看着女儿,“他死了更好。”

    “我警告你,你就给我死了那份心吧,别说他还还不知道是死是活,也许还会就这样一直昏睡不醒成了植物人,就是他现在醒过来了,活了,我也不会让你嫁给他的。”

    “妈你怎么能这样说?”钟秀敏哭着说道,“你不能这样咒他。”

    “什么叫我咒他?现在医院里都传遍了。”邱欣兰愤恨的说道,“我们母女两又不欠他们宋家的,你给我安心的在这里养伤。”

    “钟秀敏,我告诉你,你要敢再有这样的念头,那我就死给你看,反正自从离婚之后,我现在的脸面是依旧都没有了,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不想活了。”

    “妈啊!”

    钟秀敏用手使劲的砸了一下床,“你……你……”

    可是对上母亲那张变得苍老的脸,以及那头上的白头发,钟秀敏想要说的话就都咽了下去。

    而这边监护室里,见宋墨城还是一动不动的没有什么反应,何玥继续说着话。

    “城哥哥,你知道吗?我被人欺负了呢。”何玥噘着嘴说道,“你难道就不想快点起来帮我去收拾那些欺负过我的人吗?”

    “欺负我的人有好几个呢。”何玥抓着宋墨城被裹的严实的手哭着说道,“你是不是就不想管我了?呜呜……”

    眼泪滴答滴答的掉在了宋墨城裹着纱布的手上,渗了进去。

    被裹着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

    “城哥哥……”

    何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大夫……大夫……”

    何玥高兴的冲了出去,抓着外面值班的护士说道,“我……我看见他的手指动了,我看见他的手指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