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劝解

重生七零守则 +A -A

  “想啥呢?妈给你说话都没听到。”姚竹桃拉了一下何�,“今天这事情得让你大大知道,不过妈也会劝你大大的。小孩子家的就不要跟着操心了,知道不?”

  上次大夫说的话,姚竹桃可是一直都放在心里的。这个闺女自从那次掉进水里之后,整个人变得懂事了,但是心思也重了,上次大夫就专门提醒过他们,所以姚竹桃才有这个担忧,每天尽量不让闺女多想事情,能出去玩就不要在家里待着。

  “我就是担心我大大到时候会吃力不讨好,我看我二姑那样子像是铁了心的。”

  “你别操心,回去我跟你大大说,让她在跟你二姑好好谈谈,要是你二姑真的铁了心了,咱们也不能拦着。”姚竹桃叹了一口气。

  何国全这个人就是责任心太强了,当初老爷子没的事情,拖着一口气等到何国全回来将一家子托付给了何国全才咽气。

  这些年,何国全也一直努力尽心尽力的为了这个家操持着。

  何香霞的婚姻在何国全的眼里已经是不幸了,可是那个时候他还在部队,这门亲事是何老太婆订下来的,等他知道的时候,两个人已经都把结婚证领了,就等着他回来办酒席了。

  对于这个为了家里吃了那么多苦牺牲那么多的大妹,何国全很心疼,所以在何香丽和何香萍的婚事上,他不想再犯何香霞的错误。

  何老太婆看人的眼光实在不咋滴。

  希望吧。

  何�在心里想着。

  回到家,何老太婆还在西屋里收拾东西,见何�跟姚竹桃回来,难得的没有开口骂人,而是给了何�两个苹果。

  这个时代的苹果可没有后世那么多的品种,都是黄元帅,都是那种个头不大的那种,但是对于很少能吃到水果的农村人来讲,那就是难能可贵的东西了。

  何�很意外,何老太婆竟然这么大方。

  “拿去跟你妈吃吧。”何老太婆笑眯眯的说道,“小�啊,你小娟姐也是为了你好,你就原谅她吧。”

  原来是给何娟当说客的。

  只是不知道当何娟知道她那盒特意为她调制的膏药会让她的疤痕更加明显时,会不会还要让何老太婆来当说客。

  “婆,我何娟姐咋了?我没有不原谅她啊。”何�咬了一口黄元帅,味蕾里满满都是酸酸甜甜的味道,让许久没有吃过苹果的她很是满足。

  “你这孩子,你原谅她了咋不去找她玩呢?”何老太婆大掌拍了何�一下,打的她差点没将嘴里的那口苹果给吐出来。

  “咳咳……”

  “婆,咳咳……前几天我不是才去看过她吗?娟子姐现在脸上有伤得静养,所以我就没去找她玩。”何�一边拍着胸膛一边说道,“这个苹果都被你打掉了,婆你再给我一个吧?”

  “掉了洗洗还能吃,就这两个没有了。你这孩子一天就知道谋着吃。”何老太婆瞪了何�一眼,“婆看你就是个白眼狼,你何娟姐对你那么好的。”

  “婆,我何娟姐对我咋好了?”何�杏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何老太婆。

  何老太婆一噎,对上何�清纯的眼神,竟然有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呃……你这娃嘴皮子咋现在这么利索了?婆说一句你都能顶五句。”

  “婆,我这不是问问吗?你要是不知道就算了。”何�眯眯一笑,“婆你要是没啥事那我先回东屋了。”

  她不知道啥?

  “你这个死女子,心眼咋这多的呢?”何老太婆朝着何�的背影骂了一句。别是知道了自己把她的药膏给换了?不能吧。

  晚上何国全回来,姚竹桃将她拉到东屋去将下午跟何�听到的事情说给了他听,何国全当时一听说就发火了,下了炕就要去找何老太婆和何香丽,被姚竹桃死死的拉住。

  “你现在要是去找,以后是不是不让我在这个家里待了?”

  她把何国全叫进去屋子,家里人都看到了,而何国全进屋的时候脸色还好,出来就怒气冲冲的,谁都知道是她姚竹桃在背后说了什么的。

  “那你说咋弄?我总不能让香丽就这样嫁给那个懒蛋子。”何国全生气的说道,不过声音倒是压下去了不少。

  “路是香丽自己选的,到底要咋走还是她自己走,你能帮着一辈子?”姚竹桃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就能保证你给找的人就是个好的?以后就能跟香丽好好的过日子?”

  “至少我找的人比王正军这个懒蛋子强,以后香丽跟着他不会吃苦。”

  “可你找的人香丽不喜欢啊,千金难买心头好,她喜欢王正军就会好好的跟王正军过日子,要是不喜欢你介绍的那个人,以后见天的吵架,还不是害了人家?”

  何国全这两天早出晚归,也是想给何香丽找个合适的人家,倒是相中了一家,在县城里当学徒学木匠手艺。

  那人是何国全战友的堂弟,人很老实也很能干,何国全很看上他,想将他介绍给何香丽。

  听完姚竹桃的话,何国全愣在那里,姚竹桃的话他倒是没有想过。

  “你觉得好的,在她眼里也要觉得好才行啊,否则硬凑在一起不成了两个冤家了?”姚竹桃见状说道,“你将那个木匠刘长青的情况也跟香丽说一下,让她自己选,路是自己选的,以后要是有什么也别怪咱们。”

  不得不说,何国全完全是关心则乱,而姚竹桃在这件事情上看的比他要清楚的多,以她对何香丽的了解,要是以后何香丽过的好也就罢了,过的不好肯定是会怪罪到何国全的头上的。

  索性什么话都说开了,以后即便真的到了哪一步,谁也别怨恨,路是她自己选的,怪就改自己识人不清。

  “行,那就按你说的做吧。”良久之后,何国全叹了一口气说道,“倒是我没看清楚。”

  只想着给他们好的,却没想过这种好到底是不是他们想要的?

  “出去吧,今晚就将这件事情给处理了。”

  姚竹桃心疼的看着自家男人,这一刻的何国全显得特别的脆弱,不过姚竹桃知道,等他去找何香丽谈这件事的时候,一定还会伤一次。

  她男人,她心疼啊。

  果然不出姚竹桃的猜想,何国全将刘长青的条件一一的跟何香丽分析了一番,又将以后刘长青跟王正军做了一个对比,优点和缺点都给何香丽说清楚了。

  而何香丽,依旧很坚定的选择了王正军。

  甚至,连何国全建议的见一面刘长青再做决定的意见都给否决了。

  何国全对于这个结果也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