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换药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你说我娟子姐那伤口有可能会留疤?”何�问道。

  “刚才听他们在我家是这样说的,不过我瞧着要是真的会留疤,那娟子还不得闹腾死啊?怎么可能就这么安静呢?”何大嘴分析道,“所以我觉得这事情也不一定。”

  前世可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今生要是何娟真能破相留个疤那可真是太好了,何�心里暗想道。

  这一世何�要杜绝一切能让何娟站起来的因素。

  “大嘴姐,你说我娟子姐受伤了,我们要不要去看望一下啊。”何�杏大的眼睛笑着看着何大嘴。

  “当然要去看望一下啊,不然别人会说咱没礼数的。”何大嘴简直是秒懂何�的意思,两个人说着就去了何娟家,路上遇见了几个小姐妹,一听说都要去看望。

  结果……

  何娟望着半屋子的人,再看着分明看好戏的何大嘴,差点一口老血要吐出来了。

  “小�啊,姐这会儿有点不舒服,你帮姐把她们都送出去吧,谢谢姐妹们来看我。”何娟几乎是咬着牙将这话给说完的。

  “娟子姐,你要是不舒服就快点躺着,都是自家姐妹,不会介意的。”何�笑嘻嘻的说道。

  她专门带人来看何娟的,怎么可能还没看几眼就把人给带出去?

  “何娟,你这都成这样了,大夫都没有给你开药吗?”

  “对啊,这不吃药可不行,要是真的留疤了这一辈子就给毁了。”何大嘴笑嘻嘻的说道。

  “大嘴姐放心,大夫给我开的药可贵呢,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何娟此刻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将那支五块钱买来的药拿给何大嘴几个看。

  “这药怎么样?”

  何�将药偷偷的挤了一点出来在手上,问道。

  “当然跟本座弄出来的药没法比,不过也不能算无用,至少让她脸上的疤痕能消失一点,不会很严重。”某团说道。

  “你能弄出来这样的药?那能不能弄一些看起来伤口好了,但过些日子又恶化最后一直不好的药?”

  “本座是谁?蠢物。”

  何�,“……”

  真是自大啊!

  不过他能弄出来这药就好,何�嘴角扬了扬。

  从何娟家出来,何�就在想怎么将这药弄给何娟用?她自己这样送过去,那伤口以后恶化了肯定会怪她。

  有了,何�想起了自己的那个极品婆何老太婆,以何老太婆对何娟的疼爱程度,但凡知道有药对伤口好,一定会想办法弄过去的。

  于是第二天,何老太婆就见到宋墨城给何�送来一盒膏药,原因是何�昨天傍晚切菜的时候不下心将手给划到了。

  “这个是我爸他们部队上受伤用的药,不会留疤,你快点给伤口上抹点。”宋墨城给药的时候虽然在东屋,但是他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而那不会留疤四个字像是在何老太婆的心里生根发芽了。

  这个年代,谁都知道部队里的东西那可都是好东西。

  何老太婆在心里将宋墨城骂了半死,有这么好的药不知道早拿出来,何�那丫头手上就划了一道小口子,用这药简直是埋汰了。

  何老太婆眼睛转了转,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悄悄的躲进自己的西屋了。待到宋墨城跟何�都出去了之后,她急忙进了东屋,打开炕上的红木箱子,平日里姚竹桃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放在那里。

  结果没有找到。

  这个死丫头,一定是给藏起来了。

  何老太婆在屋子里急的打转转,这个死丫头到底藏到哪里去了?莫非藏到身上了?她又将屋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最终想到了一个地方,炕门那里。

  现在是夏天,不用再烧火炕,那个里要是藏东西的话也是可以的。

  果然,何老太婆一蹲下,在炕门里面摸了摸。脸上就有了折子笑容,贼丫头,想骗老娘你还嫩了点。

  “放在那里你婆真的能找到吗?”宋墨城有些怀疑,谁能想到东西放在炕门里了。

  “就因为很难找到,所以何娟才一定会相信的。”何�对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你那个东西是什么弄的?黑漆漆的看着好吓人,你确定她会用?”何�将东西弄出来,并没有急着给何老太婆,而是问宋墨城那里有没有部队里用的盒子。

  宋墨城恰巧有一个,上面还写着部队专用四个字,简直太符合何�的要求了。

  于是何�便将某团特制的药膏装到了那个盒子里,再让宋墨城陪着她演了这么一出戏,何老太婆跟何娟一定想不到,这盒药膏是特意为她们准备的。

  “哼……何娟想要伤口好,也要问我愿不愿意。我给那个里面加了很多的酱色(农村用的酱油浓缩品。)”何�抿着嘴笑。

  “傻丫头。你都知道了?”

  “嗯,是她把我推下去的。”何�淡淡的说道。

  其实从她醒过来的时候就知道,那天她掉进河里并不是意外,而是何娟在后面推了她一把。

  何娟,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咱们两都只会是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边,何老太婆在东西得手之后就小跑着去了何娟家,“娟子,娟子你看看婆给你找的好东西。”

  “婆,啥东西?”

  “你看这个是部队上用的药,听说再重的疤痕都能去掉。”何老太婆献宝似的把东西递给何娟,“那个死丫头藏的个严实,害的我差点找不到。”

  于是何老太婆便将自己是怎么听说的,又是怎么找到这东西的都跟何娟学了一遍,“这部队上的东西就是好,婆昨天把手这划了一个口子,刚才来的时候悄悄抹了一点点,你看现在这口子都差不多快好了。”

  何娟急忙将何老太婆的手拉过来一看,果然好了很多。

  真的有效!

  “婆,拿过来让我试试。”何娟扣了一点轻轻的抹在自己的手上,果然有凉凉的感觉,抹在手上很舒服。

  于是对着炕上放着的镜子,何娟轻轻的涂在自己额头的伤口上。

  “婆,你一会儿再将这盒子放回去。”何娟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将写着部队专用的盒子还给了何老太婆。

  “咋,你不用?”

  “要是被何�知道了肯定会生事,我把里头的东西换了,您放回去她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