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尴尬

重生七零守则 +A -A

  54尴尬

  何全全诧异的看着何国全,在他心里,何国全是一定会跟着他去的,有何国全在前面出头,何全全觉得何大虎家一定会将那笔医药费出了,甚至还能拿到点别的好处。

  要知道何大虎的爹何憨柱那可是个打猎的好手,听说他家里还有些野味呢。这些野味要是能送给领导,估计他多年一直不动的职位也就能动一下了。

  北水村的人也有去南山打猎的,但是也仅限于在外面,并不敢朝着南山里面去,听说那里面不仅有狼,而且还有大虫。

  自然灾害那些年,也有人跑进深山里想弄点野味回来,但是几乎有去无回,有几个运气好的回来了,但是身上都挂着彩,其中有一个严重的回来没两天就死了。

  从那以后,大家也都只是在南山的外围碰碰运气。

  但是何憨柱就不同,他的那几个兄弟跟他一样的块头,几个兄弟经常一起进山打猎,听说有时候还是收获很大的。

  何全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他先让何国全说动何权盛一起去何憨柱家,只要何权盛站在他们家这一边,就不怕何憨柱家耍赖。

  只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料到在第一站何国全这里就遇到了困难。

  “国全这是咋了?”何全全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毕竟这会儿家里的人可都在,他这个做大哥的威严一点都没有了。

  “得是哥有啥做的不对的地方?那大哥给你道歉啊。”

  “老大,你大哥跟你说话呢,你咋这态度。”何老太婆先急了,“全全啊,不是你的错,这是跟我置气呢,嫌我刚才说他了。”

  “你就是个犟驴,你老娘说你几句咋咧?还不快点跟你大哥去权盛家。”何老太婆开启以往的强势态度对着何国全指挥道。

  “大哥,何大虎跟刘三香为啥要去找何娟?这事你知道吗?”何国全没有动,倒是问起何全全来了。

  “为啥?不就是觉得何娟劝他不要打他妹子何虎妞,何大虎恼凶层怒了吗?”何全全疑惑的问道,“咋?不是这样?”

  “当然不是这样。”何国全看了一眼董桂花和何娟,目光在何娟身上停留了几秒钟,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平日里看着乖巧懂事的侄女心思竟然这么狠毒。“至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大哥还是回家让嫂子跟何娟好好的跟你说一下吧。”

  何国全不由得想起了前几个月何�掉进水里那件事,看来他得找人好好的查一下了。

  “啥?”何全全恶狠狠的看着董桂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特么的给劳资说清楚。”

  “那个……国全啊,娟子其实也是好心,并不是想要挑拨,”董桂花被何全全这么一吼低着头说道。

  “二叔,都是我的错,我是看虎妞被大虎打的可怜,所以想要私下里找大虎说一说,那毕竟是她妹子,我没有想要去挑拨大虎的意思。”何娟可怜兮兮的哭着说道,“我对小�怎么样二叔还能不知道吗?我怎么可能去害她啊,她可是我妹妹呢。”

  “小�,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那个何大虎后面会跑去找你,如果我知道他会去找你麻烦,我一定会去阻止的。我怎么会去害你呢?”何娟额头上的伤因为缝了几针,外面又用纱布包着,脸上还带着伤,此刻再这样一说,让人怎么感觉怎么可怜。

  “好孩子,婆知道,你不用道歉,你小�妹妹不是那不知好赖的人,还疼不?快点去西屋躺下去,一会婆给你打个荷包蛋。”何老太婆说完瞪了何�一眼,“你姐给你道歉呢,你还要作?一天就是欠收拾。”

  “不知好赖?”宋墨城简直是看不下去了,将何�拉着就往门外走,“以后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做坏事不要留下什么把柄来,否则……”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何老太婆在宋墨城将何�拽走之后才指着外面骂道,“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教的,一点礼数都不懂。”

  结果她的话音刚落,何星跟何阳两个也听不下去了,“我们去看看。”

  “反了天了,一个个的翅膀硬了,连长辈都不放在心上了,姚竹桃这都是你教的好孩子,啊?一个个的都要骑到我老太婆的头上拉屎撒尿了。何国全,你就是这样当爹的?啊?”

  “他爹啊,你瞧见了吗?我一把屎一把尿的将他们兄妹几个拉扯大,临到老了一天福没享上,反倒还要受那几个兔崽子的气,他爹啊,你当初走的时候咋就不把我一起带走啊。我活着还有什么用啊?”

  “大哥,我妈最听你的话了,你劝一劝吧,至于去权盛哥家,还是你自己去吧。”何国全说完跪在了何老太婆跟前,“妈,让您老人家没享上福是我这个做儿子的无能,儿子在这里给您赔罪。”

  何国全跪了下来,姚竹桃跟着也跪了下来,这一下子倒是把何全全弄的有些尴尬了。

  “婶儿啊,您别哭了,您看国全都给你认错了。”何全全扶着何老太婆,“这事是我没有想周全,不能怪国全,您老快点起来吧。”

  何老太婆哭着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不陪你去权盛家,我跟你去,我就不信这打人的还有理了?一定要给娟子把这公道讨回来。”

  “二婶,我扶你起来。”何娟可怜兮兮的走过去想要扶起姚竹桃,结果何国全却是先一步的将姚竹桃扶起来了,“你还受伤着呢,别再出啥事了。”

  何娟伸出的手愣在了那里,心里有些发毛,好像要被何国全给看透了一般,最后尴尬的笑了笑,讪讪的将手缩了回去。

  从前待她很好的二叔如今对她也是冷言冷语,何娟心里将何�恨个半死,臭丫头,有人撑腰了就嚣张起来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屋子里后面怎么样,何�几个并不知道,出门之后,宋墨城一直冰冷个脸,一副‘小爷现在很生气,需要安慰’的样子。

  何�抿着嘴笑了笑,撒娇的说道,“城哥哥,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你错哪里了?”

  “我知道谁对我好。”

  “谁对你好了?”

  “城哥哥对我最好了。”小�杏眸闪闪笑着对宋墨城说道,“城哥哥还要带我去捉虾米呢,城哥哥,我好久都没吃过虾米了。”

  “吃货。”

  “城哥哥,别生气了。”

  夜幕中,小姑娘屁颠屁颠的跟在少年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