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乱说

重生七零守则 +A -A

  “怎么?你还想打?”

  宋墨城手擦在口袋里转了过来冰冷的看着何大虎,“还是想要等你家人来了再打?”

  “不是,我就是想跟何�说,以后我不打我妹了,可是你不能总跟我妹乱讲啊,再说我平日里也很照顾虎妞的。”何大虎急忙摆了摆手,原本想要笑一下,结果嘴扯到脸又是一阵的疼。

  “不打了,以后我就跟着你,你说打谁就打谁。”

  “熊样。”宋墨城鄙视的看着何大虎,“我家丫儿是不会乱讲话的,你少胡说八道,如果不服气我可以等你叫人过来咱们再一起打。”

  噗噗……

  一起打?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要一个人单挑几个人?

  何大虎人如其名长的本来就虎背熊腰的大块头,何大虎这身材是完全继承了何家,这要是等何家的人都来了,他能打的过?

  村里围观的人不由得替宋墨城捏一把汗。

  “不是……不是我胡说。“何大虎急忙摇了摇头,“是何娟跟我说的,说是何�跟虎妞说以后要是我再打虎妞,就让她哥将我往死里打。还说我要是打虎妞,就让虎妞上公社去告我。”

  “你说什么?”何�推开宋墨城朝着何大虎走去,“这话是何娟说的,然后你听了这话就过来找我?”

  “是啊。”何大虎吓的朝后退了一步点了点头。

  何�竟然还要她妹妹去告他,不然他怎么会这么生气,一听这话就要过来找何�的麻烦。只是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在何�身边的不是何阳跟何星,来了个厉害的小子。

  “虎妞,你过来。”何�朝着虎妞招了招手,“那天我在河边跟你说的话,你跟你哥哥重复一遍。”

  “哥,你咋能听人乱说呢?小�姐才没有那样说呢,她说妹妹是用来疼的,你要是打我就让她哥教训你。并没有说让我去告你,何娟姐当时又没在,她咋能乱说话呢。”何虎妞一句话就将何娟推上了浪尖上。

  原来这一场打架竟然是何娟的一句胡言乱语就给挑唆起来的。

  “我咋知道何娟是在乱说啊?她不是跟何�关系很好么?”何大虎傻乎乎的摸着后脑勺,他也是因为知道两个人关系好,所以才相信了何娟的话。

  “这个何娟,我饶不了她。”

  何大虎在心中将何娟恨个半死,要不是有何娟的挑唆,何大虎才不会跑过来找何�的麻烦,他也就不会遇上这个小子,更不会被人打的这么惨,将脸都丢在村子里了。

  “大虎,咋?打错了?”大虎婶问道,“是那个何娟做的妖是不?我就说那个小蹄子不是个啥好东西,不行,我要去找她好好说道说道。”

  大虎婶听完两个儿女的解释,也不干了,她儿子这顿打可不能白挨啊。

  眼前这个小子,刚才有人说是徐家那个外孙子,人家老爹可是当大官的,不是他们家能够招惹得起的。

  再说了,以徐家在村子里的威信,他们家也不能这样跟徐家对上。

  都怪这个何娟,要不是她,她儿子能有这么怒气冲冲的去找何�的麻烦?徐家他们惹不起,但是何家?

  那都是本家,你何老大家不就是仗着跟何国全他们家亲一点吗?可他们家还跟大队长何权盛家近呢。

  大虎婶在心里算计了一番,拉着何虎妞就走,“走,跟我去何娟家,我倒是要找这个何娟说道说道,这话咋能胡乱传呢?当我们家是傻子不成?”

  “嗯,妈。”何虎妞重重的点了点头,一会儿她也要问问何娟,她小�姐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何娟此刻正在跟刘娇娇聊天,“姣姣姐,你真是太厉害了,懂的可真多。”

  “那是,你没说一句话吗?书中自有黄金屋,好多知识这书里面可都有呢。”刘娇娇傲娇的说道,“你以后没事可以多学着点,别跟村里那没文化的村妇一样。”

  “我从前也是上过学识过字的。”何娟低着头,在知青没来之前,她也算是他们村里上学上的最多的女子,只是现在这些知青来了,她那点学在人家眼里都不够看的。

  “对了,你那个妹妹也念过书吗?”

  “她啊?念过两年好像,后来我二叔就不让她念书了,我二叔说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啥?会干活就行了。”何娟看着刘娇娇说道。

  其实这些话那里是何国全说的,明明是她大何全全说的。

  前年何娟还想要继续念书,结果何全全就跟她这样说,还说以后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识那么多字又不能当饭吃,早点回来帮家里干活才是正经。

  以后要是嫁到别人家,不能干活还丢他们的人。

  干活!干活!干活!

  一天就知道干活!

  她何娟可不是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村妇命,没有知识她怎么去城里?

  “娇娇姐,我以后能跟着你学写字吗?你教教我好不好?”何娟想到这里说道。

  “咦?这倒是个好法子。”刘娇娇兴奋的从炕上跳了下来,“何娟你真是我的福星,我要去找大队长。去找王磊他们去了。”

  望着一阵风出去的刘娇娇,何娟脸上满是不屑,蠢货一个。

  “哎呀,你走路不长眼睛啊。”院子里,刘娇娇愤恨的揉着自己的胳膊等着大虎婶。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刘知青啊,也难怪了。”大虎婶推开刘娇娇大嗓门就开始喊起来了,“何娟,何娟你给我滚出来。”

  “你这人要做什么?怎么这么粗俗。”刘娇娇在后面骂道,“撞了人都不知道道歉,一点素质都没有。”

  “素质?你知青有素质还到处嚼别人舌根?刘知青,这里没你什么事,少在这里瞎参和。”大虎婶到底还是碍于刘娇娇知青的身份,并没有骂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刘娇娇气的直跺脚,不过想到刚才自己想起来的重要事情,还是先不跟着农村的粗鲁妇人计较了。

  而且她瞧着这大虎婶跟两个儿女都是来者不善,她是外来人,还是躲开一点的好。

  所以说,这个刘娇娇平时看着没脑子,关键时刻还不算太笨。

  “大虎婶,您找我……”何娟笑着走了出来,结果看到何大虎满脸的伤就愣在了那里,“大虎哥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特么的还好意思问怎么了?还不是你害的我儿子被打。”大虎婶大嗓门的骂道,“你个挑事精,年纪不大一天心思毒的很。”

  “她婶子,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家何娟可担不起。”董桂花从屋里走了出来,“我家娟子一向是个好娃,你可不能朝着我家娃身上泼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