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出事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分完粮食没两天,徐家的人就回来了。

  徐老爷子好像一下子就老了十岁,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瘦的厉害,去了一趟京都,徐老爷子好像去掉了半条命。

  村里人这才知道,原来徐家那个让人羡慕的闺女徐凤娇去世了。

  徐凤娇是北水村人的骄傲,北水村人教育孩子的口头禅就是,“跟徐家的闺女学学,出息点。”

  只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年纪轻轻的就这样没了,也难怪徐老爷子老成了这样,想想徐家那个闺女,一朵花似的人啊,那是徐老爷子的眼珠子啊。

  徐老爷子回来之后就病倒了,姚竹桃知道消息后带着何�就去了徐家,见到徐老爷子枯瘦的样子,何�看着都觉得心酸,更别说是姚竹桃了。

  “徐叔,您老可一定要保重啊。”姚竹桃擦了擦眼泪,“您这样凤娇她也不会安心的走啊。”

  “桃子,你跟凤娇好,叔都懂,叔会好起来的,叔还要看着我那个外孙子结婚生娃呢。”徐老爷子躺在炕上,翘着花白的山羊胡子,眼睛炯炯有神。

  墨城,徐老爷子想起自己那个外孙子,心里又是一疼。

  那个笔直跪在那里的外孙子,看着就让人心疼,可偏偏他还对着自己笑。

  他说,“爷,我妈走了。”

  他说,“爷,我以后就是没妈的孩子了。”

  他说,“爷,其实这样挺好,我妈走了是去享福了。”

  他说,“爷,您要好好养身体,我妈看不到的您都帮她瞧着。”

  所以他这把老骨头还不能死,墨城还没有结婚生娃,他还得帮着女儿看着。

  从徐家出来,姚竹桃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话。没想到在何家还又一场大战在等着母女二人。

  二人刚跨进屋子,就见一把扫炕的笤帚给飞了过来,何�急忙转过身抱住姚竹桃,笤帚直直的打在了何�的身上。

  “丫儿。”

  “你咋这傻的,快点让妈看看。”姚竹桃急忙要将何�拉到东屋去检查,这边何老太婆就已经骂起来了。

  “你作死啊,那么大方。”何老太婆跳起来指着姚竹桃,“他老魏家断粮了跟咱们家有什么关系?你个败家娘们竟然把粮食送人,你咋不把你给送出去呢。”

  “婆。”

  何�大声喊道。

  她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说的这都是什么话?

  “咋?你这个作妖的倒霉鬼,你妈都要把咱家的粮食给败货完了,你咋都不知道拦着点。”何老太婆拍着大腿又哭又嚎,骂何�是个晦气的,骂姚竹桃是个败家子,最后连全家人都拉出来骂了一通。

  这个时期,要问最珍贵的什么?那自然是粮食了。人们稀罕粮食的渴望绝对超过了任何一切。当饥饿这把大刀时时刻刻悬挂在他们的头顶的时候,他们眼里看到的就只有那口吃食。

  所以谁要抢他们的粮食,那就跟用刀要宰了他们的命一样。

  可是姚竹桃不一样啊,她把粮食给了何香霞几斤,这几斤现在能救得了魏家人的命。何香霞是谁?是何家嫁出去的女儿,她生的孩子是谁?是何老太婆的亲外孙。

  五斤救命的粮食和一些土豆,这对于才发下小麦的何家人来说,是可以拿出来救济一下魏家,不为了别人,就为了这些年何香霞拼死拼活的为了何家干活,为了何香霞唯一的儿子何家的亲外甥魏鹏。

  “婆,你的意思是我们要看着我大姑一家饿死然后都不要去过问?”何�淡淡的说道,“看着魏鹏挨饿也不管?”

  “你这个臭女子,咋还学会顶嘴了?你妈就是这样教你的,你个没良心的。”何老太婆作势就要扑过来打何�,被刚走进来的何阳挡在了那里。

  “婆,你有啥事好好说话,丫儿这才好没几天,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好啊,你们一个两个的翅膀硬了是不是?都开始学会顶嘴了,我要去公社告你们不孝。”何老太婆抓着何阳就是一通打。

  何�的心都凉啊,因为五斤小麦就要去公社告,他们在婆的心里原来连五斤小麦都不如。

  何阳不敢还手只能任凭她对自己又是掐又是拧的,何�当然不愿意啊,于是三个人都拧在了一起。

  见着自己的儿女被何老太婆打,姚竹桃的心也跟着疼,她就像个老母鸡一样的将两个孩子护住,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紧紧的将孩子护住不让何老太婆打到。

  “妈。”

  “妈。”

  何老太婆像是疯了一样,原本在打何阳的时候手还能轻一点,但是对上姚竹桃,就将这些天所有的愤恨都用上了,她已经忘记了,姚竹桃此刻还是个孕妇,肚子里还怀着孩子。

  姚竹桃毫无征兆的给何老太婆这么一撕拉,重心就朝着后面倒去,她心里一惊后退了几步,一下子就给撞到了灶头上。

  “妈,您怎么样?”

  何�后悔死了,刚才不应该跟何老太婆对峙起来的,此刻的何�满脸都是泪水,“妈,你别吓我,有没有怎么样?哥,快将妈扶到炕上去。”

  何阳愣神了,被何�一提醒也急忙跑了过来,兄妹两没有理会一边吃惊的何老太婆,就这样将姚竹桃连掺带扶的弄到了炕上。

  “妈,你喝点水。”何�颤抖着双手,将一碗加了灵水的水端到姚竹桃跟前,“喝点啊,妈。”

  “一天净知道装,不就是有了个娃么?娇贵的不行。”外面何老太婆讪讪的说了一句,何�啪的一下将东屋的门给关上。

  她现在很想冲上前去将问问何老太婆,她还有没有人性?她妈肚子里怀着的孩子可还是老何家的好吧?是她的亲孙子啊,她咋就能下得下去手呢?

  不过理智告诉何�,现在不是跟何老太婆争执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她妈有没有怎么样?

  而外面的何老太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敢再言语什么了,刚才姚竹桃的脸色她可是瞧见了,根本就不是在装。

  何老太婆心里也后悔,刚才她怎么就冲上去打人了呢?

  这姚竹桃要是有个什么事情,何国全回来肯定不会放过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