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挑拨(加更)

重生七零守则 +A -A

  “我妹妹啊,是咱们北水村里长的最好看的姑娘了。”何娟冲着刘娇娇跟秦翠翠一笑说道,“小�人不仅长的好看,而且也是个有福气的,我二叔家里心疼她,都不让她下地挣工分的。”

  听说不用下地干活,两个女知青的脸色都变了变,特别是那个刘娇娇,人如其名在家里就是个娇气的,只不过命不好,原本家里是让她姐姐下乡的,但是快到跟前的时候,姐姐生了重病,刘娇娇没办法才来到了北水村。

  “一个农村丫头,有什么福气。”刘娇娇不屑的说道,“怎么这事情你们村里人都不管吗?”

  管?

  何娟在心里鄙视了一下这个刘娇娇,看着长的好原来是个没脑子的,这种事情只要家里不逼着别人谁管你?又不用去别人家吃饭,干别人什么事情。

  只不过这样的人用的好了能够为她所用,何娟抿着嘴笑了笑,“我二叔是小队长,再说了又不牵扯别人家,谁愿意去说?”

  说?那简直就是吃饱了撑着,更何况现在家家都吃不饱,谁会去管别人家的闲事?

  “那他这不是利用职权?”刘娇娇脱口而出。

  “娇娇。”

  一旁整理自己东西的秦翠翠开口阻止了刘娇娇,“咱们才刚到这里什么都不了解,什么话可不能乱说。”

  “这里就咱们三个,我也就随口说说,你们不会说出去吧?”刘娇娇被秦翠翠这么一提醒这才后悔起来。

  “那是当然了。”何娟笑着说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们这些有知识的人了,跟你们聊天可开心了。”

  何娟羡慕崇拜的看着刘娇娇,刘娇娇的虚荣心爆棚。

  今天过来看秦翠翠是来对了,原本刘娇娇见何娟长的还不错,心里有些吃味,不过经过这一番交谈,刘娇娇简直要把何娟当成自己的知己闺蜜来看了。

  特别还是何娟看自己的眼神,这让从城里来到农村的刘娇娇很受用,她就喜欢这样被人仰视着。

  一旁的秦翠翠见状默默的低头收拾东西,心里也暗自下了决心,以后还真得离这两个人远一点。

  她此刻有些后悔,当时觉得知青里就她跟刘娇娇,想着把关系能够搞的好一点,可是一看这个刘娇娇就不是个省油的,以后千万可别弄出什么事情来啊,毕竟在村里人的眼中,他们知青可是一体的。

  何�跟何大嘴三个躲在后院里说话,聊天的内容被屋子里躺着休息的何国全听了个明白,何国全原先在听说知青来了,还很担心,怕自己的女儿会跟村里那些小姑娘有一样的想法。

  现在看来,自家的丫头虽然年纪还小,但是有这样的见识已经很不错了。

  那些知青,何国全在别的村也见过,听说了许多他们的事情,何国全本身对这些知青印象不是特别的好,有点知识来到村子里就摆出一副城里人的面孔,看人都是用鼻孔来看的。

  三个女娃娃叽叽喳喳的聊了一会儿,直到姚竹桃从外面回来才停了下来,“婶儿,以后我们晚上来找您学做针线,好不?”

  王慧芳是个嘴巴甜的,见姚竹桃回来就上前挽着她的胳膊,“好不好,婶儿。”

  “好,好,好、”姚竹桃笑着拍了拍王慧芳的胳膊,“尽管来,婶儿把会的都教给你们。”

  姚竹桃以前反对何�跟何娟在一起玩,但是后来何�不去找何娟了,整日里窝在家里,姚竹桃也担心。

  女娃娃家家的,就应该多出去交几个知心的好姐妹,就像当年她跟徐凤娇几个一样。

  想到徐凤娇,姚竹桃心里一痛。

  这样说定了之后,第二天晚饭过后,何大嘴就跟王慧芳来了何�家,先跟着何�学了一会儿字,等到姚竹桃闲下来再跟姚竹桃学针线。

  何大嘴跟王慧芳自己本身就有针线底子,所以学起针线来倒也是快。

  只是识字就难了些,王慧芳还可以,特别是何大嘴,从前学的那些都还给老师了,看着那方方块的字,是它认识何大嘴,何大嘴不认识它。

  一晚上学下来,何大嘴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不过好在毅力还是有的,并没有叫苦或者不愿意学。

  这两天因为知青来,何香萍晚上吃完饭就去知青点了,而何国强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也就给三个人提供了一个好的学习机会。

  令何�奇怪的是,这一次来的五个知青里面,有三个是前世她认识的,剩下两个前世并没有来北水村,而前世应该一起来的许文山这一次却并没有来。

  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自己重生了,所以发生了许多的变化?是不是这一世他们两就此错过了,那前世的仇呢?

  何�这一晚上睡的很不踏实,一个梦接着一个梦的做,等到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何阳已经将饭做好了。

  结果早饭还没吃完,端着老碗的何国强就带着个八卦消息回来了。

  知青那边出事了。

  知青来的前两天都是在大队长和村支书家吃了两天饭,今天是第一天开始在村子里轮着,而这第一家就是张铁牛家。

  张铁牛家住在村子东边第一户,但是因为开春的时候一场大雨将房子给冲坏了,所以一家人搬到了新建的牛棚里暂时住着,等收了麦子以后再打土坯盖房子。

  知青去他家吃饭自然是去牛棚那边的。

  这就出了事情。

  刘娇娇见吃饭的地方就在牛棚的隔壁,当场就哭了,再一看张铁牛家能够当镜子照的玉米糊糊,刘娇娇就不干了。

  北水村是什么意思啊?

  他们是知青下乡接受锻炼,但也不至于第一天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啊?瞧瞧这饭喝一口都刮嗓子,更别说还带着一股子牛屎的味道了。

  刘娇娇一下子就将碗给扔了,大哭。

  张铁牛是个嘴笨的,但是铁牛媳妇却不一样,从她几句话就能让村里人同意钱教授住草棚就能看出来了。

  你刘娇娇哭,铁牛媳妇也哭,不过不像刘娇娇那么大声的哭,而是默默的擦着眼泪将刘娇娇倒的饭给收拾了。

  这饭虽然能照影子,但是他们一家人都已经喝了小半年了,就今天这饭因为知青要来,她还多抓了一把玉米面在里头呢。

  张铁牛虽然最笨,但是却很疼媳妇,见自家媳妇这么受委屈,脸色也不好看。

  “我家穷,就只能吃这个,跟村里没关系,就这还是从我们一家子老小口里省出来的。”张铁牛远远的蹲在房檐底下抽着旱烟,“你再不想吃也不能这么糟蹋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