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杨云海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何�不情愿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顿时感觉唇齿留香,有一股子甘甜充满了口腔。

  好好喝的茶啊!

  “怎么样?”那人眉毛扬了扬,好似要等待何�的夸奖。

  “挺好。”

  挺好?简直不识货!这可是他最钟爱的竹叶青茶啊,要知道这么一点子茶花费了他多少精力才弄到的。

  那人觉得自己一定是疯掉了,怎么会跟一个乡下小姑娘来品论茶道。

  一定是他太过无聊了。

  对,想想他在这里窝了有多久了?

  那人仰起头回忆了一下,久到连这个小姑娘都已经知道了马友贤的大名了。

  呵呵……马友贤?

  不过是他闲来无事玩玩罢了,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喜欢就是喜欢,还能有为什么?”何�瘪了瘪嘴,“他唱戏能入角啊,你看他唱的杨六郎,让人感觉他就是杨六郎,特别是他父亲杨业死的时候。”

  何�这一世只看过一次马友贤唱的杨家将,不过那个时候她还很小,根本没什么记忆。她现在说的这些,不过是前世后来跟着知青丈夫回城之后看过两次。

  也仅仅那么两次,就已经让何�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人物,并且会随着他的一唱一念心也跟着纠结起来。

  “感觉他不是在唱戏,而是在说他自己。”

  不知怎么的,何�就将自己心底的一句话给说了出来。她正沉浸在对戏台上马友贤的表演中,自然没有发现对面那人端起茶盏的手一抖,他心爱的茶水洒了出去。

  不过他是什么人?

  很快的就将之前的那点慌乱给掩饰住了,品了一口茶看着眼前的女孩。

  刚才被她一声粗布衣服给遮挡住,这样仔细观察一下,才发现这个女孩长的很漂亮,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皮肤透出淡淡红粉,只不过她脸上的土貌似是自己给摸上去的,让人粗眼看过去,是一脸的土色。

  倒是个聪明的。

  那人也只是淡淡的一瞥,在何�看过来的时候眼神已经专注于他手中的茶盏上。

  “丫头,你那么喜欢马友贤,有没有想过他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那人笑了笑问道。

  何�愣神在那里,有一瞬间,她觉得这个笑容很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何�很肯定,她是第一次见这个人。

  “他一定是个很坚强的人。”

  “坚强?”对面的人笑了笑。

  坚强吗?他也这样的问自己,好吧,算是坚强的吧。

  “丫头,你家在哪里?一会儿我让人送你回去。”那人抿了一口茶说道,“过一会儿外面应该就会平静下来了。”

  “不用,不用,你能收留我一会我已经很感激了。”何�急忙摆摆手,她可不想欠人家人情,虽然已经欠了一次了。

  “聒噪的丫头。”

  那人说完闭上了眼睛,躺在躺椅上,何�见状也低着头不说话。

  时间不知不觉中度过,原本还高高的太阳也快落山了,何�有点坐不住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海哥,海哥。”来人一边走一边喊道,“你没事吧?”

  “你觉得我会有什么事情?”

  杨云海眼睛连睁都没睁开一下,继续躺在那里闭目养神。在他对面的何�有点尴尬的坐在那里。

  “咦?这个小姑娘是谁?”来人好奇的看着对面的何�,“海哥?”

  原来海哥好这一口?

  刘军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何�,虽然看着穿着像是个乡下丫头,但是长的真不错,特别是那双清澈忽闪的大眼睛,十分的有神,恐怕连京都大院里的那几个都比不上吧。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杨云海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倒现在还不知道小丫头的名字。

  “我叫何�,我家在北水村。”

  “军子,一会儿你送丫头回去。”杨云海躺在那里,对着军子挥了挥手。

  “记住,我叫杨云海。”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何�站起来朝着杨云海鞠了个躬,然后跟着刘军离开了,在她走后,杨云海才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何�。”

  被杨云海口中念叨着的何�,被刘军带着穿过这座院子到了正门,就见门口停着一辆吉普车,这个时候有吉普车的人那都是很牛叉的人。

  “傻愣着干什么?上来吧,丫头。”刘军朝着何�招了招手,“北水村那个地方我知道,去年的时候我和海哥还从那里路过。”

  “这样会不会给你添麻烦啊?”何�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其实自己可以回去的。”

  “别,这可是海哥的吩咐,我要是不完成了没回来会死的很惨的。”刘军苦着脸,“你说我大老远的跟着他来我容易么?”

  发了一通牢骚,刘军油门一踩,车唔的一声开了出去。

  而何家这边也炸开了锅。

  “你说什么?你跟丫儿走散了?”

  姚竹桃听到这话,腿都软了,她的丫儿。

  “婶儿,你打我吧。”王慧芳哭丧着脸说道,“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小�也不会去县城看戏了。”

  原本何�是不想去的,是她不断的缠着何�,何�才答应了的。

  “妈,你别着急,丫儿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有事的,说不定是躲在那个角落里了,我现在就去县城找她,一定把丫儿找回来。”何星说完就要朝着外面走。

  “站住,谁都不许去。”何国全黑着脸。

  现在县城里什么情况,他们都不知道,他不想为了找女儿让儿子也有危险。

  “我对县城熟悉,我去找,你们都给我乖乖待在家里。”何国全披上衣服,“孩子他妈,丫儿我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带回来的。”

  “他大,你也要小心。”姚竹桃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而此刻的何�,也交焦急的看着刘军,“怎么样?还能修好吗?”

  车在开出县城没多久的时候竟然抛锚了,何�看着逐渐变黑的天色,已经有些着急了,她现在还没回来,家里一定很着急。

  “放心,一会就修好了,想当年我可是跟海哥把这车拆了又重新组装的。”刘军傲娇的说道。

  但是他越是这样,何�心里越没底。

  她总觉得这个刘军太浮躁了,办事不牢靠啊,她想要走,偏偏这个刘军不允许,说他答应了杨云海要送何�回家就一定要完成任务。

  天都已经大黑了,就在何�等的都快要哭的时候,车终于被刘军修好了。

  “我说吧,一定能修好的。”

  是啊,可是你知道你修了多久吗?有这时间都够她走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