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看戏(加更)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小�来了。”

  到了何大嘴家,屋子里已经有几个姑娘在了,王慧芳也在,看到何�过来,朝着她眨了眨眼睛。

  其实今晚何�来是因为大嘴说有事情要跟她们商量,并不是说要给大嘴家还东西。何�之所以会要何娟一起过来,一来是想要试探一下她,二来嘛,她也知道只要自己说了那些话,何娟是肯定会半路跑走的。

  这样以后何娟要是找起麻烦来,何�也有话回她过去。

  “对不起啊,路上遇到何娟了,跟她说了几句话来迟了。”

  “没事,既然人来齐了,那我就开始说了。”何大嘴对着何�点了点头。

  “明天县上有秦腔,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听说马友贤都会来。”何大嘴继续说道,“你们想不想去看?”

  “马友贤也会来?”何�吃惊的问道,她前世可是马友贤的戏迷呢。

  只不过那个马友贤好神秘,根本没人见过他的本来面目,人们见到的都是马友贤在台上上妆的样子。

  “嗯,应该没错。”何大嘴慎重的点了点头。

  “真滴啊?”另外一个姑娘叫王丽娟的也高兴的拍着手,“我也想去,我最爱听马友贤唱的杨家将了,听一次哭一次。”

  几个姑娘在那里叽叽喳喳了一通,最后都决定晚上回去就跟家里人说,明天一定要去县上看戏。

  这个时代,为了一出戏或者一场电影,可以走上好几公里也不觉得累,更别说明天的这场戏还有她们心中的偶像。

  何�回到家就将这件事情说给了何国全,何国全原本不同意,结果没一会儿王慧芳又来了,拉着何�一起求何国全。

  “国全叔,你就让我们去吧。我保证一定照顾好小�。”王慧芳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保证道。

  “不是不让你们去,只是最近听说县城里不太平,你们过段时间再去吧。”

  “过段时间还不知道有没有戏看呢?更别说还有马友贤了。”王慧芳可怜兮兮的看着何国全,“国全叔,我跟何�可是最喜欢听马友贤的戏了。你就让我们去吧。”

  “何�,你快点说话呀。”王慧芳悄悄的拽了拽何�的衣襟。

  “大大,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不乱跑,看完戏就回来。”

  最后,在何�和王慧芳的一再保证下,何国全终于松了口,答应了何�明天让她去看戏。

  这也是何�两世以来的第一次追星,如果她知道会有这样的危险的话,她是打死都不会来的。

  为毛来看个戏就能撞上两派的纷争?

  她的马友贤呢?她的杨家将呢?

  什么都没看到。

  戏一敲锣,就听到了两声枪响,吓的底下的听众四处乱窜,何�也在混乱中跟王慧芳分散了。

  谁也没有想到,原本是聚集了好几位当地名角的一场演出,到最后却演变成了两派的纷争以及他们对杀的战场。

  而最倒霉的,就是那些从四处慕名而来的听众。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底下的人就混乱了,何�起初的时候还大声喊着,“慧芳,大嘴姐……”

  那怕她喊的多大声,最终还是被淹没在了四处尖叫的人群里以及不断响起的枪声中。

  何�就这样的被冲散了。

  她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她记得自己开始的时候,还跟着人流一起跑来着,只是跑着跑着人就越发的少了。

  何�跑的好累,感觉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不行了,得躲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就这样跑着一会儿肯定会被抓的。”何�此刻都不知道自己跑到了那里。

  “那边……嘭嘭……”

  何�刚停下来,不远处就传来了枪响,她吓了一跳,刚靠在一处木门上休息,结果啪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何�一下子就给摔了进去。

  那样子是她这辈子最丢人的姿势。

  何�觉得这一辈子的人都让她个丢尽了,她被摔了个四脚朝天,而那人则是好奇的站在那里打量着她。

  “外面的人在找你?”那人将门关上蹲下来看着何�。两人就这样倒立着对视了一眼。

  “不是,我是来看戏的。”何�说道。

  她肯定是疯掉了,她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从地上爬起来,而是回答了那个人的问题,何�觉得自己脑袋一定是被吓傻了。

  “躺在地上很舒服?”那人说完还用手摸了摸光秃秃的地面,地上铺着石板,难道是因为躺着很凉快?

  “看马友贤?”那人顺势也躺在了何�的身旁,“还别说,这样躺着还真不错,看到的都不一样。”

  何�一下子就坐起来了,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那人。

  这厮脑子有问题?

  不然谁会好好的躺在地上。

  “问你话呢。”那人躺在两只手放在脑后枕着,悠闲的看着何�。

  什么话?何�懵了,这人脑子是不是不正常啊?为什么她总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啊?

  “嗯?就那么喜欢马友贤?”那人又重复了一句。

  “他戏唱的好。”

  何�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

  “就因为这个?”

  “那你以为那个?”何�有些不耐烦了,要不是这个人刚才也算是救了她一命,她早懒得跟她在这里耗着。

  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在这里待着。”那人盘着腿坐在地上,放佛能够看清楚何�心里的想法一样,“现在外面乱成这样,没脑子的才想着往外跑。”

  你才没脑子呢,你们全家都没脑子。

  “那……我可以在这里待一会儿吗?”

  现在外面还能偶尔听见两声枪响,何�被那人这样一说,也犹豫了起来,问道。

  “那你得跟我说说你为什么喜欢那个马友贤?”

  那人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同样的一个动作,怎么在他做来却是那么的优雅高贵,何�觉得自己一定是眼睛花了。

  “来吧,丫头。”那人站起来朝着后院里走去。

  丫头?说的好像他有多大一样,瞧他那样子也就二十出头。何�咬了咬牙,最后还是选择了跟上。

  院子从外面看起来并不大,但是走到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很精致,设计的很美,一看就知道这里的主人很有品位。

  “坐吧,丫头。”

  那人示意何�坐在他的对面,“喝茶吗?”

  “我喝点白开水就行。”何�毫不客气,喝茶?还是算了吧,她怕晚上会睡不着觉。

  结果那人摇了摇头,不说话专注的烹沏茶来。

  “尝尝。”

  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