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变化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当何老太婆知道何国全去了一趟县城,并没有拿回来自行车票和手表票的时候,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是不是你这两天都守着这个死丫头?”何老太婆指着何�破口大骂,“你说你这个死丫头,你咋这能作的呢。”

  “妈,丫儿要休息,我先抱她回去,有啥话咱一会儿再说。”何国全冰冷着脸没有理会何老太婆,绕过她抱着何�进了屋,身后何阳急忙将东西提着也进了屋。

  “乖,好好躺着。”何国全将何�安顿好这才出了门。

  “你嫂子呢?”出门遇见何香萍,何国全问道。

  “刚还在这做饭呢,这会儿咋瞧不见了。”

  何国全见状没有理会何香萍,出门去找姚竹桃了,果然就在村子边上的河岸上见到姚竹桃正在河边洗衣服。

  “我来洗。”何国全蹲下来,从姚竹桃手里将棒槌夺了过来,“你去一旁歇着。”

  走的时候,他都告诉何老太婆了,姚竹桃这两天身子不舒服,不要让她干活,可是都看到了些什么?

  “我没事,都快洗完了。“姚竹桃蹲在一旁,将衣服放在河水里面摆了又摆,“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没怎,”何国全手上的棒槌使劲的敲打着衣服,“以后这些衣服你留着我晚上回来洗。”

  姚竹桃默默的没有说话。

  “丫儿没事,不过大夫说以后要好好养着,不能让她再像这次一样急火攻心了,那孩子心思重,回头你多跟她说道说道。”何国全见姚竹桃低着头,便将何�的情况说了一通。

  “她大,要不然我带娃回我娘家住吧。”

  良久之后,姚竹桃才说了这么一句。

  何国全站住盯着姚竹桃看了一会儿,最后叹了一口气,“如果你觉得家里憋的慌,等忙过了这一阵儿,我带你们娘仨回去住一阵子。”

  虽然知道这只不过是奢望,但是能从这男人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姚竹桃心里觉得还是很甜的,哪怕之前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在这一刻都觉得是值得的。

  “有你这句话就行。”姚竹桃扯着衣角低头说道。

  等回到家,急忙去东屋看何�,见何�躺在床上,姚竹桃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这个当妈的不称职,孩子心里压着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到现在才知道。

  “丫儿。”

  何�见何母一进来就稀里哗啦的哭,吓了一跳,“妈,您怎么了?得是哪里不舒服?”

  “丫儿,都是妈害了你。”

  “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调皮了,妈,是我害死了舅爷。”何�也大声的哭了起来,“对不起,舅爷……”

  姚竹桃见何�这样,自己吓了一跳,她这是怎么了?孩子还这么小,正是需要她安慰的时候,可是她都做了些什么?

  “乖,丫儿,咱不哭了,你舅爷不会怪你的。”姚竹桃搂着何�,拍着她的后背,就像何�小时候每次哭一样的,摇晃着她给她唱着秦中地区特有的民谣。

  “黄狗黄狗你看家,我到南山踩棉花,一朵棉花没采到,我的亲家又来啦,亲家亲家会擀面,擀到锅里团团转,公一碗,婆一碗,案板底下藏一碗,猫儿来了舔舔碗,狗儿来了翻了碗,耗子来了吱吱爬上碗。”

  何�哭了这么一通,在姚竹桃这熟悉的民谣中睡着了。

  恍惚中,好像听到姚竹桃十分伤心的说了一句,“丫儿,你知道吗?有时候妈好羡慕你徐姨,真想跟她一样能走出去瞧一瞧。”

  何�迷糊中想到,那个救过自己的少年现在怎么样了?

  这样想着,脖子上的玉坠一热。

  等到何�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落山了,耳边听到了隔壁西屋里争吵的声音。

  在何�睡觉这段时间,何栓牛过来了一次,看到何家这个样子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就走了。

  在他走后,何老太婆就将何国全叫了出去,“家里有我看着,你现在去县上办事去。”

  办事?

  特么的现在自己的女儿跟妻子都躺在炕上,他还要去给那家人办事?

  何国全的眼睛红了,“何阳,去将你小叔跟两个姑姑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情说。”

  “哥当兵那些年没在家,让你们跟着吃苦了,是哥没本事。”何国全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一会就去县上帮国栋去弄票,但这人情的事情有个一次还行,多了肯定不行,现在谁家的情况都不好。”

  “长兄为父,以后你们的婚事,哥也会尽哥最大的能力给你们操办,但是咱们家啥情况你们也清楚,给不了你们啥好的,是哥无能。”

  何国全说话的声音透着沧桑,让一旁的两个儿子听了都心疼不已。

  “大伯家帮衬过咱,这个人情咱得还,但是妈,这么多年加上这一次,这人情我想也该还完了。以后大伯家有事,我也会尽力去帮,你也不要再去应承一些我根本做不了的事情。”何国全淡淡的说道,“即使你应承下来了,我也不会承认。”

  这个口子千万不能破,而且这话也得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清楚了。

  “咋?你这是在埋怨你老娘?”何老太婆听了这话就不乐意了,“何国全你咋这狼心狗肺的?你大伯家可没少帮衬咱。”

  “可我该做的也都给他们家做了。”何国全站了起来说道,“要我的工作我给了,本来安排给竹桃的活也都照顾给了我大嫂。还有这些年何娟吃的穿的,哪一件不是从何�这里拿过去的?逢年过节的咱们家有的,我大伯家可是少了一样?”

  “妈你咋不瞧瞧我大伯家现在住的啥房子?我们家住的啥?还有她们家吃的用的?那可都比咱们家好。”

  “我大伯家还需要咱们帮衬?”

  “我是他们的大哥,是他们的父亲,我得为了这个家负责。”何国全说完叫上两个儿子进了自己的东屋。

  身后何老太婆开始哭天抹泪的骂人了,然而何国强姐弟三个人也只是对视了一眼均默默的离开了。

  何老太婆哭闹了一阵,见也没人来问一句,骂一句白眼狼,这才摸着鼻涕从地上爬了起来,急忙跑去给何娟家报信去了。

  何�没有想到自家老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个变化令她太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