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记忆

重生七零守则 +A -A

  那段尘封的记忆彻底的被撕开了,在何�还没有来得及准备一下的时候,一浪接着一浪的朝着她袭击而来。

  痛的何�几乎不能呼吸。

  眼睁睁的看着舅爷死在她的面前,舅婆以及舅舅一家并没有怪罪自己,反而给了她宽容和安慰。

  两世为人啊,她竟然到现在才记起前世那段事情。

  她对不起舅爷,对不起舅婆,对不起舅舅家的所有人,何�像个蜗牛一样的龟缩在硬硬的壳里不愿意醒来。

  吓的何国全留下何星在家里照顾姚竹桃,急忙抱着何�去县城。

  到了医院,还是那天的那个大夫,他翻眼皮听心跳的检查了一通之后,对着何国全说道,“你这大人是怎么当的?这么一个小小的姑娘竟然都能气血攻心。”

  那意思就是何�这是被气的昏迷过去了,可见这家里的大人对孩子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还愣着干什么?去挂号住院,小姑娘身体太虚弱了,醒过来以后你们也要好好的养着,以后再也不敢让她生这么大的气了。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家长,把一个好好的姑娘家的弄成了这样。”

  这个大夫医生有点女儿控,最见不得的就是那种重男轻女的人,所以对何国全说话是一点都没有客气。

  却不知他的这番话深深的烙在了何国全的心里,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什么事情都不再让何�干,娇养起女儿来。

  而躺在病床上的何�,迷迷糊糊的躺在病床上,她的手被谁紧紧的握着,耳边是急切的说话声。何�眼皮子沉重脑袋里一直回放着舅爷一家的事情。

  舅爷家就只有姚竹桃这么一个女儿,舅爷对这个女儿比对两个舅舅还要疼爱。自然的从她出生以后,舅爷也就特别的疼爱何�。

  舅爷家跟何�家在一个大队,但是舅爷家在一队,何�家在二队。

  何�每次去舅爷家,舅爷和舅婆总是会想法子的给她做好吃的。

  那一年也不例外。

  那是1967年,何�跟何娟一起去舅爷家玩,舅爷偷偷的给她们两个人烧了两个土豆吃,结果就因为这两个土豆要了舅爷的命。

  舅爷被人告发了,接下来就有工作组来调查,再后来舅爷就被认定为坏分子。

  按说这件事情吧,其实在大队里面也经常有人偷偷的干,一个两个小土豆喂给挨饿的孩子,而且那土豆还是在已经挖过土豆的地里捡漏刨剩下的,大队干部也都是有孩子的人,都有恻隐之心,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将这件事上纲上线的拿到了工作组去说。

  舅爷就在这一轮番的批斗中病倒了,还没有回到家就咽气了。后来舅婆也病了没过多久就跟着去了。

  后来连在部队里的大舅也被下放到了西北的某个农场,而疼爱她的小舅舅因为不能当场跟被定了坏分子的舅爷划清界限,不去打舅爷的耳光,也被拉到某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劳改去了。

  一夜之间,姚竹桃的娘家就没了人。

  也因为姚竹桃的缘故,开始那几年何家在村子里的生活过的并不好,直到何国全立功转业回家,何家才又在北水村里站了起来。

  不过何老太婆这些年却一直没有忘记这件事,也一直用这件事打压欺负姚竹桃。

  “舅爷,舅舅。”

  何�意识模糊,嘴里却不停的喊着。

  脖子上那枚玉坠闪了几下微光,又归于平静。

  等到何�终于能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长长的房间里,只有两扇不大的窗户,窗框上绿色的油漆斑驳不堪,阳光透过窗外照了进来,为这原本昏暗的房间增添了许多亮色。

  在她的床头正挂着一个点滴瓶子,并不是后世的那种一次性的针管。何�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又回到了后世。

  “丫儿,你醒了。”何阳端着个盆子走了进来,见到何�醒过来急忙跑了过来,“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大夫,大夫我妹妹醒过来了。”何阳冲着外面喊道。

  一阵的脚步声,穿着泛黄的白大褂的大夫走了进来,翻了翻何�的眼皮又看了看她的口腔,“行了,以后回家一定要好好的养着。”

  “小姑娘,以后有什么事情要想开点,别总闷在心里。”大夫检查完又蹲下身子对何�说了几句,“这天塌不下来。”

  何�点了点头。

  对,天塌不下来。

  舅爷的事情,是她心中的一根刺,这一世她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当年在后面举报的。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何阳高兴的对着大夫不停的鞠躬,“妹妹,以后可不敢这样了,有什么事情就跟大哥说,哥帮你干。”

  “好,大哥,我要喝水。”何�朝着何阳笑了笑。

  “好咧,”何阳急忙去倒水,,一边倒一边说,“咱大大见你刚才睡踏实了才出去找他战友去了。”

  倒了水,又细心的用勺子一点一点的喂给何�喝。

  没一会儿,何国全就回来了,见到何�醒了松了一口气,“丫儿,瞧大大给你带什么了?”

  是几块冰糖。

  “一会儿给丫儿冲水喝。”何国全一边说一边挽起衣袖,“大夫说你醒过来就能出院,我瞧着要不咱们再住一天?”

  “不我想回家,我想我妈了。”何�缩在床上说道,“大大,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刚才何国全出去,应该是去借票去了。

  “现在这票那是那么好弄的。”何国全苦笑了一下。

  “大大尽力了就好。”

  前世,何国全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在后面的时候倒是弄来了自行车票跟手表票,或许是因为自己重生了引起的效应?

  “这些都是大人的事情,你不要操心。”何国全摸着女儿的头,“这些年让你受苦了,丫儿啊,答应大大,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大大啊,可不敢一个人这么扛着。”

  这是何�第二次住院。

  这一次连她体内的某团都没有出声,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任由她将心底的这股子火气给发了出来。

  这是何�的一个心结,她必须自己扛过来。

  而且何�不知道的是,因为这一次的浴火重生,给她也带来了福利,只不过这福利还得她自己慢慢的发掘。

  某团想到这里嘴角扬了扬,不知道这丫头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别给吓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