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晕倒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因为彩礼的事情,两家人谈的不愉快。

  何�没有想到的是,这股子火竟然烧到了他们家,而且理由会如此的奇葩。

  “要不是小�过来,还穿着那么漂亮的裙子,玉凤早就答应我了。”三叔何国栋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了何�的身上。

  噗嗤,何�一个没忍住给笑了出来。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人家是因为她的裙子吗?三转一响要买多少她那身裙子啊?

  “你这个死丫头,害人精。”何老太婆听完何国栋的话,就要扑过去打何�,还没有扑到何�身上,就给何国全给挡住了。

  “三叔,您说这话也太笑话人了吧?”何星站在何�的另外一旁,时刻注意着何老太婆的动向,“那三转一响值不少钱了吧?得买多少件她这样的衣服啊。”

  “我不管,要不是她害的,今天这事情就成了,”何国栋不悦的说道,“这件事情你们家得负责。”

  “负责?三叔你打算让我们怎么负责?”何�讥讽的说道。

  “当然是要帮我弄三转一响。”何国栋梗着脖子说道。

  “国栋,说什么呢?”何栓牛呵斥了他一声,“国全啊,国栋不是那个意思,我寻思着你不是咱小队长嘛,在外头认识的人也比我们多,肯定是有门路能给咱弄到票。”

  那还不是一个意思?猫叫了个咪而已。

  “呵呵,”何国全笑了笑,“你们也太瞧得起我了,我哪里有那么大的能耐。”

  不然也不会有人指着自己女儿的鼻子骂了。

  何老太婆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老大啊,这么些年你大伯家可少没帮衬咱们家啊,你要这样可就太没有良心了。”

  何国全以为这么多年了,自己对何老太婆这样的言行已经都习惯了,可是在这一刻,被自己的亲娘骂没良心,何国全的心还是止不住的疼了一下。

  没良心?

  “那妈你说我要怎么做才叫有良心?”何国全笑了,可是那笑容看在何�几个熟悉他的人眼里,是那样的刺眼那样的心疼。

  但是何老太婆却不这样认为,她以为自己的话何国全是听进去了,就像从前一样,并没有听出来何国全这话里的心酸和讥讽。

  “刘家那边也松口了,三转一响不一定要都弄齐全,但是至少要有两样,自行车跟手表是不能少的,你不是有同学在咱县城当官吗?还有那几个战友,他们那么能耐,肯定能弄到票。”

  “妈,这买自行车可不止要自行车票,我听说一辆自行车可要一百多块钱呢,手表的价格也差不多,光只要这两件东西就得快三百块啊。”一旁的何国强说道,“大伯,你们家的竟然有这么多钱啊?真是看不出来啊。”

  “呃……这不是前几年你大哥在县上上班还能挣一点么,何栓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说道。

  “哦,对哦,我大哥那个班还是顶替我哥的。”

  “国强,你给我悄悄待着。”何老太婆瞪了何国强一眼,“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咋?我说的不是实话嘛?”何国强一点都不怕何老太婆,“再说了,我也快要结婚了,要是人家也要什么三转一响可咋整。”

  那人情都用给何国栋了,以后要是他也需要,问谁要去?

  “她婶儿,我看着事情就算了吧,怪只怪国栋没有个有本事的爸。”何栓牛叹了一口气,从炕上下来,“国全啊,是我们强人所难了。”

  好一招以退为进啊。

  何�在心里给自家这个大爷爷鼓掌,何栓牛这样一说,何老太婆一定不愿意他就这样走了的。

  “他大伯,你别走,今儿这事情我给你应承下来了,不就是自行车票跟手表票嘛,你宽些日子国全就去想办法。”何老太婆急忙也从炕上下来。

  “老大,你快点表个态。你可别忘了,自然灾害那几年咱们一家子都快饿死了,要不是你大伯家周济,咱这一家老小早都饿死了。”

  “大伯,我再去想想办法。”

  “唉,国全啊,你也别为难,要是不行就算了,大伯知道你是个有情义的。”何栓牛拍了拍何国全的肩膀,带着一脸兴奋的何国栋回家了。

  而何家却因为这事情吵闹了起来。

  吵闹的主角是从来都嬉皮笑脸的何国强。

  “哥,你咋能答应嗯?”何国强自从何栓牛走后就开始闹腾,“自然灾害那几年他也好意思说是周济咱家?要不是我嫂子娘家人时不时的拿点粮食过来给咱家,我们早就饿死了,我可不知道啥时候这周济的人成了我大伯家了。”

  “你说啥?”何国全那几年还在部队里,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他61年探家回来过一次,那一次确实见到何大伯给他家送过来一点麸皮和几个土豆过来。

  所以这几年,但凡何栓牛家有什么难处,何国全能帮的都会帮,包括他受伤转业回来,本来是有一份工人的工作的,但是因为何老太婆说起当年的事情,又说何全全身体不太好,要是能去县上当工人,总比在农村出苦力好。

  于是何国全便将自己在县城的工作让给了何全全,而他则回到了农村。

  “那是一家子坏分子,咱们家都被他们连累成啥样子了,咋给你们一点好处你就忘了?”何老太婆讥讽的说道。

  “我舅爷不是坏分子。”何�哭着大喊道。

  从重生到现在,何�对那几年的记忆一直都没有,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好奇姚竹桃在家里被何老太婆跟何香萍欺负也不吭声的原因。

  那一年,何�亲眼看见疼爱她的舅爷是怎么被人给整倒的,还没回到家就咽气了。她回到家就大病了一场,那段记忆也被彻底的掩埋在了角落里。

  但是今天,就这样的被何老太婆给拉出来了,何�的记忆也随之翻滚起来。

  “我舅爷不是坏分子,你们不要打他,我舅爷不是坏分子。”何�大喊大叫到,“舅爷……”

  “丫儿。”

  “妹妹。”

  何�就这样直直的倒了下去,还好何国全快了一步急忙将她抱住。

  “妈,妈你没事吧。”见姚竹桃脸色惨白,何阳急忙扶住她,“妈,您别吓我啊。”

  何家,因为何国栋的订婚的事情,一下子倒下了两个人,何国全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岁,是他疏忽。

  何国全将所有的过错都怪在了自己的身上,继上一次小河边的沉思之后,何国全又一次的陷入了自我反省与沉思当中。

  他对家人的关注太少了,以至于连女儿心里压抑着这样大的秘密,妻子一直在家里默默的隐忍他都不知道。

  还有他那两个懂事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开始为了这个家拼命的干活。

  何国全觉得自己枉为人夫,枉为人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