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字帖(加更)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作为蠢物的何�并没有因为那声音骂了她而不高兴,反正她现在也习惯了这家伙没事总出来骂几句,再说了,前世的她的确很愚蠢,不然也不可能被这样一个何娟就耍的团团转了。

  蹦蹦跳跳的回家了,何�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有当小孩子的感觉了。

  “对了,给你瞧见东西。”回到屋子里,何�神秘兮兮的将那天钱婆婆给自己的东西掏了出来。

  何�认识这是个鼻烟壶,但是看不出来是什么年代的。

  “没想到你这个蠢物竟然有蠢福。”那声音笑着说道,这是何�第一次听他的笑声,总之很好听。

  “咦?你最近声音变了。”不再像个小孩子嫩嫩的声音,倒是有点像大提琴的声音,很好听。

  “咳咳……”某团子差点被这个小女人的话给呛死。

  他们现在是在讨论这个鼻烟壶好吧?大姐你是不是抓错重点了?某团绝壁不会告诉他口中的蠢物,那是因为他成长了。

  而他成长的原因正是因为她这几次的漂亮反击,才助攻了他的快速成长。

  “这个鼻烟壶有点年代了,以后应该能卖个大价钱。”是难得一见的红宝石鼻烟壶,如果他看的没错的话,这物件应该是出自于从前的皇宫里。

  “那就先放在你那里吧。”何�眨了眨眼,她现在知道这个声音有多厉害了,他好像是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空间一样,里面可以放许多的东西,而且还能从那个里面拿出来东西,就比如从前的麦乳精和前些天的灵水。

  最主要的是,那个空间能升级,会随着那声音的强大而空间更大,里面的东西更丰富。

  而他的强大却是跟何�有关,何�本身便强,某团的升级就会快,反之就会很慢。

  这些都是某团某一天心情好的时候告诉何�的,当然他的名字并没有告诉何�,实在是他第一任修行的携带者给他起的名字太弱了。

  某团觉得,他要是告诉给了何�,何�一定会很没心没肺的笑话他一通。

  不过当某天何�见到某团真身的时候,一下子就脱口而出了某团的名字,这让某团很心塞,为毛?为毛每一任的携带者都是这样?

  为毛他们都要叫自己……叫自己:“肉团子。”他英明神武啊,他玉树临风啊,他……他为什么会有个肉嘟嘟圆突突的肉身!!!

  想着再过不久,何�就能见到自己的肉身,某团表示十分的内伤,默默的收拾了那个精致的鼻烟壶,连话都不愿意跟何�说上一句就默默的消失了。

  真是个怪人。

  何�搞不懂为何这家伙前一刻还很高兴,结果后一刻就不理人了。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

  梆梆梆……

  何�听到隔壁传来三声敲板子的声音,何�知道,这是她跟钱教授约定的,要是他有什么事情找自己,就敲三下,这样何�就会趁着没人的时候去后院。

  “这个,是我抄红宝书的字帖,没什么问题,你们照着这个练字吧。”钱教授将一个本子递了过来,何�接过去翻了一页眼睛就亮了。

  “您的字简直太好了,是我见过的写的最好的字。谢谢您。”何�珍惜的将本子抱在怀里。

  都说字如其人,钱教授的字遒劲有力,金钩铁划,骨气洞达。让何�爱不释手。

  有了这个字帖,她和哥哥们就能对着这个练字了。

  回到屋,何�神神秘秘的将何星叫到了屋子里,“二哥,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你瞧瞧,怎么样?”何�献宝似的将本子给了何星,“以后我们照着这上面的字练习,肯定会写的很好的。”

  看着何星迷恋的欣赏着上面的字,何�满足的笑着说道。

  只是到后来,何�又要学刺绣又要学别的,到后来真正领悟到钱教授字帖精髓的却是眼前的这个何星。

  而何星也因为字的缘故,跟钱教授结下不解之缘。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你这是从哪来的?”何星严肃的问道,看着本子跟大大在县上给他们买的本子一样,但是上面的字却不是他们这个村子里的人或者说方圆百里的人都写不出这样的字来。

  能写这样的字的人那都是有着大学问的,而这个人,何星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除了他们家隔壁的那个教授,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二哥既然都想到了,干嘛还要问我?”

  “你这丫头啊,你咋胆子这大的呢?”何星无奈的说道,“那个老头咋就给你这个字帖呢?”

  “前些天,婆婆生病了,我悄悄的帮着照顾来着,他知道我们每天都在后院学习,就问我要了本子写了这个字帖,二哥你放心,我小心着咧,就去过他们家一次,不会让别人瞧见的。”

  “咱大大知道不?”何星叹了一口气说道,“要是大大问,就说是我去要的,你别吭声。”

  这是怕何国全生气到时候怪罪何�。

  “二哥……”

  何国全是有点生气,不过在看到字帖的时候,也是被那上面的字给吸引了,孩子们有了这样的字帖学习,肯定能写的一手的好字。

  何国全拿着红宝书,对着上面的字一个一个比对,直到确认了三次没有问题之后,才让兄妹三人跟着这个字帖每天练习。

  但是在事后还是严肃的警告了三个孩子,但凡是跟隔壁有关的事情,一定要经过他的同意才行。

  何�吐了吐舌头,知道何国全这是害怕他们闯祸。

  到了下午放工之后,何老太婆跟姚竹桃去何娟家帮忙,三叔何国栋今天订婚,据说女方还是个小学老师。

  所以今天为了能把这亲事订成,何大爷家一早就开始忙活起来,而何老太婆也是连自己过年都舍不得穿的新衣服也拿了出来,并且将何家剩下不多的细面也给拿了过去。

  为了这事,小叔何国强也不乐意了。

  “又不是我订婚,妈你将咱们家的细粮都拿过去了,以后我们家吃啥。”

  “这不是再过几天就夏忙了,等麦子收了不是就要给咱发细粮了。我看你平日里可没少跟你三哥在一起钻,咋在这节骨眼上掉链子呢。”何老太婆一边用扫炕的笤帚将衣裳扫了扫。

  “几天?这还有几个月呢。”何国强不乐意的说道。

  “行咧,一会儿你也去你大伯家帮忙,瞧瞧你三哥都要结婚了,你啥时候也给我带个媳妇回来?”

  何国栋的那个媳妇是何国栋自己谈的,所以何老太婆才有这样一说。

  “媳妇?现在家里啥细粮都没有,咋娶媳妇。”

  “瓜娃咧,妈还能少疼你?你要是能给我带回来个城里女子回来长长脸,别说这点细面,72条腿我也给你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