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裙子(求推荐票)

重生七零守则 +A -A

  过了几天,何大爷家的三叔何国栋要订婚,这件事情何老太婆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始忙活了,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们家何国强订婚呢。

  五月正是农忙的时候,订婚的事情也都放在了晚上,这样就不用耽误白天上工挣工分了。

  早晨的时候,何老太婆想要让何阳两兄弟再去河里抓点鱼回来,用来待客的话何家也有脸面。

  但是自从那天何娟拿着三条鱼回家之后,北水村每到傍晚的时候,就有人拿着竹笼子去河边捉鱼,现在要在北水河里捉上一条鱼那实在是太难了。

  何阳他们找到的那个小水塘在他们捉了两次鱼之后,也被人发现了,所以现在他们也根本就捉不到鱼。

  为了这事,何香萍跑到何娟家将何娟狠狠的骂了一通,气的何娟哭红了眼睛,最后还是何老太婆承诺会给何娟做一件衣服才将何娟给哄好。

  而转过头来,何老太婆就打起了何�的主意。

  在四月的时候,何国全将钱跟布票给了姚竹桃,姚竹桃带着何�一起去县上买了两截布,一截布是那种小碎花的,打算给何�做一条裙子。另外一截是纯棉的,姚竹桃打算给她肚子里的孩子做几件出生穿的衣服。

  至于姚竹桃自己,用自己织的粗布做了一件粗布衣裳。县上供销社的布是好看,但是也贵啊,姚竹桃舍不得。

  别看何娟比何�大几岁,但是个子却不高,何全全跟董桂花的个子都不高,特别是何全全最多也就166的样子,何娟跟何�的个子差不多,这也是她嫉妒何�的地方。

  农村人做衣服基本上都会做的大一点,这样能穿的时间久一些,这样,何�的衣服何娟自然都能穿的上了。

  晌午吃过午饭,何老太婆竟然帮着收拾起碗筷来,“丫儿啊,去歇一会,今天婆给咱洗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好呀,谢谢婆。”何�眯着眼睛一笑,有人干活而且还是何老太婆,她自然高兴,“婆对我真好,都快赶上我娟子姐了。”

  咳咳……

  何星正在喝水,差点被何�这句话给呛到。

  “你这娃,婆对你两都疼都爱。”何老太婆一边洗锅一边说道。

  “婆最疼我了,”何�朝着何星眨了眨眼睛,“二哥,我去换裙子,今天晚上不是咱三叔订婚嘛,咱可得给咱三叔长长脸。”

  “啥?你要穿那个裙子?”何老太婆洗锅的手停在那里,一滴滴的水往下掉。

  “我大大让我妈专门给我做的,咋?婆啊,你不会……”何�说道这里眼泪汪汪,“婆你刚说了也疼我的,不会让我把这个裙子给我娟子姐吧?”

  “我……”

  “我从前的新衣服都给她了,大大,我也想穿新衣服。”何�对着刚走进来的何国全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这娃先,婆就是问一下,害怕你现在就穿一会儿不小心把裙子给挂烂了。没有要把裙子给你娟子姐。”何老太婆见何国全走进来,心里暗恨,她没有想到何国全出去一趟竟然回来的这么快。

  “真的?”何�激动不已,“还是我婆对我好,婆放心,我才不会把衣服弄烂呢,这可是我第一件新衣服呀。”

  何�兴高采烈的拉着何星去试衣服了,身后的何国全脸色表情一点都不好,何老太婆见状也不出声专心的洗锅,等到何国全离开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看到何国全那样子,何老太婆就有点心虚了。

  “二哥,我穿着裙子好看不?”何�换上裙子,在地上高兴的转了两圈,这可是两世以来她穿的第一件新衣服。

  “好看,我妹穿什么都好看。”何星心里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买更多的新衣服给妹妹穿。

  “呀,我女子穿这裙子太好看了。”姚竹桃吃完饭就被何老太婆赶过去何娟家帮忙,这会儿回来拿自家的瓷盆过去。

  “妈,瓷盆我一会儿拿过去,你别拿太重了。”何星说完对着何�说道,“走,咱们去给大伯家送瓷盆去。”

  妹妹这么漂亮,当然要出去转一圈,他就不相信何�都穿出去转了一圈了,何娟还好意思再要过去穿。

  母子三人一路走了过去,路上但凡见到何�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何�,“丫儿这是越长越俊了。”

  何母谦虚的说哪里哪里,而何星则是傲娇的点了点头,到何�这里对夸赞的人甜甜一笑,并没有因为被夸赞而便的扭捏起来。

  这更让人刮目相看了。

  不愧是老何家的闺女,瞧瞧这大方的样子,将一村子的女娃子都给比下去了。

  何�放佛能够看到何娟那喷火的眼睛好像要将她给点着了,不过何娟越是这样,何�就越要朝着她跟前凑,她就是要她嫉妒,她倒是要看看何娟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娟子姐,你瞧我这裙子好看吗?”何�故意问道。

  “好……好看。”何娟咬着舌头将这话给吐了出来,这原本应该穿在自己身上的小碎花裙子,却被何�给穿出来了,什么时候何�竟然长的这么标致了。

  何娟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红了,婆不是明明答应了她要将这件裙子给她要过来穿的吗?

  “婆也说我穿着好看。”何�没心没肺的笑着说道,“娟子姐,你晚上穿啥衣服?肯定更好看。”

  “晚上再看,又不是我订婚,穿那么好看做啥。”何娟低下头掩饰住自己满眼的嫉妒和愤恨。

  “呀,娟子姐也想订婚了。”何�笑嘻嘻的打趣道。

  “别乱说。”何娟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狠狠地瞪了一眼何�,刚才还觉得她是不是便聪明了,这会儿就觉得愚蠢的要死,“这话也是你能乱说的。”

  “娟子姐,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何�瞪大了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何娟。

  “算了,你回去吧,没事别往过来。”何娟嫌弃的挥了挥手。

  “哦。”何�还是跟从前一样的听话。

  盲目的听话。

  “蠢物。”

  竟然被这么一个东西欺负的那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