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生了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夕阳西下,天边布满晚霞,村里里也笼罩上了一层炊烟,兄妹三人踩着轻快的步伐回家了。

  何家在村子的最西头,从山上下来,沿着河边走一会儿,再穿过一条小路就能回到何家,而且还不容易碰到人。不过倒是要经过在他们家西边搭着的茅草屋。

  何阳将那条大鱼困在自己捡的长树枝里,困成一捆背在背上,何星将剩下的鱼放在竹笼子里,四处都用草给盖住,远远望去就像是弄了一竹笼子喂猪的草。

  不过在经过茅草屋的时候,何星往里面扔了两条鱼,这是何�交代的。

  对于何�的这个请求,兄弟两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们也听何国全私下里隐晦的说过,这个钱教授是个有大学问的人,再加上有个脑子糊涂的钱婆婆,的确值得人同情。

  给这样的人送鱼,只要不被瞧见,何星觉得那都比何老太婆将鱼送给何娟他们家强。

  结果三人刚走到自家院子门口,就听到隔壁的何二牛家一阵的小孩子的哭声,“二牛婶生了?希望这次能够生个儿子。”

  二牛婶连着生了四个女儿,只留下比何�大三岁的大女儿何小芳外,老二和老三都送人了,最小的那个女儿刚出月子,二牛婶就又怀孕了,于是这个小女儿又要被二牛婆给送人。

  这个送出去,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是偷偷的扔到南山里面的。

  二牛婶死活不同意,但是却挨不过二牛婆,谁叫她一直生女儿呢?

  二牛婶苦苦哀求,等孩子出了满月再将她送人,结果某一天晚上,二牛婆趁着二牛婶睡觉,将孩子抱出去偷偷的放在出村子的路边。

  等到二牛叔出去找的时候,孩子的半边脑袋已经被野猫给吃了。

  二牛叔回来骗二牛婶说孩子已经被抱走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他偷偷的将那个可怜的女儿给埋了。

  所以何星在听到小孩的哭声的时候,才会有这么一说,因为谁都知道,如果二牛婶这一胎要是再生个女儿的话,这个女儿是一定会被二牛婆给送出去。

  兄妹三人都沉默了下来,进了自家院子,见何国全跟姚竹桃两人的脸色不怎么好?

  难道是吵架了?

  “你二牛婶又生了个女儿。”姚竹桃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

  在知道二牛婶生了女儿之后,何老太婆就开口说话了,要是姚竹桃这一胎也生个女儿的话,就拿去送人,何家养不起这些丫头片子。

  兄妹三人听到母亲这话,心里都叹了一口气。

  “妈,你猜我们今天弄到什么东西了?”何�见气氛不好,拉着姚竹桃的手崇拜的看着两个哥哥,“我们弄到好多鱼,晚上我给咱弄红烧鱼吃,明天早上给您炖汤喝。”

  何阳将竹笼子放在地上,将上面的草拿了出来,连何国全都吃了一惊,“这么多鱼?”

  竹笼子里有七八条一斤半左右的鱼。

  “嘘,我大哥在山里找到一块水塘,那里有一些鱼。”何�调皮的说道,“给我何娟姐家拿两条,妈一会儿再给二牛婶拿一条,咱们家也剩不了多少了。”

  给二牛婶的鱼,是何�临时想到的,不管怎么样,那总是一条生命,希望这一次二牛婶能够为了女儿抗争一下。

  “成,一会儿你跟妈一起去。”

  虽然这几条鱼对他们家来说很珍贵,但是姚竹桃一点都没有犹豫,她也很可怜二牛婶以及她那刚生下来的女儿。

  只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据理力争的是那个向来默默无闻、只知道干活的何小芳。何小芳跟那个歌里面唱的一样,长的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你们谁要是敢把我妹扔出去,我就买包老鼠药咱们一家子都死了算。”何小芳抱着自己才出声没多久的妹妹,“你们瞧瞧她多可爱,你们怎么忍心!”

  姚竹桃尴尬的带着何�进门,她也没有想到二牛家竟然这么快就要将女儿扔掉。

  “婶儿。”何小芳红着脸打了个招呼,对着后面的何�点了点头。

  “她好可爱,眼睛大大的,还对着我笑。”何�凑过去看了看何小芳怀里抱着的孩子,逗趣了几下,“妈,你快看,她还会笑呢。”

  “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会笑?”姚竹桃不相信,走过去结果是真的,惊讶的不行,“这孩子以后肯定有福气。”

  “一个丫头片子能有什么福气。”二牛婆瞪了一眼何小芳,“她婶儿怎么过来了?”

  “这不是听说弟妹生了,我过来瞧瞧,也没有什么东西送的,刚好两个小子在北水河里捉了条小鱼,我寻思着给弟妹补补身子。”

  鱼是何�选的一条不显眼的小鱼。

  “嫂子,谢谢你了。”二牛婶坐在炕上流着眼泪,“你这情我记住了。”

  姚竹桃来送鱼也并不是想要落人情,说了几句话又安慰了一下二牛婶,就带着何�离开了。

  至于那个刚出生的孩子,她的命运也不是何�母女两能决定的。

  “妈,不管你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我都会好好照顾他的。”何�说道,“我大大可跟二牛叔不一样。”

  母女两原本心情都不怎么好,结果刚进自家的院门,就见何娟提了三条鱼,后面跟着个笑眯眯的何老太婆出门了。

  三条!

  何�的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那三条鱼还是他们竹笼里最大的三条鱼。

  “婶儿和小�回来了。”

  何娟提着鱼一点不觉得不好意思,笑着打了个招呼,“对了,小�,最近怎么都不见你去找我玩啊?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何娟说完可怜兮兮的看着何�,样子十分的委屈。

  “你又做啥妖呢?”何老太婆在后面一听就怒了,“我就说最近娟子怎么都不来咱们家了。”

  “婆,您误会了,小�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姐妹。”何娟急忙解释道。

  “娟子姐,上次你掉茅坑里,我去看你结果被你赶出来,”何�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我还以为你生我气以后都不理我了呢。”

  “娟子姐,我那天也是在路上遇见大嘴姐的,你说咱们都是本家,大嘴姐也是好意去看你,我总不能拦着不让啊。”

  “娟子姐,你别怪我了好不好?”

  哼……装柔弱?扮可怜?

  她何�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