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血案(求推荐票)

重生七零守则 +A -A

  “我看你得是皮松了欠收拾?”何老太婆见状直接作势要抽何香萍,还不等她人走过来,何香萍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你打,反正就要饿死了,还不如被你打死。”

  何老太婆扬起的手愣在了那里。

  这已经是第几次因为何娟的事情,母女两大吵大闹了?从前她也给过,也没见何香萍这么闹腾,对于这个幺女,她对她要比她两个姐姐好很多,也很疼爱啊。可何娟不是小吗?现在不是还生病吗?

  何老太婆就闹不清楚了,她就是想给何娟一点吃的,就那么难吗?

  当然难了,这个时代最珍贵的是什么?

  粮食,粮食,粮食。

  更别说是这一年难得一见的兔肉了?对于一整年都难得闻道肉腥味的人来说,拿给别人就意味着她们要从口里给挤出来。

  可是凭什么啊?

  凭什么总是他们家给何娟家拿吃的,可是何娟家从来都没有给他们家拿过吃的,哪怕是打搅团的时候让她们吃一碗也行啊。

  还有好几次,何香萍亲眼见过何娟家炖肉,但是他大嫂何娟的妈董桂花却将院子门一关,她连一口汤都没尝到。

  何香萍此刻的脑海里,将这几年的事情一一过了一遍,心里的怒气就更加盛了。

  “妈,就这么小一只兔子,你再给大伯家分一半,咱们家还吃什么?为了这只兔子,何星的胳膊都被划破了。”何香丽也反对道,“再说了,小�不是说了吗?晚上做好了给何娟端一点过去嘛。”

  一点?

  何老太婆一噎,不过见全家人都反对,她咬了咬牙,啪嗒一下坐在地上,“他爹啊,你咋死的这么早啊,你瞧瞧这一个两个的,眼里哪有我这个娘啊,他爹啊,我也死了算了。”

  何�摇了摇头,每次到最后奶奶没理了,就会来这一招。

  从前她这一招挺管用的,但是架不住招数用到次数太多了,再加上这些天何老太婆明摆着的偏向了何娟家,这让一家子人都在纳闷,难道他们都是后娘养的?

  嚎叫了一通之后,何老太婆见没人理会她,哭的更大声了,不过这会儿却是真的哭了。不知道何时,何老太婆觉得自己在这个家的绝对位置已经变了,这让她觉得有些心慌。

  “好了,妈。”何国强用手掏了掏耳朵,“您就别嚎了,我都要饿死了。要我说这兔子就不应该给她们家一点,凭什么啊?这可是我侄子打的。”

  “你个没良心的,你大哥平日里可没少帮衬你。”何老太婆有些心凉了,别人这样说还情有可原,但是何国强就不行。

  何老太婆知道自己的小儿子懒,何全全从前没去县里上班的时候,在地里上工经常帮衬何国强。

  “他帮衬我是没错,可我们家帮他们家的也不少吧?要是没有我哥,娟子能安排那么轻松的活?要是没有我哥,桂花嫂子能那样在队里整?还有我大伯,你瞧瞧别的老头在做什么,他是干什么?就更不用提我大哥那工作了,即使我哥不去上也该轮到我才是。”何国强撇着嘴。

  当年因为这件事,何国强生气了好几个月,说什么他年纪小去了也没用,都是骗人的。

  “怎么看都是他们家在占我们家的便宜。”

  “我不管,既然小�说了晚上给何娟端一些,那就端一些吧。”何老太婆见要是再这样说下去的话,估计量何�说的那一点兔肉都没有了,于是果断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还不盛饭,傻愣愣的站在那干啥?”见何母站在那里,刚才也不知道帮衬自己几句,何老太婆看到就感到厌烦。

  这个媳妇太没有眼色了,那里有董桂花会来事,当初就应该坚持不让这个祸害进家门,如今连个娘家都没有,还一天娇气的不行。

  “婆,饭都舀好了,还等我大大不?”何�眯眯一笑。

  “不等了,给你大大剩一些就是了,这么大的女子了,连这点事情都要问我。”何老太婆不待见何母,连带着对何�也不重视。

  给两个哥哥使了个眼神,一家人默默的去吃饭,吃完饭,何�又烧了点开水,跟着何星一起将兔子处理好。

  “要不要哥帮你剁好?”何星问道。

  “当然要了。”何�笑眨了眨眼,“不过剁好之后我腌起来,你帮我再放进井里。哥,一会儿等咱婆睡了再弄,别让她瞧见了。”

  何星闻言笑着点了点头,将兔子藏好之后,又去抱了一些柴到灶上,又将水缸里的水填满。

  何老太婆今天失了脸面目的又没有达到,怎么可能就这样罢休。他们要是就这样将兔肉放在灶上的柜子里,何老太婆绝对会分出来一半端到何娟家。

  何�能想到的,何星自然也是。何星没有说出来,就是想要看看何�是怎么处理的。

  他们猜的没错,何老太婆躺在炕上睡了一会儿之后,待何�去东屋了,便悄悄的爬起来。结果在灶上橱柜里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那兔子放在哪里?不由得在心里狠狠的将何�骂了一通。

  何�中午的时候都要睡一会儿,结果正睡觉着就感觉有人在拧自己的胳膊,何�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便对上了何老太婆那阴恶的眼神,她的瞌睡一下子就被吓跑了。

  “悄声点,”何老太婆低着声音恶狠狠的说道,“你个贱*货,快说把兔子藏到哪里了?”

  “兔子?”何�疑惑的问道,“不是晚上做好了才给娟子姐端过去吗?”

  “少废话,快点给我找出来。”何老太婆不耐烦的说道,“个小贱*货,心眼咋这多的。”

  “啊?婆,你别掐啊,好疼啊。”何老太婆又拧了一下何�的胳膊,结果这一次,何�并没有像从前一样的默默忍下来,而是可怜兮兮的看着何老太婆的身后,“大大,我好疼啊。”

  “让大大看看。”何国全从何老太婆身后绕过去,待看到何�胳膊上都被拧的又红又肿,脸色一下子就不好了。

  “竹桃,去弄点凉水给丫儿敷一敷。”何国全冰冷的说道。

  “咋咧?”姚竹桃从外面走了进来,待看到何�胳膊上的伤之后一下子就愣在那里,“妈,你咋打咋骂我都行,可是你为啥也这样对丫儿?她是你的亲孙女啊。”

  怀孕的人情绪都容易激动,姚竹桃在看到何�胳膊上的伤一下子就受不了了,怎么对她她都能忍,但是对自己的儿女,那姚竹桃就受不了。

  “瞧还把你给委屈上咧,咋?你还想打你婆婆不成?”何老太婆蛮横的瞪着姚竹桃,将头伸了过去,“来,你来打,你来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