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野兔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小�啊,你就是太善良了。”何大嘴安抚的拍了拍何�的肩膀,又嫌弃的看着靠在墙上快站不起来的何娟,“要我说啊,何娟你就是太娇气了,你应该庆幸现在是三月底,要是六七月的时候,啧啧……那你就惨了,那么多蛆……唔……”

  何大嘴说的自己都有种想要吐的感觉,而跟着她一起来的人也有同感。

  好恶心有木有!

  自然那个感觉最恶心的人不是她们,而是她们身后的吐的快扶不起来的何娟了。

  故意的,这个何大嘴一定是故意的。

  何娟现在有种感觉,那就是全北水村的人都在嘲笑她。

  蛆……

  亏得何大嘴说的这么淡定的,就是何�自己听了都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更别提当事人何娟了。

  何�可以预想到,这两天的何娟会是个什么样子,简直大快人心啊,没想到半路上偶遇的大嘴姐的威力竟然这么大。

  “小�啊,姐跟你说,你可不能跟你娟子姐一样那么娇气,”临出何娟家院子的时候,何大嘴还一副老大姐的样子跟何�耐心的教导,“你大嘴姐最瞧不起的就是那种明明是农村娃还非要装的跟城市的大小姐一样。”

  何�扫了一眼扶着门站着的何娟,她好像听到了何娟强咽下去的那一口老血。

  “是,大嘴姐,以前我太不懂事了,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了。”出了何娟家的院门,何�笑着对何大嘴说道,“以后我可以去找大嘴姐玩吗?”

  “那太好了。”何大嘴有些受宠若惊,高兴的拉着何�的手,“随时欢迎。”

  跟王慧芳和何大嘴分开之后,小�看着天色也回了家去做中午饭。

  今天小�用稻米壳子磨成的粉又混合了一点野菜在大锅里炕成了饼子,不过在拌馅的时候,何�往里面加了一点过年时候练的猪油,又给里面加了一点盐,这样吃起来的话,就没有单单只是稻米壳子做成的饼子那么让人难以下咽了。

  又用浆水汁下了点野菜做成了菜汤,这样一顿中午饭就做好了。

  经过前世的练就,何�的手艺要比姚竹桃好的多,连一向挑剔的何国强都说,“以后咱家的饭都让小�做吧,同样都是做,小�做的可要比你们好吃多了。”

  中午饭刚做好,何�就听见后院好像有人在叫她,走出后门一瞧,钱婆婆正在朝着她招手。

  现在的农村后院的院墙都是用土砌成的,高大约有一米左右。

  何�的父亲何国全属于个高的,大约有182左右,姚竹桃也不低差不多165,前世的何�身高有快170,现在她才十三岁,身高都已经快160了。

  何�四处望了望,见周围没人,又转过身从屋里拿了个东西便跑了过去,“婆婆。”

  “月月啊,婆婆这里有好东西,咱们不给三儿。”钱婆婆摸了摸何�前面的碎发,笑的慈爱极了,“我们月月最乖了,长的好看,又孝顺。不像三儿净惹婆婆生气。”

  何�一窘,不知道要怎么接钱婆婆的话了。

  “婆婆,我不要,你拿回去吧。”何�急忙摆了摆手,

  钱婆婆却是一把抓住她,“月月,真的是好东西,给你。”

  说完就给何�手里塞了一个东西,何�没拿住,结果那东西就掉在了她的脚边。

  “母亲,”何�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钱教授跑了过来,“怎么出来了?”

  “嘘,”钱婆婆眯着眼睛,“我月月给我好东西呢,月儿是个好丫头,不像三儿。”

  何�窘的不行,她刚才趁机塞给了钱婆婆一个她中午做的菜饼子,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恐怕会给她父亲惹上麻烦,但是看着钱婆婆,何�又不忍心。

  “好孩子,以后离我们远点,别给你惹祸了。”钱教授压抑着自己的异样,“母亲,我给您带回来一朵野花,可好看了。”

  花?

  钱婆婆好像十分的喜爱花,一听这话也不缠着何�了,“月月啊,婆婆有好东西再给你啊。”

  说完就拽着钱教授走了。

  何�的眼睛一酸,这场运动还有几年才结束,不知道全国有多少这样的人受着折磨,一定要坚持住啊。

  匆忙的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何�刚回到家洗了把脸,外面就听见何星叫她的声音。

  “在这呢。”何�应声出了门,见何星抱着一捆柴走了过来,将柴放在房檐底下,从里面掏出来一个东西,“野兔!”

  何�高兴极了,惊讶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大声惹得别人的主意。

  “晚上给咱红烧了吃。”何星眯着眼睛一笑,那神情好像要等着何�来夸奖一般。

  能意外的打到一只野兔,何星自然高兴,这年头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猪肉吃,平日要想吃到肉,那可是十分难得的。

  何�家还算是情况好的,何国全曾经当过兵,不过后来因为腿受伤才复员回来,但是他的腿伤当时被认定为三级残废的,国家是有补助的。

  何国全每隔几个月有了肉票也会去县上的供销社里买点肉回来,给家里人打打牙祭。但是人多肉少,也只是望梅止渴罢了。

  “二哥你简直太厉害了。”何�崇拜的说道,“我好久都没有吃过兔肉了。不过这兔子咱分两次吃,晚上红烧,明天早晨炖汤。”

  像这样的一只野兔,全家七口人吃到嘴里也没有多少,倒不如分两次,炖个汤还能给何母补补身子。

  “我不同意。”

  等到何家人都回来之后,何老太婆一听说何星打了一只野兔,就要分出去一半给何全全家,何星听了这话就不乐意了。

  “你个小兔崽子,何娟是你妹妹,这两天正生病着呢,给她吃点有啥?”何老太婆拿着火棍就要去打何星。

  “我妹妹在这呢,我妈还怀孕了呢。”何星没有躲,就站在那里等着何老太婆来打,倔强的脸一点都不肯低头。

  “婆,你别生气,咋能不给我娟子姐呢。”何�见状急忙笑着挽住何老太婆的胳膊,“我这不是想等晚上做好了给我何娟姐送过去吗?”

  “何�!”

  “不行。”

  叫何�的是何星,满脸的失望。

  后面出声反对的是何香萍。

  “凭啥我们家的吃的都要给她们家?他们家有啥好东西咋不见给我们家。”何香萍挡在门口,坐在门槛上说道,“妈你今儿要是把兔子给她们家,就从我身上踩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