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安排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张铁牛手指的正是何国全家西边空的茅草屋。

  “这个茅草屋是以前关着地主老财王财厚,正好适合这些坏分子住。”张铁牛的媳妇急忙开口说道,“队长,咱那牛棚是去年才弄的,这两个坏分子那配住在那里。”

  “那大伙是啥意思?”何国全看了一眼隔壁的烂茅草房问道。

  “不行,这事我不同意。凭啥这些坏分子要住在我家旁边?”何老太婆站出来,“当年王财厚差点将我家的房子都给点了,不行,我不同意。”

  “国全是咱二队的队长,把坏分子放在你家旁边正好让队长每天都看着,这样我们大家也都放心。”张铁牛媳妇继续说道,“这要是给坏分子跑了,那我们村整村的人可是要受处分的,更别说是国全这个队长了。”

  “再说了,这坏分子是发配到咱这里吃苦的,自然是让住最不好的地方了。”

  张铁牛是个木讷的,但是娶了个能说的媳妇,经铁牛媳妇这么一说,队上的人也都觉得这样安排很合理,纷纷点头。

  最终,不管何老太婆怎么样反对,钱教授和钱婆婆还是在何家隔壁的茅草屋住下了。

  何老太婆见状回来之后又是发了一通的脾气,又将这火气发到了姚竹桃的身上,“嘴笨的跟个锯葫芦一样,看着你婆婆给人欺负也不知道吭一声,我老何家倒了八辈子霉咋娶了你这个媳妇。”

  “大大,我妈要给我生个小弟弟了。”何�没有理会何老太婆满嘴喷粪的嘴脸,笑眯眯的说道,“以后你可得给我妈安排个轻松一点的活计。”

  “噗……”何国全正在喝菜汤,闻言愣在了那里,“有了?”

  “还没去医院查呢。”姚竹桃低着头轻声的说道。

  “肯定有了,我妈早晨的时候还吐了好大一会呢。”何�肯定的说道,“王婶家的新媳妇当初怀孕的时候就是这样。”

  “切,吐就是怀孕啊,那何娟早上还吐了呢,难道她也怀孕了?妈,你咋又打我?”何香萍撇着嘴,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何老太婆用筷子敲到了头上。

  “娟子咋惹你了?昂,娟子才多大?你这个当姑的咋这样往她身上泼脏水呢。”何老太婆狠狠的又用筷子打了一下何香萍的后背。

  “这日子没法过了。”何香萍将筷子扔在桌子上,“一天还要不要人活了?我看我就是捡来的。姐,你说是不是?”

  “妈是对何娟比对我跟香萍还要好。”一直没说话的何香丽也跟着点头说是。

  “我看妈你干脆去我大爷家好了。”

  “你这个死女子,我看你活泼烦(不想活的意思)了。”何老太婆从炕上跳了下来,追着何香萍就要打,何香萍那里会让她如意?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跑了。

  望着何老太婆追打何香萍的背影,何�脑海里有个什么东西一晃而过,她想要抓住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真的有了?有没有不舒服?”何国全的注意力一直在姚竹桃身上,“要是不舒服下午就不要去上工了。”

  “我没事,孩子很听话。”姚竹桃摸了摸肚子。

  “大大您就放心吧,以后我会照顾好我妈的。”屋子里就剩下何国全一家五口,何�眯着眼睛说道,“以后咱们家做饭的活我承包了,喂猪烧炕的活归我大哥,打扫卫生的活归我二哥。”

  “分工不错,那你大大我做什么啊?”何国全笑着打趣道。

  “大大负责照顾好我妈逗她开心就好。”何�甜甜一笑。

  “这孩子,净乱说话。”姚竹桃没想到何�竟然都打趣起他们来了,老脸一红,端着碗站了起来。

  “我的妈呀,这碗我来就好,大大,快点该你了。”何�拭了拭眼色,跟自己的两个哥哥将饭桌上的碗筷收拾了干净。

  “既然孩子们有这份心,你就安心养胎。”何国全扶着姚竹桃,“去屋里歇一会儿吧。”至于他,当然不能如何�说的那样陪着姚竹桃休息了,他还要趁着这会儿各家人都休息去了,去瞧瞧隔壁的那两个人。

  “大大,”何�叫住了何国全,“这个给你。”

  两只手伸出来,是两个黑窝窝头,是何�在中午饭前偷偷藏起来的。

  “回去吧。”何国全将窝窝头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对着何�点了点头。

  “你给大大拿什么了?”身后何星好奇的问道。

  “我偷偷给大大了一个窝窝头,中午的时候瞧着大大好像没吃饱。”何�眨巴眨巴眼睛对着何星说道。

  何�刚收拾完毕,就听见隔壁自己的老爹训斥人的声音,“以后好好接受改造,好好做人,否则我们队上也不会饶了你。”

  何国全的声音很大,但是手里的东西却是很迅速的递给了钱教授,“先凑合着吃吧。”

  能帮衬的他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以内帮着点,但是其他的他也爱莫能助。何国全并不是那种脑子发热的人,这个钱教授和钱婆婆的底子,何国全早就在知道人来的时候已经打听清楚了。

  钱教授本人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就因为有一天,钱教授的一个学生去钱教授家,结果发现钱教授家的喝水的茶缸放在了红书的上面。

  这个学生回去就举报了钱教授藐视伟人,因为那红书的封面上正好印着伟人的头像。

  钱教授没有儿女,跟老伴还有老娘生活,将这学生都当成了自己的儿女一般的疼爱,钱夫人的身体原本就不好,出了这样的事情,再加上跟着钱教授一起被批斗,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而钱婆婆原本出身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在经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脑袋就有些糊涂了。

  何国全在知道钱教授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又了解到他本人是个非常博学多才的人,就起了怜悯之心。

  但是他同时也知道,在这个时代好心未必就能办好事,所以在面上他必须表现的大公无私,并且要对钱教书这种坏分子深恶痛绝。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闺女竟然能领悟到他的心思,何国全一方面感到欣慰,但同时更多的是警惕。

  这种警惕并不是针对何�,而是对他本身行为的一种警惕,他要做的更好,不能让别人瞧出来他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