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来了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何娟不知道的是,因为何老太婆的这一通闹腾和打骂,让何香萍对她的恨意更加的浓烈了。

  但是何�明白,从此以后这两个人要是没什么意外的话,就会斗上这么一辈子,所以她现在也有了空闲时间来想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办?

  早饭的时候,何国全还没有回来,姚竹桃就开始孕吐了。

  “大嫂,你咋跟何娟一样?你又没掉进茅坑里。”何香萍瘪了瘪嘴说道,“难道是被那臭女子给带坏了?”

  “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何老太婆啪的一下将碗放在炕桌上,“爱吃吃不吃就滚,一天看着你就烦。”

  何香萍急忙将碗里剩下的饭扒拉到嘴里,袖子一抹嘴巴,“我吃饱了。”

  何老太婆被她那样子给气的差点吐血,只是因为觉得早晨那会儿不问缘由将何香萍给打了,到底还是有点理亏,也就由着她去了。

  而何�,在何母孕吐的时候,就从灶台上拿了一个空碗盛了点水去了后院,“妈,您这是咋了?是不是要给我生个小弟弟了?”

  何�故意的问道,“前些天我瞧着王婶家的新媳妇跟你一样,大清早的在院子里这样……”

  何�学着那媳妇的呕吐的样子,逗的姚竹桃心里一乐。

  “瓜女子。”何母这样说着,手却是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她的月事已经推迟了快二十天了,应该是有了吧。

  “妈,要不你今儿别去上工了,在家里休息一天?”何�担忧的说道。

  “那咋行。”不上工就没有工分,再说了,何老太婆也不会答应的,说出来只会让她闹腾一番,还不如自己别说。

  “那一会儿我去给你冲一碗麦乳精喝。”何�叹了一口气,她跟何母想的一样,“我身体现在都好了。”

  “你这娃……”

  早上的碗是兄妹三人洗的,何阳又将后院的猪给喂了,“丫儿,一会儿你将那白菜根子摘一下,中午回来哥给咱做饭。”

  “大哥,你去上工吧,中午饭我来做,保证让你们回来就有香喷喷的饭吃。”何�一边打扫早晨被何老太婆母女两弄乱的院子一边说道,“要是吃着好吃,以后的饭你帮我跟咱妈说,都让我来做。”

  她自己说肯定说不动姚竹桃,但是他们三兄妹一起说的话,姚竹桃说不定就答应了呢。

  “你别累着,回来哥帮你一起干。”何阳宠溺的摸了摸妹妹的头,“菜摘好了就行,哥回来做。”

  何�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但是该做的还是继续做了。

  她知道两个哥哥疼她,前世更是一点都不让她动手,那怕是后来她做的越来越过分,两个哥哥都没责怪过她一句。

  这一世,何�看着这样的哥哥就心疼,前世的自己得有多混啊,哥哥上工回来还要做饭,得多辛苦。

  到了中午的时候,何国全回来了,在他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人以及一位老太太,中年男人带着一副近视镜,两个人身上的衣服补满了补丁,但是都很干净,特别是那位老太太,站在那里有股子说不出的大家闺秀的感觉,让人感觉很好。

  “大大,你回来啦。”

  “嗯,回来了。”何国全慈爱的摸了摸闺女的头,“在做什么呢?”

  “我把饭做好了,就等着你们回来吃啦,他们是?”何�指着父亲身后的两个人问道。

  “哦,这是分给咱队上的,”何国全摸了摸鼻子尴尬的介绍道,“这是我闺女何�。”

  “你们好。”何�甜甜一笑。

  何家在村子最西头,这个时候村里的人基本上都去上工了,留下的也都在家里准备午饭,所以根本没有人瞧见发生的这一幕。

  “咳咳……”中年男人被呛到了,尴尬的点了点头。这是自从那啥以后,第一次有人这么懂礼貌的跟他打招呼了。

  钱教授想到这里眼睛一酸,看着眼前的这对父女,感觉自己跟老娘运气实在是太好了,遇上了这么好的人。

  却没有发现,一旁站着的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老太太突然冲何�温和而慈爱的笑了一下,脸上的皱纹很深,瞧着年纪有些大,眼睛却是一点都不浑浊。

  此刻正带着小孩子才有的透彻和调皮对着何�招招手,“叫婆婆,婆婆这里有好吃的。”

  声音听起来很悦耳,还带着点京腔味儿,不疾不徐又很温婉,让人听着很舒服。

  看着眼前这个慈爱的老太太,再一想起来前世的哑婆婆,何�的眼睛湿润了,慢慢的走过去,拉着钱婆婆的手,“婆婆,我叫何�。”

  “月月啊,真乖。嘘,咱们偷偷吃,不告诉三儿。”

  钱婆婆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补丁口袋里摸啊摸,结果半天都没有摸出来个什么东西,“咦?怎么不见了?难道是刚才三儿上学的时候我给他了?”

  何�,“……”

  难道钱婆婆脑子糊涂了?

  “那啥……马上就要下工了,丫儿啊,你先回去。”何国全见状拍着何�的肩膀示意她快点回去。

  “妈……“钱教授将钱老太婆的手拉了过来,“您瞧那是什么?”

  顺着钱教授的方向,钱婆婆看到前面不远处有几个黄色的小花,“迎春花。”钱婆婆高兴的放开何�的手,“月月,婆婆去给你摘迎春花去,这花啊可香了。”

  “不好意思,我妈她这里不太好。”钱教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您别介意。”

  “以后到这里就安心住下,一会儿社员都回来了,就不能这样了。”何国全平着个脸说道,而何�早在钱婆婆松开手的时候回屋了。

  谁也没有看到,转头的那一瞬间,眼泪顺着何�的脸颊流了下来。

  哑婆婆!

  这一世她一定要找到她。

  何�刚进自家的屋子,社员便陆陆续续的回来了,见到何国全冰冷的站在那里,在他身后不远处有两个人提着几个破烂的包袱,便知道这就是今天下放到他们队里的坏分子了。

  “这是咱们队里领回来的坏分子,你们也瞧见了,我带他们来就是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看把他们安排在哪里?”

  何国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开口问道。

  “国全,这别的队都是咋安排的?”村里上了有点年纪的王老头开口问道。

  “别的队要么就安排在牛棚,要么就安排在烂草棚里,反正这两个是坏分子,还能指望给他们住多好的地方?”

  “牛棚?国全,这可不行啊,”住在牛棚的张铁牛一家急忙说道,“你也知道我家的房烂成啥样了,这要打土坯咋不得等到夏天割了麦以后了?”

  这要是让这两个坏分子也住进牛棚,那他们家住哪儿去?

  “咦?你们看住在哪儿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