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得逞(求推荐票)

重生七零守则 +A -A

  第二天一大早,何�还在睡觉就被何星给摇醒了。

  “什么?”何�原本还睡意朦胧,结果实在是何星给的这个消息太振奋了,比什么药都有效。

  “真的?何娟掉进茅坑了?”

  “哈哈……”何�很没有形象的在炕上打滚的笑起来。

  那个时代的农村,家家户户的厕所就是在后院挖个坑,然后四周用玉米杆还有树枝围上一圈,再开个门,一家人就在那里上厕所,所以称之为茅坑。

  何娟昨天晚上多喝了一碗清水玉米糊糊,睡到前半夜就被尿给憋醒了,迷迷糊糊的去后院上厕所,谁知道刚蹲下来,就被什么东西给推了一下,整个人往后一仰,掉进了坑里。

  何娟有点轻微洁癖,这样的人掉进了茅坑里,何�能够想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何娟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不得不说,何香萍别看没有何娟心眼多,嘴巴也没有何娟甜,但是她很能抓住主要矛盾啊,而且这一出招那可是死招啊。

  哈哈……

  何�很没有形象的在炕上打滚的笑,何星看着妹妹这样也跟着笑起来,不一会儿也跟着父母一样在心里感慨,妹妹长大了,我们家的丫儿懂事了,再也不是那个跟在何娟后面的小跟屁虫了。

  “二哥,我以前实在是太糊涂了,以后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

  瞧瞧,妹妹果然长大了。

  二哥何星心里十分的窝心,拍了拍妹妹的头,“起来吧,大大不在也不能偷懒。”

  何父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出门了,要去县上接下放的人回来。

  兄妹二人在后院里小声的读书,偶尔还轻声的交流一下,气氛十分的温馨,只是不一会儿就被院子外面何老太婆气急败坏的怒吼声给打断了。

  “何香萍,你个死女子……”

  何老太婆都快要被气晕了,她怎么也想不通女儿何香萍怎么就那么不待见何娟呢?何娟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又懂事又体贴的。

  瞧瞧何香萍这个姑姑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妈,您是我亲妈吗?”何香萍一边在院子里跑一边大声嚷嚷,“我可是您亲闺女,你咋能不问青红皂白就动手呢?我这脚还没有好利索呢。”

  “没利索你还跑那么快,你给老娘等着,看老娘咋收拾你这个死女子。”何老太婆手里拿着个棍子一边追一边骂。

  “我又不傻……啊……杀人了。”何香萍一边跑一边尖叫。

  院子被这对母女弄的惨不忍睹。

  “婆,咋咧?”何阳从外面回来,看到院子里被扔的乱七八糟,眉头一皱。

  “何阳,快救我,你婆要打死我。”何香萍像是找到了救星一下子钻到了何阳的背后,何老太婆才不会疼惜何阳,谁挡她,她就连着那人一起打。

  “快点去帮忙。”何�小声的说道。

  这个家里,除了何父何国全还能震慑得住何老太婆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何�害怕何阳受连累,显然何星也想到了,从后面就将何老太婆抱住。

  “婆,您这是咋了?有话咱好好说。”

  “你们要造反啦。”何老太婆被何星从后面抱着没办法动,气愤的直嚎叫,“你们是不是要气死我啊,哎呀,我不活了。”

  “姑,到底咋回事?”何阳低头问着何香萍。

  “我咋知道,一大早二话不说就打人,你看我胳膊。”何香萍说完将自己的袖子一撸,现在穿的一本本来就厚,但是还能看到何香萍胳膊上红红的一条印子,是被何老太婆用手上的棍子打的。

  “你不知道?昨晚上娟子是咋掉茅坑里的?”何老太婆狠狠的说道,“要不是你干的,你就不是我生的。”

  “我也想不是你生的,”何香萍听了这话也跳起来了,“我还是不是你亲闺女啊?在你心里我这个亲闺女都比不上一个侄孙女,她自己不小心掉进茅坑里,关我屁事,你就这样打我,你干脆把我打死算了。”

  何香萍也是来了脾气了,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何阳冲到了何老太婆的跟前,将头抵在何老太婆胸前,“给,你打吧,打死我好了。”

  何老太婆被她这么一弄反倒愣在了那里,手里拿着的棍子也不好下手了,“真的不是你?”

  “你打死我好了。昨天晚上我跟你一个炕上睡的,我干了啥你不知道?”何香萍将头抵在何老太婆的胸口,“你还是不是我亲娘啊?我是不是捡来的。”

  “娟子说……”

  “她说什么你都信啊。”何香萍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那我还想说那条蛇是她扔的呢,你是不是也去给我揍一顿她去?”

  何老太婆一噎,心里也开始犹豫起来。

  早晨她听说何娟掉到茅坑里,就急忙跑过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结果何娟窝在被窝里正默默的哭。

  何老太婆一见她那样子,那叫一个心疼,心肝宝贝似的将何娟搂在怀里安慰。

  “这可是咋整啊啊?咋好好的就给……”何老太婆不敢说下去了,何娟有点小洁癖她是知道的,就怕自己说了引的何娟心里难受。

  何娟也的确是难受,现在谁跟她说一次她就想要吐一次,早饭都吃不进去,吐的全是胆汁,可把她难受坏了。

  何娟想忍来着,但是实在忍不住,就又趴在炕头朝着地上的盆子里吐了一通。

  “这可咋整啊,孩子,听婆我话,被乱想了。瞧婆给你带的什么?”何老太婆将自己珍藏了许久的一小罐子蜂蜜递给了何娟,“婆知道你难受,喝点这个就好了。”

  这罐蜂蜜可是过年的时候何国全从前的战友送过来的。

  “婆,这个您拿回去吧,我不能要的。”何娟犹豫的推辞着,“我香萍姑要是知道了就不好了。”

  “你拿着,好娃啊,这个你香萍姑不知道,婆一直给你偷偷藏着呢。”何老太婆悄悄的对何娟说道。

  “婆,你对我真好,比我亲婆对我还好。”何娟窝在何老太婆的怀里轻声说道。

  “咋?有啥话还不能跟婆说的?”见何娟欲言又止的样子,何老太婆慈爱的说道,“婆给你撑腰,看谁敢欺负我娃。”

  “婆,其实我是被人给推下去的。”何娟说道这里轻声的哭了起来,“也不知道谁跟我这么大的仇?又能知道我家后院的情况,昨天晚上我刚上茅房就把我推下去了。婆,你说这人咋这坏的?非要这样整我,明知道我最嫌弃的就是那茅坑的味儿了。”

  何娟看似很平常的疑问,却在何老太婆的心里清晰的树立了一个人物,那个人就是她的小闺女何香萍。

  “这个死女子。”何老太婆骂了一句就跑了出去,自然没有看到身后何娟得逞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