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晕了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嘘,小娟姐,小姑在那边炕上躺着呢。”何�胆怯的指了指西屋,“别让她听见了。”

  “哼……我才不怕她呢。”不过到底还是将声音压低了下来,“你等着,迟早我要将今天的仇报回来。你也是的,别总是这么胆小,让她这样欺负咱们。”

  “可她到底是咱姑……”

  “呸……我才不要这么丑的姑呢。小�啊,看见你现在好起来了,我的心也就放下了。”何娟笑着拉着何�的手眼珠子一转继续说道,“你不知道你掉进河里,可把我吓坏了,要不是我喊的及时,说不定你就……还好还好。”

  何娟庆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副等待何�感激的报答她的样子。

  哼……我就不信我都这样说了,你还不快点将那个包袱里的东西送给我

  “还是小娟姐对我好,”何�强忍着被何娟抓住的手带来的恶心感继续无大脑的说道,“我记得好像是有人从后面将我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谁?小娟姐你看到是谁站在我后面了吗?”

  “啊……当时太混乱了,我也没看清楚。好了,你躺着吧,东西你收好了啊,那个红纱巾放在里面了,唉……我还没戴一次呢……”何娟说道这里恋恋不舍的用手摸了摸包袱,可又怕再多说一会儿引起何�的怀疑,这才不得不将手收了回来。

  “好嘞,一会等我二哥回来了,我让他帮我收起来。”何�傻呵呵的笑着将包袱里的东西拿了出来,“小娟姐,这个包袱你拿着。”

  东西让何星收起来,那她以后还怎么再过来借啊,那个何星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何娟心里气愤,以为何�是故意的,但是对上何�傻呵呵的样子,心里的那点疑惑就全都没有了。

  有个好大大能怎么样?还不是跟从前一样的愚蠢。

  “对了,娟子姐,你知道是谁救我的吗?”何�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莫不精心的问道。

  她只记得当时有人跳下去将她救了上来,而她却死活抓住人家不放,至于后来怎么松手的,何�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就是那个徐家外甥救了你,不过你一直拽着人家不放,后来他没办法将外套给脱了才走的。”何娟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那个人牛皮哄哄的样子,何�得罪了他,以后他要是回村子里来,肯定要找何�的麻烦。

  “哦。”何�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走了。”

  何娟一点东西没捞着,负气的甩着手走了,出了东屋依稀能看见西屋何香萍躺在火炕上睡觉,好像还能听见她打呼噜的声音。

  何娟嘴角讥讽的一笑,随即得意的走了出去。

  何娟走了之后,何�悄悄的给自己冲了一老碗麦乳精喝了,并没有继续躺下而是将自家西屋收拾了一番之后,又去了前院,将院子扫了一遍,看见早晨被何娟两人弄乱的麦草堆,回屋拿了桑叉将麦草堆好。

  到底还是没有恢复过来,干了这么点活,何�就觉得自己有点喘气了,想着要不要再喝一碗麦乳精,但只有那么一罐子,还是忍了下来。

  何母从地里下工之后,又要做饭还要收拾院子,何�想着能帮一点是一点,等她身体好了,就将这做饭的事情接过来,让何母也歇一歇。

  前世的她太懒了,根本就体会不到何母在家里的艰辛。将身上的土拍了拍,还没进屋就听见屋子里何香萍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啊……蛇……啊……救命啊。”

  这又是了?

  何�看了看天,马上要下工了。

  “有蛇,小�,有蛇。”何香萍已经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身上衣衫不整,脚上更是连鞋子都忘记穿了,抓住何�的手还在颤颤发抖,“有……有蛇。”

  “这个时候咋会有蛇?”何�疑惑的问道,她也怕这软软的玩意。

  “咋了?”何父几个人扛着铁锹下工回来,见到何香萍这身打扮脸色就不好了,“你瞧你这样子,何香萍快点把衣服穿好。”

  何香萍匆忙的抓了一件褂子跑出来,那褂子只是搭在身上,里面只穿了个背心,换乱的跑出来背心松松垮垮的依稀能看见胸前的两团肉。

  “大哥,家里有蛇。”何香萍委屈的将褂子裹在自己身上,“我正睡觉,有人将窗户打开扔了一条蛇进来,吓死我了,呜呜……”

  何香萍这才开始大声的哭了起来,她刚才正做梦吃大白馒头,结果感觉自己身上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何香萍还没睡醒,用手一抓软软的有点滑溜,待她睁开眼一瞧,没把她给吓死。

  一条红条纹的蛇正懒洋洋的看着她,吓的她急忙跳下了火炕,下来的时候,脚没有踩实,一下子给扭到了,这会儿站在这里有股子钻心的疼。

  “这个时候咋会有蛇?”何父也疑惑起来。初春,蛇还在冬眠,是不可能跑到家里来的。

  何父拿着铁锹进了屋,不一会儿果然见铁锹上慵懒的躺着一条蛇。

  那条蛇最终被何父扔到了很远的地方,但是何�还是感觉浑身发毛,只要一想到那浑身的红色条纹,就会忍不住的寒毛直竖。

  中午饭是用白菜根子煮的菜汤,用削下来的土豆皮冻起来磨成粉、搀在玉米面里做饼子,吃起来有点甜,咽下去的时候有点刮嗓子。

  但是有这么个饼子,再就这菜汤喝下去,比早晨的玉米糊糊要管饱。

  “他大,你快过来。”吃完饭,何母原本想拉着何�问一下早晨那老碗的甜水是怎么来的,结果一进东屋,就发现何�软趴趴的躺在炕上。

  “这是咋了?”何父摸了摸何�的额头,有点发烫。

  “大大,妈,我没事,躺一会儿就好了。”何�睁开眼睛,对着何国全弱弱一笑,“睡一会儿就好。”

  何�说完闷哼了一声,晕了过去,这可吓坏了何父一家子。

  “何星,去让你张大爷套驴车,咱们得送你妹妹去县上的意愿。”何父抱起炕上的闺女,用炕上补着补丁的被子将何�紧紧一裹,“别墨迹了,去问咱妈要点钱。”

  姚竹桃咬了咬牙嗯的一声去了西屋。

  “啥?要钱?老娘没有钱。”何国全还没有把闺女抱起来,就听见隔壁何老太婆的喊叫和打骂声,“一个丫头片子就这么金贵了,赶紧给我扔到南山去,别死在家里晦气。”

  “妈啊,丫儿只是有点发烧,去医院打一针就好了,妈啊,求求你了。”姚竹桃说完就跪在了地上,“求你救救丫儿吧。”

  “妈,我也要去医院,我脚扭了疼。”何香萍见状也插嘴进来。

  “咋不把你疼死。”何老太婆在何香萍的背上打了一巴掌,“个败家玩意,一个个咋不都去死,老娘没钱。”

  “妈,说啥呢,昨天我不是刚把领回来的钱给你,你要是这样,以后这钱我分出来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