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早饭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农村的早饭都很简单,玉米糊糊配的浆水菜。

  玉米糊糊自然不是用纯玉米面做的,而是先将去年秋天发下来的玉米芯芯放在锅里煮,等煮的差不多了,将芯芯捞出来,再在锅里撒点用玉米芯和玉米一起磨成的玉米粉,这一顿玉米糊糊就做好了。

  而浆水菜,则是用秋天收集的萝卜、芹菜和春天在水塘边上摘的水芹菜、野菜制成的,早晨一粗瓷老碗浆水菜稍微放一点盐,全家人就着浆水菜喝着糊糊,一顿早饭就这样解决了。

  这糊糊也不是能敞开肚子喝的,这几年情况好,才能喝得起糊糊还能就点浆水菜,早几年的时候,北水村这一带虽然没有饿死过人,但是但凡能吃的野菜、树叶子、树皮只要是吃不死人的都被拿来吃了。

  何老太婆带着儿子、孙子坐在炕桌上,而何母则跟两个姑姑以及何�坐在地上放着的小圆桌上。

  这个时期虽然还在除四旧,但是在农村人的讲究里,女人是不能上炕吃饭的,特别是在有客人来的时候,女人只能站在锅头案板边上吃饭。

  “啪,整日就吃这些刮肠子的,还咋让人干活。”

  炕桌上,小叔何国强见到又是日复一日的可以照影子的玉米糊糊,一下子就将粗瓷老碗摔了,还好着老碗比较结实没有摔坏。

  “咋?不想吃就滚。”何父将筷子放在桌子上,面色平静的看着何国强。

  “好了,吃饭。”何老太婆见状给老碗舀了点糊糊又重新递给何国强,“老大媳妇,玉米糊糊弄稠点,这能照影子的汤汤一泡尿就完了。”

  “快吃饭,中午老娘给你做疙瘩汤吃。”何老太婆将筷子递给何国强,又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何国强这才不情不愿的端起老碗吃了起来。

  何母低着头没有吭声。

  “一天跟个死人一样。”何老太婆瞪了一眼,嘴里小声的骂了一句。

  “妈,正军说过些天给咱家弄点麸子,到时候给您蒸窝窝头吃。”二姑何香丽喜滋滋的对着何老太婆说道。

  王正军是西坚村有名的好吃懒做的,只不过他爹王二虎在乡里粮食站,偶尔会弄一些细粮和麸皮,所以在这农村里也算是个人物,毕竟这个时代最珍贵的就是粮食了。

  而这王正军嘴巴又会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相中了何香丽,两个人就处了起来。

  “啪。”

  何父何国全将筷子放在了炕桌上,“我跟你说过了,那个王正军就是个懒蛋子(懒惰),你看看西坚村有那个姑娘愿意嫁给他?”

  “这事情你就不要想了,我不同意。”何父最后开口说道。

  “你不同意有什么用?咱妈已经同意了。”何香丽小声的嘟嘟道。

  “妈,你咋能同意呢?”何父看向一旁默默吃饭的何老太婆,“我不是都跟您说了嘛,这王正军是个什么样子的您又不是不知道?您这样不是将二妹往火坑里推吗?”

  “我咋是把她推到火坑里的?”何老太婆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我可是打听了,那王家就王正军这么一个儿子,还有三间土房,再加上王二虎又在粮站,以后二妮子嫁到他们家那可是不愁吃的。我这是为了她好。”

  “那王二虎能管他们一辈子?”何国全无奈的说道,“以后过日子还是他们两个人,这男人要是支撑不起一个家,女人不得跟着受罪?”

  “那这……”何老太婆显然不像放弃王家这门亲事,至少在目前来说,攀上王家这门亲事,以后她们家也能跟着蹭点粮食。

  “香丽,咱大大去世的早,长兄为父,这件事你得听我的,哥不会害你的。”何国全耐心的对何香丽说道。

  何香丽低着头,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何国全见状也没有了吃饭的胃口,索性下了炕,一家人的早饭就这样匆匆的解决了。望着何母收拾粗瓷老碗筷的背影,何�咬了咬牙,到了粗瓷老碗水去了自家的东屋。

  “妈,你过来一下。”

  “咋了?一会儿就要上工了。”何母一边擦手一边进来说道。

  “妈,将这老碗水喝了。”何�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老碗递给了何母,“快点喝。”

  “这是什么呀?”

  何母还要问,何�见状急忙将老碗朝着何母跟前推了推,“快点喝,队长都在吹哨子了。”

  老兵怕号子,社员怕哨子。

  哨子一吹,这村里上工的人就要出门上工了,所以何�才选择了这个时间,因为她不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何母解释。

  何母喝了一口之后吃惊的看着何�,“丫儿,这是哪里来的?”

  她女儿可别去做啥事啊!

  “妈,您放心,这不是偷来的,等你中午放工了我再告诉你。”何�收起粗瓷老碗说道,“您不能跟任何人说,我中午一准告诉您,快点走吧,队长都吹第三遍哨子了。”

  这上工啊还有句老话叫‘头遍哨子不买账,二遍哨子伸头望,三遍哨子慢慢晃。’,但是何家因为何父是小队长,所以为了支持何国全工作,何母每次上工都很积极。

  “妈,干活小心点啊。”

  “知道啦,我家丫儿长大了。”何母欣慰的挥了挥手,“去炕上躺着吧。”

  躺下没一会儿,何�就听见院门推开的声音。

  “小�。”

  是何娟的声音。

  早晨何娟跟何香萍对打,两个人都受了伤,所以今天便没有去上工。

  “娟子姐。”何�躺在炕上没动,倒是喊了一声,不过声音很虚弱的样子。

  “咋样了?有没有好一些?”何娟装作很关心的样子拉着何�的手,但是何�看的出来,她眼神里更多的是不耐烦和厌恶。

  奇怪的是,何娟表现的这么明显,前世的她到底有多眼瞎,竟然都没有看出来。

  “小娟姐,早晨我不是有意那样的……”何�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何娟还肿着的脸,“你还疼吗?”

  “已经……不疼了。”何娟咬着牙说道,“我来是给你还东西的。”

  何娟嘴上这么说,手里的小包袱还是紧紧的攥在手上。

  “真的吗?”何�惊喜的看着包袱,眼神亮光闪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愁眉不展起来,“早上回来的时候小姑就将我骂了一顿,还说……”

  何�说道这里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门外,声音压的很低,“还说要是看一次你戴我的东西就像今天那样打你一次。”

  “娟子姐,你别生小姑的气,她也是……也是……”

  “那个丑八怪!

  何娟愤恨的说道,“行了,别哭哭啼啼的了,东西你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