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前奏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何星,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不一会儿,门外面便传来了小姑何香萍气急败坏的声音。

  “小兔崽子,看我咋收拾你,快把鸡蛋还给我。”何香萍推开门大声的喊道,待看清楚家里的一切的时候,一下子愣到了那里。

  “大哥,你回来了啊。”何香萍一只脚蹭了蹭另外一只脚上的泥巴,身体朝后退了两步。

  “婆,这是刚才找我姑的时候找到的。”何星面无表情的将手里的烧鸡蛋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香丽,这鸡蛋你从哪里来的?”何父冷着脸问道。

  “大大,小姑绝对不会把我婆给的鸡蛋拿出去烧的,这一定是……一定是……咳咳……”何�说道这里急的不知道要怎么接下去,一阵的咳嗽。

  “我……”

  “你是不是把你嫂子给你的鸡蛋拿去烧着吃了?”何父盯着何香萍问道。

  “好了,不就是一个鸡蛋嘛,你至于这样瞪着你妹妹?”何老太婆见状上前说道,说完还瞪了何星一眼,丝毫没有记起刚才是谁为了一个鸡蛋对何母大打出手。

  “那个鸡蛋反正已经坏了,又不能拿去换钱。”何香萍见有人给她撑腰了,原本低着的头一下子又仰了起来,“再说了,我是她姑姑,吃她个鸡蛋不应该吗?反正她活不久了,吃了也白吃。”

  “你……”

  “大大,我妈的脖子上还流血呢,看着好害怕。”何�见何父那脸色,就知道自己要是不阻止的话,何父接下来一定会甩小姑两个耳光子。

  虽然这样做也的确挺爽的,但是等到何父不在家的时候,何老太婆跟小姑这对母女就会将所有的仇恨都转嫁到何母的身上。

  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有过,偏何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对于何老太婆跟小姑的刁难总是默默的忍受,不仅不跟何父抱怨,反而会帮着隐瞒。

  这些年,何父虽然知道何母受委屈,但是却不知道她所受的折磨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

  何�刚醒来的那几天就已经想清楚了,在她还没有足够强大到能保护好自己的亲人之前,最好的法子就是扮猪吃老虎,让那些人去狗咬狗。

  至于何母这些年受的委屈,她会慢慢的用她的法子让自己的父亲知道。

  何香萍见何�将何父拦住,给她甩了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又得意洋洋的鄙视了一眼何星,跟着何老太婆去了她们住的西屋。

  “咋样?还疼吗?让你受委屈了。”何父扶着何母进了东屋,“以后不能再犯傻了,一切有我呢。”

  何�跟何星三兄妹并没有跟着过去,将难得的空间给了自己的父母。

  三兄妹去了后院,并没有发现在西屋的何香萍瞧瞧的靠在窗户边上,偷听着他们的谈话。

  “妹妹,你没事吧?”

  “大哥,我没事,都是我害的你们也跟着挨打。”何�愧疚的说道。

  “丫儿啊,以后再也不要那样了,哥个子大皮又糙不怕挨打。”何阳沉默了一会,摸了摸何�的头,眼里一酸。

  他的妹妹长大了,知道护着哥哥了,但是刚才的情形也的确吓坏了他。

  “对了,妹妹,你咋会知道小姑在哪里烧鸡蛋?”何星见气氛有些沉闷好奇的说道。

  “我哪里会知道。”何�撇了一眼西屋的窗户,那里有个黑影,明显是有人在偷听他们谈话,想了想嘴角扬了扬,心里给自己的二哥竖起拇指,她原本还想将话题拉倒这个上来的,“还不是何娟姐。”

  “咱妈回来没多久何娟姐过来了,说要借大大给我买的红纱巾戴几天,顺带又说看着小姑拿着东西去了打谷场后边。”何�解释道,“其实那个红纱巾,我本来是想让小姑先戴几天的。”

  何娟是来过,不过说了几句话见何�恹恹的就离开了,走之前自然也将红纱巾给带走了。何�要让何娟知道,以后再也不敢来霸占她的东西。

  “结果何娟姐说这丝巾是红色的,肤色太黑了配上不好看。”何�说道这里疑惑的问着何星,“大哥,和娟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反正我觉得这丝巾配咱姑的花棉袄挺好看的。”

  是好看,简直就是一个花大姐加傻大妞。

  何家人都遗传了何老爷子又白又高,只有这何香萍跟何老太婆一样,皮肤黑不说,个子还矮,偏何香萍一点不自知,经常弄出一些笑话还引以为傲。

  何�说完朝着西屋望了一眼,那个黑影不见了,她嘴抿了抿,以何香萍的性格,明天会有一场好戏看。

  “什么?红纱巾让何娟给拿走了?不行,我去给你要回来。”何阳一听就炸毛了,这个何娟每次都这样,说是借,但每次都是有借无还。

  “大哥放心,我这次会让她连带着将从前的东西都还回来的。”何�眨眨眼说道,“大哥你就等看好戏吧。”

  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有需要哥哥帮忙的就开口。”

  “瞧瞧这是什么?”何星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烧鸡蛋,“吃吧,我刚才顺手从椅子上拿过来的。”

  “我们一起吃。”何�眯着眼睛甜蜜的说道。

  “你吃。”

  “我不饿。”

  何阳和何星说道。

  “好东西要一起尝,不然我也不吃。”何�故意噘着嘴说道。

  心里老脸一红,自己前世可都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家人跟前,她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自己孩提时期。

  兄妹三人低着头围成一圈你一小块我一小口的将一个烧鸡蛋给消灭掉了。

  见两个哥哥吃的香甜,何�的心里暗自决心,以后有能力一定要让哥哥们吃上好吃的。

  何�头一天晚上想着怎么改善家里的状况,又想着怎么帮父母跟两个哥哥调理身体,这样左翻右翻的到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听到隔壁母亲吧嗒吧嗒的拉着风箱的声音,何�一下子从炕上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熟悉的屋子,这才将心放了下来。

  “何娟个烂*蹄子,你给我站住。”

  何�嘴角扬了扬,好戏要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