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吐血

重生七零守则 +A -A

  丑?

  别说何�现在才九岁,还是个小姑娘,就说何家人,何父长的不差,何母更是这十里八村长的好看的,两个兄长都属于帅气型的,而继承了父母优良基因的何�,长相自然是差不到哪里去的。

  前世,因为她的长相,给何�引来了许多的麻烦和误会,所以对那声音的话何�是一点都不相信。

  不过这身子也确实是差了好多,就说她被人救上来已经在炕上躺了两天了,可是刚才坐起来哭了那么一场之后,现在又开始有点犯晕了。

  何�知道,自己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引发的贫血。

  “蠢物,迟早有一天本座要被你气死。”嫩嫩且冰冷的声音又响起,“这个是你们这个时代的麦乳精,给本座快点将身体弄好。”

  当然,这也不单单是一罐麦乳精,英明神武的他自然是在里面加了点东西的,而这种东西也会帮助他口中的蠢物能够快速的恢复身体。

  只是需要浪费他很多的精力罢了。

  那声音刚落,何�就发现自己的身边多了一罐子麦乳精,麦乳精好像是被人故意砸到她的身上的,吓了何�一跳。

  “这……你……喂,你到底是谁?”何�小声的问道。

  然而,回复她的是,“……”

  真是个暴脾气。

  何�撇了撇嘴,慢吞吞的从炕上坐起来,又透过窗户纸上的破洞观察了一下外面,这才将麦乳精罐子打开,倒进了炕边放着的粗瓷老碗里。

  那粗瓷老碗的水是刚才何阳给她倒的,害怕她一会儿渴了想喝水,何�端起粗瓷老碗,心里一暖。

  也不知道这麦乳精里放了什么东西,口感可比她十几二十年后喝什么蜂王浆之类的好太多了。

  何�一口气将它喝了个干净,并且将碗底也给添了个精光,顿时感觉自己身上有股子暖流从上至下游遍全身,原本饥肠辘辘的肚子也有了饱腹感,整个人的状态一下子好了许多。

  可别怪她不懂礼仪,实在是在这个年代粮食太珍贵了,更何况是这珍贵的麦乳精了。

  何�原本想要将麦乳精藏好,免得被她那极品奶奶或者何娟给撞见了又是一通的闹腾,结果这个意念一闪,原本还在炕上的麦乳精就不见了,何�诧异的在四周找了又找,确定是真的不见了。

  不过等她想起麦乳精的样子的时候,那罐麦乳精又出现在了刚才的地方。

  这真是!!!

  何�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她从脖子上掏出来那个玉坠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别说她不懂玉,但看这质地也知道是个好东西,通身白的一点瑕疵都没有,可以隐隐看见是一只白狐的形状,条纹刻画的很流畅,只是不太清晰而已。

  握在手里润润的,感觉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涌动。

  那个声音说他是通过哑婆子寄身到何�的身上,何�也不吃惊,她都能死了重生,这声音说的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

  但是何�知道,他能寄身在自己身上,一定因为这枚玉坠。而麦乳精能够跟着她的意识出现或者消失,也肯定是跟那声音有关了。

  只是到底是因为什么?瞧着他那副自大又傲娇的样子,是肯定不会告诉何�的。

  不过眼下能得了这么一罐子麦乳精,对于何�来说已经很开心了,何母现在还不知道她自己已经怀孕,想起前世弟弟出生才那么一点点,何�心里就发酸。

  何�的奶奶是个寡妇,印象中,这个奶奶十分的贪婪、自私和恶毒,尤其是对娘家没人的何母,那更是苛刻,动辄随手打骂,吃的上面更是苛待,即便是怀孕了,何母也得不到什么优待。

  所以弟弟何晨在生下来之后身体一直不太好,以至于在经历了那些变故之后就给傻掉了。

  如今,她有了这麦乳精,自然是要先紧着她妈来的。

  何�想到这里自己吓了一跳,她以为那个声音会出来骂她一顿,因为她刚才想着要将麦乳精想办法给何母吃来着,以那声音的傲娇,肯定会数落自己一通。

  何�等了一会也没见动静,于是便放心大胆起来,想来那声音应该是同意了吧。

  “同意?”嫩嫩的声音响起,不过没有刚才的霸道盛气凌人,反而让人感到十分的虚弱。

  “你咋了?”何�弱弱的问道。

  “本座迟早要被你给蠢死……咳咳……这罐麦乳精是针对你体质配的。”声音说道这里好像是要缓一口气的样子,继续说道,“你那个妈又死不了,你恢复好了,本座自然会给她。”

  “你……”何�被他气的鼓着眼睛也不知道要去瞪谁。

  “闭嘴,这段时间不要找我,也不准给我胡思乱想。”嫩嫩的声音冰冷的警告了一番之后就再也没音了。

  霸道!专横!

  何�瘪了瘪嘴,她才不想找他呢,每次都是突然出声,吓她一跳。

  不过听那声音的意思,她有点明白,他是寄身在自己这里的,是不是她好了那声音也就好了?

  何�猜的没错,那声音是跟她有关系,而且刚才为了那一罐麦乳精,已经让他损失了许多精力,所以才会让何�听着那么的虚弱。

  想到这里,憋屈的只能窝在玉坠里的某团默默的画着圈圈,他怎么就这么悲催呢?好不容易最后一世了,为了一罐麦乳精差点吐血。

  某团默默的缩在玉坠里打坐……吐气……

  至于那个愚蠢的女人,能够迅速的发现用意识来藏麦乳精也不错。

  某团撇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那罐麦乳精,憋屈!前所未有的憋屈!不过又有些好奇,这个蠢物因为一罐麦乳精就兴奋的不行,要是知道这玉坠的奥秘,会是个什么情形?

  而何�想通了这些,心也就放心下来,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快点将这身体给调养好,这样他也能尽快的帮妈妈调理一下身体。

  但是想起前世之后发生的事情,何�的心又着急起来。

  前世的她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喝到这么精致的麦乳精,她一直在炕上躺了五天才爬起来。而在此期间,何�的那个极品奶奶曾经带人来想要将她扔到南山自生自灭。

  要不是何�的两个哥哥不同意,还有何母拿着菜刀以死相逼,恐怕前世的她早早的就被扔到南山饿死了。

  何�记得前世她娘和哥哥被奶奶跟叔叔打了一顿,特别是她大哥被小叔用棍子打到了脸,原本英俊的脸上被划破了一道口子,从此以后脸上就有一条像是蜈蚣一样的疤痕。

  如果不是因为破了相,大哥也不会最后娶寡妇刘兰花,而她的二哥,更不会为了留住刘兰花和侄子,给刘兰花的弟弟抵罪,进了监狱。

  因为到底是被媳妇用刀给逼着妥协,何老太婆一直记恨在心,她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这要是传出去了,她何老太婆的脸面可就给丢尽了。

  所以从这之后,何老太婆更是变着法子的折磨何母,在何母生完小弟之后就让她下炕干活,大冬天的,让没有出月子的何母用冰冷的水洗全家人的衣服。

  何母留下了月子病,每到变天的时候,浑身的关节就疼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