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蠢物

重生七零守则 +A -A

  已近黄昏,炊烟袅袅,整个村庄被一层暮色笼罩,一座座泥土房在青烟的相伴中,更加增添了一丝的深沉。

  村子里的土房的结构都差不多,两间半或者三间的土房,两边是东西屋住人,中间一进门就是厨房,一口大锅隔着墙却连着西边的火炕,一般这西屋的火炕都是给家里的老人住的。

  何�躺东屋的炕上,看着已经发黄了土墙,耳边听着风不时的将纸糊的窗户吹的嗡嗡的响,还有隔壁何母拉着风箱‘啪嗒啪嗒’做饭的声音,再夹杂着村东头胖婶扯着嗓子喊的全村都能听见的声音。

  “三儿……兔崽子……回家吃饭啦。”

  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像是在演奏一首交响乐,却让何�感到十分的踏实和窝心。

  从前的何�听到这些声音总是十分的厌烦,尤其是胖婶那满身的猪臭味儿,但是现在能再次听到胖婶的声音,何�怎么听怎么亲切。

  “妹妹,你醒啦?”二哥何星跑了进来,见到何�正对着窗户发呆,担忧的问道,“是不是饿了?妈一会儿就把饭做好了。瞧二哥给你带什么了?”

  何星跳上炕头,献宝似的从补丁口袋里掏出来个东西给何�看。

  “鸟蛋!”

  何�惊喜的喊道。

  “嘘,别让咱婆(奶奶的意思)听见了。”何星紧张的朝着外面望了望,要是被奶奶给发现了,这鸟蛋肯定就进了小姑或者小叔的嘴里了,“晚上二哥给你烧鸟蛋吃。”

  何�望着二哥小心翼翼的讨好,心里一酸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了。

  “咋了?”何星手忙脚乱的帮着何�擦拭眼泪,哪知道这眼泪越擦越多,急的他直挠头,“是不是二哥烦到你了?那你一个人待着,二哥去看看妈饭做好没?”

  “二哥。”何�扑到何星的身上,“二哥,对不起……”

  何阳进来的时候,就见自己的妹妹窝在二弟的怀里哭了个稀里哗啦,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何星摇了摇头。

  自从两天前妹妹被人从河里救上来之后,何阳就发现这个妹妹变了,也不知道这变化是好还是坏?

  何阳是个嘴笨的,见平常会说话的何星都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他的手脚更是不知道要怎么放了,“小�,那啥……别哭啊……要不哥去给你叫小娟过来?”

  “不要,大哥。”何�急忙擦拭了眼泪对着要出门的何阳说道,“何娟那么欺负我,我以后不会再听她的话了。”

  两兄弟诧异的看着何�,见这一次何�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坚定,心里也都放松了下来,他们真怕这个何娟将何�带坏了。

  哭了一场,何�心底的那点子压抑彻底的释放了出来,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她是被何娟跟知青丈夫给气死的。

  前世的何�,为了知青的丈夫能够回城,不惜让当大队长的父亲去行贿,丈夫是回城了,可父亲被人举报之后被抓,后来又被拉出去批斗,回到家剩下不到半口气,最后不甘的去世。

  大哥为了支撑这个家,跟人去修河堤,结果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水给冲没了,尸首都找不到。

  而她的二哥,为了留住大嫂以及侄子,给大嫂的弟弟抵罪,也进了监狱。

  她妈何母经历了一连串的打击之后,也疯掉了,在一个冬天的夜晚,一头栽进路边的壕沟里,等被发现的时候,早就已经断气了,手上脚上结满了冰渣子。

  她那个可怜的弟弟,在经历了一番的变故之后,给吓傻了。

  而她那个知青丈夫,在回城不久就跟何�离婚,离婚的理由竟然是特么的不能有一个行贿的丈人和坐牢的大舅哥。

  离了婚的何�也想过轻生,被捡破烂的哑婆子给救了回来,哑婆子并不是哑巴,只是很少开口说话,但是却将所有的温暖都给了她和弟弟。

  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何�紧紧的握着哑婆子冰冷的手,却没有挽回哑婆子的生命,哑婆子给她留下了一枚狐型的玉坠之后就撒手人寰。

  一个月后,她唯一的弟弟出了车祸躺在医院没钱缴纳手术费,何�便去卖血,钱还是不够,无奈之下,何�想起来那个知青前夫。

  当她厚着脸皮敲开前夫家的门时,开门的竟然是自己信任的堂姐何娟。

  何�永远忘不了何娟当时讥讽的表情,还有她傲娇的抚摸着隆起的大肚子,“小�呀,你也别怪堂姐,怪就怪你这肚子不争气。钱?我儿子的奶粉钱都不够,你不会让我去拿钱去救一个傻子?”

  “滚,你个不下蛋的母鸡,还有脸来上我们家的门。”知青那教师的母亲在后面大吼道,“真是晦气。”

  “我当初要不是为了回城,怎么可能娶你?你那一家子人都让我感到恶心。”知青前夫厌恶的看都不想看何�一眼。

  “别生气啦,仇你不都报了吗?那些恶心你的人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眼前了。”何娟一边讨好的安抚知青一边叽哩哇啦的说道,但是何�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傻子,那个傻子也是何娟的堂弟啊。

  何娟的肚子快要生了,可她何�跟前夫离婚还不到半年。

  仇报了?

  难道父亲他们的死都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何�行尸走肉的走在大街上,丝毫没有发现在马路对面,一位身穿考究西装的男子怀里搂着一个娇美的女子,在看到何�那一刹那的吃惊。

  男子的吃惊也只是一瞬间,因为在下一秒,对面的何�已经晕倒在了地上,晕倒的那一刻,何�脖子上戴着玉坠的地方被火燎的烫了一下,耳边转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就重生在了1970年她九岁的时候。

  记忆越来越清晰起来,何�的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呵……她到底有多么愚蠢啊,才会被那两个贱*人骗了又骗,更是害的她家破人亡。

  “果然是个蠢物,”那个在她刚醒来的时候就嘲笑她一次的声音又响起,“哑婆子用命换来你的重生,难道就是让你后悔的?真没有想到本座最后一世竟然要寄身在你这个蠢物的身上。”

  那嫩嫩的声音像是个孩子发出的,但是却充满了讥讽和嘲笑以及不屑。

  不,她何�既然重生了,就不会再犯前世的错误。

  愚蠢?这一世她会让那些虐待算计他们的人明白,她何�回来了,不再是前世那个眼高手低的懒女子,不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傻妞了,你们一个两个的且给我等着吧,她一定会守护好自己的家人,和他们一起美好幸福的生活。

  “切……”嫩嫩的声音又响起,“蠢物,还是先把你这丑的要死的身子养好吧。”

  “喂,不许再叫我蠢物!你是谁?咋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蠢物,你现在还不够资格知道本座是谁。”

  “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