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布尔玛的爱情故事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 +A -A

  081、布尔玛的爱情故事

  张武天将三个布尔玛集合在一起,自然不是为了让她们聊天拉家常晒儿子的。

  张武天真正的目的是要让三个布尔玛合力开发新的重力室。

  张武天所在的主世界,这里的布尔玛刚满19岁,她虽然同样是个天才,但知识的积累还不够完善,这就是导致了由她开发的重力室比不上原作中由未来的布尔玛开发出的那个原版机器,张武天想要更加完善的重力室,因此不得不寻求其他世界布尔玛的帮助。

  三个人,三位天才,三份力量,在未来某个时间段开发出时间机器的三个脑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很快,新的重力室已经有了雏型。

  三个布尔玛都是同一个人,性格相似,才能相仿,三观相近,志趣相投的她们自然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为了进行区分,依照年龄不同,三个布尔玛互相之间有不同的称呼,来自第三世界的布尔玛因为最大,同时也因为已经有了孩子,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的气息,因此被其他两个布尔玛尊称为姐姐大人,来自第二世界的是小布尔玛,而最小的主世界布尔玛则是小小布尔玛。(人称布家三姐妹)

  某天,在工作的间隙,小布尔玛突然提起了结婚的话题,并以此来询问姐姐大人。

  提及这个话题,来自第三世界的姐姐大人半推半就的讲述了甜蜜中带着酸涩的回忆。

  那是在第23届比武大会,也就是原作中孙悟空对抗二代短笛的那场比武大会上发生的事情。

  突然出现的琪琪宣誓了她和孙悟空的婚姻,并依靠气势一口气拿下了悟空。

  作为仿佛无关紧要的旁观者,在擂台边完整的观赏了这一幕的布尔玛脸上浮现出祝福的笑容。

  “那个小不点悟空,已经变成真正的男子汉了,反而是我的男朋友乐平却整天在外面花心……

  那样想着,过去和孙悟空相处一点一滴浮现了出来。

  回忆起最初在孙悟空面前尿裤子的景象,现在回忆起来,羞耻中带着欢乐,那是她第一次被这个男孩拯救。

  两人在一起洗澡,连算数都不会的小猴子虚报年龄,令她感到一阵害羞,当时的孙悟空只有12岁,但已经是一个能够让少女尽情依靠的人了。

  做了对少女来说不可饶恕的事情,令她在龟仙人面前出丑,那个悟空即使到现在也依旧缺乏常识,这样的他真的没问题吗?没有自己在他身边看着,他真的能够适应居家的生活吗?

  打败红缎带军团,威风凛凛的悟空。

  打败短笛大魔王,拯救世界的悟空。

  修炼归来,变得高大帅气的悟空。

  悟空!悟空!悟空!悟空!悟空!

  布尔玛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他的记忆空间已经完全被孙悟空占据了。

  【不如跟我一起去寻找龙珠吧】

  【好】

  脑中浮现出两人最初的因缘。

  看着来历不明的少女琪琪紧紧地贴在在孙悟空的身上,抱紧孙悟空的手臂,而孙悟空却显得一幅无所适从的样子,布尔玛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脸。

  那虚假的笑容再也装不下去了。

  泪水已流满她的脸庞。

  “不对!我才是最早认识悟空的人,我才是和悟空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人,我不想让悟空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终于意识到孙悟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了解到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布尔玛仿佛回到了16岁的少女时期,回到了能够为一个未被证实的传说,独自一人说走就走的岁月。

  狠狠的擦干脸上的泪水,过去的布尔玛一直是旁观者,在擂台下观看着如同位于另一个世界的孙悟空的战斗,现在轮到她踏上这块过去从未染指过的擂台了。

  一步,两步,踏上了比武大会的擂台并不是很难嘛。来到擂台上的布尔玛这样想着。

  随即,布尔玛发出了最初的战斗宣言:

  “慢着,放开悟空!要和悟空在一起的人是我!!”

  “布尔玛?!”背后传来男友乐平惊讶的叫喊声,但此刻的布尔玛却只将他当成了嘈杂的背景音。

  “你在说什么,我和悟空在很久以前就约定了终生,我才是悟空的新娘。”琪琪嘟着嘴,不悦的说道。

  “那时候的悟空根本就不懂新娘的含义,他只是顺口回应了你自说自话的要求!”在过去的旅行中不止一次对悟空的没常识感到无语,拜此所赐,对孙悟空极为了解的布尔玛一针见血的说破了当时的情况:“这种单方面的约定没有任何意义!”

  “对哦,我当时还以为新娘是好吃的东西。”孙悟空摸摸脑袋,在一旁补刀。

  “即……即使如此,我是牛魔王的女儿,悟空是孙悟饭的儿子,我和悟空是门当户对,天造地设的一对!武天老师也一定会希望我和悟空在一起。”

  “这个么……呵呵。”虽然琪琪是门下弟子的女儿,但布尔玛同样是他看着长大的好女孩,对此,龟仙人表示两不相帮,你们年轻人自己解决,别扯上老人家。

  “门当户对有什么用?你了解悟空吗?他根本就不是工作的料!恕我直言,你有足够的收入吗?你知道悟空的饭量吗?你们结婚后靠什么生活?我是变幻胶囊公司的大小姐,我有足够的收入维持生活,我可以让悟空不需要工作,自由自在的生活一辈子!

  “悟……悟空和我结婚之后一定会变成负责顾家的好男人,一定会去工作的,对吧,悟空?”琪琪急切的看着身边的孙悟空。

  “工作啊……我至今为止都没有做过呢……”孙悟空有些苦恼的说道。

  “强行要求悟空按照你的意志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这样的婚姻会幸福吗?你根本就不了解悟空!如果和我结婚,悟空完全不需要工作,由我来赚钱养活悟空!”布尔玛做出了霸气十足的宣言。

  “我不要你的钱,布尔玛。”

  “闭嘴!我们在讨论婚姻大事!”布尔玛恶狠狠的瞪了孙悟空一眼。

  “哦……”孙悟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真是个凶暴的富家大小姐,我对悟空可是很温柔的,对吧,悟空。”那样说着,琪琪越发用力的抱紧了悟空的手臂。

  “就算再怎么凶暴,我至少不会参加比武大会,今后即使争吵,我和悟空也不会在家里动武!换成是你,恐怕每一次争吵都会演变成家庭暴力!”

  “才没有这种事情,我们才不会争吵!我和悟空是真心相爱的,对不对,悟空。”带着渴求和期盼的目光,琪琪注视着身边的孙悟空。

  “悟空,请你认真的回答我,如果今后要永远在一起生活的话,你是想要和她在一起,还是想要和我在一起?”布尔玛则一脸严肃的询问孙悟空。

  孙悟空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轻轻的抽开被琪琪抱住的手,歉意的说道:“琪琪,我当时不懂新娘是什么,因此随便回应了你,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除了爷爷,我最早认识的人就是布尔玛,是布尔玛将我带出那片森林,然后我才认识了龟爷爷,认识了小林,认识了大家,布尔玛虽然凶暴,又不讲道理,还时常乱发脾气,但我知道她是一个好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太会说,如果要和一个人永远在一起生活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布尔玛。”

  “悟空……”布尔玛的心脏猛的颤抖了一下,泪水又不争气的流淌了下来。

  “孙……孙悟空!”琪琪先是呆滞,然后是不信,最终咬牙切齿的说道:“从那天起,我每年都数着日子,等你来迎娶我,你……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琪琪,对不起!”孙悟空低着头,双手合十,对琪琪说道。

  然而孙悟空的道歉完全没有进入琪琪的耳中,她将仇恨的目光对准了布尔玛。

  “是你,都是你的错,为什么要勾引我的悟空!你这个该死的狐狸精!”

  话音未落,琪琪疯狂的对布尔玛展开攻击。

  “你干什么,琪琪?!”孙悟空瞬间挡在布尔玛的身前,如同巍峨的山峰一般阻挡了来自外侧的一切危险。

  一如往昔。

  “让开,孙悟空,我要杀了这个迷惑你的女人。”

  “不行!我不会让你动布尔玛一根汗毛!”孙悟空坚定的说道。

  “你……混蛋!”琪琪展开一连串拳打脚踢,但在孙悟空的面前毫无意义,战斗力的压制令琪琪的每一次攻击都被孙悟空轻而易举的阻挡下来。

  最终,琪琪气喘吁吁的停止了攻击,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刻,都沉浸在和这个男人缔结婚姻的幻想之中,她几乎成为了这个男人的妻子,直到刚才,梦还在延续。

  现在,梦醒了,她发现自己爱的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男人,而是一个长久以来仅仅存在于梦中的假象。

  梦里的男人会保护她,会对她甜言蜜语,言听计从,不会为了其他女人和她大打出手,那绝不是眼前这个男人。

  少女的绮梦破碎了。

  “孙悟空,我恨你!!”

  流淌着泪水的眼中充满仇恨,琪琪深深的注视着孙悟空和布尔玛。

  最终,她离开了这片属于她的伤心之处。

  当琪琪离开会场后,孙悟空转向了被自己保护在身后的布尔玛。

  “悟……悟空……”一直以来,布尔玛都将孙悟空当成弟弟,当成小辈看待,此刻,观念转变的她突然有点无法直视孙悟空那熟悉的面容了。

  “布尔玛,虽然我不是很懂,但结婚就是两个人住在一间屋子里对吧。”

  “基……基本上没错……”布尔玛脸颊通红,视线错向一边,根本不敢对上孙悟空的视线。

  “布尔玛,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生病了吗?”

  说着,孙悟空将手覆盖在布尔玛的额头上,结果导致布尔玛的脸变得更红了。

  “没……没这回事!”布尔玛胡乱拨开孙悟空的手掌,狼狈的说道。

  “没生病就好,布尔玛,我们结婚吧。”孙悟空爽朗的说道。

  “时间,地点,环境,气氛,统统都不合格啦!你这个不懂浪漫的笨蛋!!”布尔玛破口大骂,然而她却偏偏喜欢上了这个不懂得浪漫,却能够给予她安全感的男人。

  “诶??”孙悟空被布尔玛吼得一愣一愣的。

  “真是的,为什么我会看上你这种笨蛋!!”布尔玛发着脾气,随后用力抱住了孙悟空的手臂,那里正是先前琪琪曾经抱过的地方。

  “别贴过来啊,布尔玛,这样根本就没办法走路了。”孙悟空苦恼的说道。

  “少�嗦,夫妻之间就是要这样做!”布尔玛没好气的说道。

  于是皆大欢喜,可喜可贺。

  当然,以Orz的姿态跪在地上的乐平是例外。

  次年,有着和妈妈一样柔顺的紫发,在孙悟空的要求下被命名为孙悟饭的小婴儿顺利诞生。

  这就是三世界的分歧点,布尔玛和孙悟空之间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