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短笛大魔王现身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 +A -A

  068、短笛大魔王现身

  西都,张武天的宅邸一片狼藉。

  最令张武天感到气愤的当然不是建筑物的损伤,那种东西重新建造就好了。

  真正令张武天感到怒不可遏的,是他所雇用的佣人的伤亡。

  虽说是佣人,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和张武天签订劳动合同,在张武天的家里长期工作的雇员,作为家政型的专业人士,一举一动都有其规范,他们和作为雇主的张武天自然相处的极为融洽。

  “可恶,那位经常帮我加餐的大姐姐也……”孙舞空咬着牙,身体的不适加上精神冲击,令她整个人微微的颤抖起来。

  “该死的短笛大魔王,饶不了他!”

  对于死去的佣人们,作为雇主,张武天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进行抚恤和慰问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张武天已经做出了决定,不管龙珠现在是什么状况,张武天都要将这些被大魔王杀死的人复活。

  被魔族杀死的人,灵魂将永远痛苦,无法成活,光是为了这个理由,张武天就有必要救活被大魔王杀死的人。

  与此同时,这些人因为张武天对于龙珠不谨慎的处理方式而被迫卷入了原本不应该属于他们的世界之中,对于他们的死,张武天在内疚的同时觉得自己必须负上很大的责任,他有必要,同时也有必然的义务救活他们。

  就算如大魔王如同原作剧情一般将神龙杀死,导致本世界的神龙无法许愿,张武天也会前往诸如欠了他一个人情的邪恶孙悟空世界,向那个世界的人借来龙珠,以此来实现愿望。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之后,张武天安定了下来。

  愤怒依旧在他的胸口熊熊燃烧,但至少从表面看来,张武天已经冷静了。

  然而他的同伴却无法向他那样淡定。

  当龟仙人听说了袭击者的外貌之后,她整个人都陷入了老人家不该有的慌乱之中。

  对她来说,那个绿色皮肤的恶魔是永远盘桓在他心中,如同无法逾越的障碍一般令她感到绝望和恐惧的存在。

  虽然理智告诉她,现在的张武天和孙舞空似乎都已经比当初的大魔王更强了,但300年以来,如同噩梦一般日日夜夜困扰着着她的那段往事可不是如此轻易就能超越的存在。

  “果然是短笛大魔王……”龟仙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短笛大魔王?”她的弟子们不解的询问。

  “虽然名字很古怪,但那是一个可怕的恶魔,曾经在数百年前几乎毁灭人类。”停顿了一下,龟仙人继续说道:“我和鹤娘的师傅武泰斗老师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施展了某个禁招,才将那个恶魔封印起来。没想到封印竟然被破除了……”

  “恶……恶魔?”小林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询问道:“难道是水晶婆婆那边的那种恶魔吗?”

  “不!短笛大魔王比那种家伙可怕100倍!”

  “没什么可怕的。”张武天说道:“现在我找不到他,只要他敢冒头,我立刻就宰了他!”

  “张武天,不要被愤怒左右你的思维!”龟仙人呵斥道:“我知道你和舞空很强,甚至远远的超越了我,但短笛大魔王的可怕超乎你的想象,他和过去那些不入流的家伙完全不同!”

  “我知道的。”张武天当然知道短笛大魔王的虚实,同时也深刻的了敌我双方的战斗力差距,但他实在很难向其他人进行解释,因此只能一再强调:“我是不会大意的,请你放心。”

  对完全看不透战斗力的强弱,同时也并非自己弟子的张武天,龟仙人也不好多说些什么,他只能以一个老前辈的身份尽可能的对张武天加以提点。

  另一边,恢复青春的短笛大魔王大约只沉默了半天,就迫不及待的展开了恐怖活动。

  龙珠世界的国家体制甚为奇葩,整个世界似乎被统一成了一个单独的国家,但在这样一个大统一的世界里,国王所掌握的军力和权利却还比不上区区一个红缎带军团的统帅,这一点光看守卫王宫的军事力量就可见一斑,短笛大魔王来到首都王宫,轻而易举的消灭了戎卫王宫的军队之后,来到了国王的面前。

  他以威胁的方式夺取了国王的头衔,然后便在电视机前发表了一番邪恶的言论。

  “全世界的人类,我是你们的新国王,我讨厌正义与和平,喜欢邪恶和暴力,今后我将会取缔警察和军队,邪恶之徒们,尽情的狂欢吧,不会再有人干涉你们的行为!”

  “取缔警察和军队有什么用?短笛大魔王是不是忘记了上一次吃到的苦头?真正打败他的人是我们武术家啊!”

  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整理装备,张武天很不给面子的在电视机前吐槽短笛大魔王的演讲。

  随后,短笛大魔王制定了上台以来的第一项决议,他将会以抽签的形式选出一个地区,然后利用自己的力量将这个地区彻底毁灭,这样的抽签每年都将会举行一次,最多只要43年,所有的城市都将会他夷为平地。

  当然,毁灭这些地区只不过是附带的娱乐活动,短笛大魔王真正的目的是让地球人长久的生活在恐惧和无助当中,以此来彰显自己的邪恶。

  “毫无意义的举措,我看不出这项措施对他有什么意义,难道邪恶和混乱能够赋予他力量吗?又不是DND世界。”

  “不需要意义!他本身就是邪恶的凝聚体!”虽然不知道何为DND,但龟仙人依旧回答了张武天的疑问:“他只是在按照自己的本性昭显邪恶而已,就像数百年前毫无意义的屠杀人类一样。”

  “他张狂不了多久了。”那样说着,张武天已经整装待发。

  他打算直接飞到短笛大魔王那边,将那个家伙干掉了事。

  孙舞空没有同行,她的身体依旧‘不适’,虽然也不至于无法行动,但在张武天的强烈要求下,孙舞空还是被禁止了一切行动。

  或许存着万一张武天打输了,至少还有一个人能够反抗短笛大魔王的念头,龟仙人同意了张武天的要求,以师傅的名义和张武天一起禁止了舞空的行动,但除此之外,龟仙人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在她的强烈要求之下,龟仙流的一行人全体出动,随同张武天一起前往皇宫讨伐短笛大魔王。

  “没那种必要,我一拳就可以弄死他。”张武天无奈的说道。

  “你根本就不了解短笛大魔王的恐怖!”龟仙人却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老人家都这么难以沟通吗?我是认真的,那家伙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年轻人,不要被力量蒙蔽自己的双眼!”

  你才被恐惧蒙蔽了双眼吧!!将这句话藏在肚子里,张武天无言的看着固执的龟仙人,而龟仙人则毫不退让的瞪了回去。

  “好吧好吧,想来就来吧,随你高兴!”面对老人家的固执,最后退让的人还是张武天,毕竟这个人是舞空的师傅,同时她并不是在害张武天,而是真心为张武天着想,张武天又不是中二少年,朝着对他好的人恶言相向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答应了和龟仙流的人一起行动,张武天索性也带上了三名得意弟子,让他们跟着一起去增长见识,然后一行人乘坐印有天武流标志的飞空艇,向短笛大魔王所在的方向飞去。

  *********************************

  有一个构想,打算在今后某本书里写点制度上的东西,目前正在抱着马叔的资X论狂啃,马叔笔头很好(译者也很厉害),能把很复杂的理论用文字清晰表达出来,导致资本论这本书意外的好读,一点都不干。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