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命中注定的不幸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 +A -A

  066、命中注定的不幸

  张武天的身上爆发出橘红色的火焰。

  与之相对的,从孙舞空的身上也对应的爆发出金色的光芒。

  两人成为了闪亮的发光体,如同白昼中星辰一般璀璨,即使在万丈高空,也足以令下方的观众清晰的捕捉到他们的所在。

  飞到相隔数百米的距离,然后两人仿佛心有灵犀,几乎在同时摆出了相同的姿态。

  双手合并,放置在腰侧,从手掌的中央渐渐凝聚出庞大的能量。

  那正是被命名为龟派气功的招式。

  孙舞空姑且不论,如今的张武天早已不再是3年前的吴下阿蒙,来到龙珠世界不会龟派气功还混什么混,和三年前的形似不同,如今的张武天早已将这招变成了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虽然摆出的姿势看着相同,但通过修改细微的动作和发招的力度,再配合上属于自己的呼吸节奏,如今的张武天已然能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施展出这一招的威力了。

  “龟派……”

  孙舞空凝聚着力量,庞大的能量在他的双掌之中凝聚,形成圆球形的姿态。

  而在他的对面,张武天也在不断聚气,将所有的力量凝聚到双掌之中。

  “气功!!!”

  下一刻,直径达到1米以上的金色光柱冲破了孙舞空手掌的束缚,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朝着张武天冲了过来。

  “冲击波!!”

  比起龟派气功这个名字,张武天其实更喜欢用这个称呼来形容这一招,既然这个世界的龟仙流并不需要这个名称,张武天就拍拍灰尘将其捡起来自己使用了。

  一道和孙舞空的龟派气功不相上下,但颜色为橙色的光束争锋相对的朝着孙舞空的龟派气功对冲过去。

  双方的气功波在空中狠狠的撞在一起,光是这一波气势,就令下方的会场天翻地覆。

  这一次,不光是杂物,甚至连人和树都被吹飞了。

  幸好会场中的高手还算不少,不管是龟仙流或是鹤仙流,乃至于张武天门下的三弟子都开始忙于拯救被吹飞的观众,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叫那两个家伙停止啊,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人命的!”萝莉鹤仙人一边利用舞空术截住被吹飞的人,一边大声叫嚷着。

  “那两个人已经忘我了,现在我们的声音可传达不到他们的耳中,少说废话,赶紧救人!”

  “混账老乌龟,不准命令我!”

  两位老前辈一边斗嘴一边救人,而后辈们自然也不落人后,甚至连柴巴王和潘普特都加入了救人的行列,作为一名武术家,哪怕性格再不堪也有帮助弱小的义务,这是任何一个流派在入门时必定会教授给弟子的铁律,有这些高手助阵,总算没有任何一名观众受到严重的伤害。

  天空中,张武天和孙舞空依旧在对波,双方互不相让,拼尽全力的将气功波推向前方。

  双方都没有想过在此刻耍弄什么小伎俩,而是纯粹的,不加一丝算计的比拼着各自的实力,赤.裸.裸的用单纯的力量来决一胜负。

  直至此刻,双方的实力依旧势均力敌,张武天的特性导致了就算因为某些原因,他和舞空的差距拉开,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差距也会被渐渐拉平,这种特性令他总是和舞空处于实力相当的地步,照理说到了这种时候,用技巧来决出胜负才是两人最好的战斗方式,但这一刻,不管是张武天还是孙舞空似乎都已经打疯了,他们就是想要以纯粹的力量来战胜对方。

  “原本想要速战速决,但这样一来不就又变成持久战了吗,明明之前还是我的战斗力比较领先,你追得太快了啊,舞空!”

  张武天竭尽全力的将冲击****出去,导致他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但即使如此,从对面反推回来的冲击依旧犹如千钧一般,令他无论如何都难以突破。

  但就在此刻,他的手上突然感觉到一丝松动,对面原本那无懈可击的力量仿佛产生了一丝波动。

  “那是什么?舞空松懈了?”

  波动立刻就消失了,但这细微的动摇却足以引起张武天的注意。

  没过多久,手上的感觉再一次松动,就仿佛一直以来阻挡着自己的那堵墙壁突然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张武天并未庆幸,反而产生了疑惑。

  “舞空是怎么了?用尽全力的感觉不应该是这样。”

  如果脱力,龟派气功的感觉应该是出力渐渐变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产生不稳定的波动,注意到这一点的张武天渐渐缩小了冲击波的力度。

  与此同时,察觉到张武天开始收力,对面的孙舞空也渐渐收回了力量。

  最终,两人停止对波,同时张武天迅速移动到了孙舞空的面前。

  “舞空,怎么回事?”

  “张武天,我的肚子好痛。”孙舞空捂着肚子,苦恼的说道。

  “肚子痛?”张武天一愣:“难道吃坏东西了?”

  转念一想,张武天觉得在山林里长大的孙舞空应该没那么脆弱,于是他立刻使出了终极方法。

  “别管了,不管有什么问题,先吃下这颗仙豆。”

  “不!吃下仙豆的话比赛不就是我输了吗!”孙舞空还向强撑,但张武天立刻瞪了过去:“现在还管什么比赛,你的身体更加重要,听(爸爸的)话!”

  被张武天那样一瞪,从12岁开始就听着张武天的话长大孙舞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乖乖的听从了张武天的话,吃下了仙豆。

  然而,即使吃下仙豆,孙舞空的问题依旧没有好转,她依感到腹部隐隐有些绞痛。

  “吃了仙豆也没有用,难道是某种疾病?等等,难道是……”张武天突然一愣,他想到了什么,迅速扶着孙舞空落到了地上。

  “请问……”墨镜主持人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张武天可没空管他,他径直来到位于观众席上的布尔玛的身边,对她说道:“布尔玛,请你来看看舞空。”

  “舞空怎么了?喂,我可不是医生,让我看也没用。”

  “不,其实……”张武天附在布尔玛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布尔玛一愣,然后面色古怪的看着张武天说道:“难道是第一次?”

  “应该是这样,以前从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好,交给我吧!”作为舞空的闺蜜,听了张武天的话,布尔玛小姐义不容辞接下了这份委托。

  然后张武天才来到墨镜主持人的身边,对他小声说了些什么。

  墨镜主持人同样一愣,可以看出他的面部表情显得极为精彩,等了片刻,当布尔玛得出了某个结论之后,这位墨镜主持人才认命的宣布了比赛结果。

  通过麦克风,墨镜主持人有气无力的说道:“因为孙舞空选手突然身体不适,放弃战斗,我宣布,本场比赛最终的胜利者是张武天先生,他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虽然使用了当之无愧之类的词汇,但墨镜主持人的这句话说的无比虚弱,显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台下的欢呼声也有气无力,虽然之前两人打得天翻地覆,但这个结局实在是太无趣了,甚至令人不得不联想到其中是否有什么串通好的阴谋。

  不过张武天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来到了孙舞空和布尔玛的身边。

  “张武天,生理期是什么?这种病仙豆治不好吗?”

  面对舞空天真纯朴的提问,张武天面色古怪的说道:“这个……布尔玛小姐,我恳切的拜托你,请你教一教舞空作为女性的常识吧。”

  虽然以前一直觉得布尔玛这个女人会把舞空教坏,但只有这一次,张武天深切的感受到舞空能有这样一个闺蜜是多么的幸运。

  “不用你说我也会这样做,都是因为一直跟着你这家伙,舞空才会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你让开!我要好好教教舞空关于女孩子的事情。”

  只有这一次,面对颐指气使的布尔玛,张武天一点都不敢反抗,作为蝉联的天下第一高手,他乖乖的着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