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决赛开始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 +A -A

  017、决赛开始

  张武天和孙舞空旁若无人的交谈着,直到黑西装墨镜主持人硬生生的插入其中。

  “那个……张武天选手,决赛要开始了,可以请你上台吗?”

  张武天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的最终对手,玛丽苏已然站在了擂台上,正笑眯眯的看着他。

  之前还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要对孙舞空说,此刻张武天突然卡壳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还抱着孙舞空……在众目睽睽之下。

  孙舞空倒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被张武天放开后,她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对张武天说道:“既然赢了我,就一鼓作气的赢下去吧。”

  “正有此意。”张武天看着擂台上的对手,开口说道:“不过对方似乎很强。”

  “你也很强啊。”孙舞空开口说道。

  “没错,我也很强。”对孙舞空笑了笑,然后张武天一转身,跳上了擂台。

  直到张武天离开之后,小林才凑了过来。

  “舞空,那家伙真是你的丈夫吗?”

  “是啊,没错。”孙舞空没心没肺的说道。

  小林的心头一阵发酸,显然对于孙舞空这个同门小师妹(自认),这个心思多端的小和尚并不是没有想法,但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一腔春水,尽数付诸于惆怅之中。

  “和你的小妻子谈完了吗?你们还可以继续聊,我不介意再等待一会。”台上,玛丽苏对张武天说道。

  “是类似女儿一样的家伙。”张武天纠正到。

  “你让女儿叫你丈夫吗?真是变态的爱好。”

  “更年期的女人都是如此不可理喻吗?还是打算用语言来令我动摇?”

  “呵呵,你触碰到女性万万不能触碰的禁忌了哟,小子。”

  “禁忌?那是什么?我不知道耶,你能告诉我吗?阿姨?”

  “原本打算温柔的对付你,现在我改变注意了,要让你吃点苦头才行。”

  “请多指教,老前辈。”

  两人之间的气氛在几句话之间变得险恶起来,主持人在此刻感到,如果自己再不宣布比赛开始,这两个人恐怕会率先开打。

  “第21届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总决赛,开始!!”于是这位主持人先生毫不犹豫的动用了自己的权职。

  下一刻,在擂台上对峙的两人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两人不断的出现,消失,来回闪动,拳来脚往,但一拳都没有命中对方,一拳都没有被对方命中,明明近身紧贴在一起,却如同两个透明的物体一般互相都无法触碰到对方的身体。

  “好快!这边?不,在那边吗?”小林的眼睛已经完全跟不上两人的动作了,他只觉得头昏眼花,眼前仿佛同时出现了好几对身影,混杂在一起令他无法辨识。

  “这才是张武天的真本事吗?原来之前他还没有施展全力吗?!”

  一路从地下打到天上,然后再从天上回归大地,最后两人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仿佛完全没有移动过一般。

  擂台下的观众们都看傻眼了,虽然他们什么都看不清,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理解到台上这两位武术家的厉害之处,在这个时刻,四下掌声如雷。

  “热身运动做的如何?还要再陪你一下么?”张武天看着自己的对手说道。

  “不,已经很足够了,接下来开始上正餐吧。”玛丽苏回答道。

  下一刻,张武天明显感到了来自对面的压力。

  “气提升了吗?该死,现在我还没有学会如何探测对方的气,只能以粗浅的经验和感觉来判断对方的强弱,真不方便。”

  注视着对手,张武天同样开始提升自己的气。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就算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普通人也能够本能的从擂台上两人的身上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之前的只是热身吗?开什么玩笑!”小林震惊的说道。

  孙舞空沉默不语,只是紧握着拳头,注视着擂台上的两人。

  “果然还留有余裕,不愧是我看上的小哥。”

  “我可不想被老阿姨看上。”

  “你喜欢的是幼小的女孩吗?”

  “总之,不会是你这样的老人家!!”

  张武天终于出手了,说是被对方的语言激怒倒也谈不上,但他已经不耐烦和玛丽苏这样唠唠叨叨说个没完,因此率先展开了攻击。

  “来得好!!”引诱对方出手的目的达到,玛丽苏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奸笑,她伸出双手,在这场决赛中初次接触到了她的对手。

  只见玛丽苏用双手接住了张武天打过来的拳头,顺势向后一收,轻易的化解了张武天的力量,然后一扭,一转。

  “翻天覆地式!”

  “什么?”

  张武天只觉得天旋地转,照理来说他的拳头可不是如此好接的,但玛丽苏显然预谋已久,从一开始,她就摆出了完全的守势,之前的百般挑衅似乎都是为了现在。看似简单的一次防御却蕴含了大量的技巧,甚至将其称之为绝招也不为过,如此一来,终于令张武天失了一招。

  张武天在空中被反转,失去了平衡,而玛丽苏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下一刻,玛丽苏的肩膀已然撞上了张武天的鼻梁。

  张武天被巨大的力量撞飞出去,但玛丽苏不同意这个结果,她手一伸,抓住张武天的衣服,将其拽了回来,然后一拳打在张武天的鼻梁上。

  挨打的张武天向后一仰,然后玛丽苏再一次将他揪了回来,并用膝盖顶向张武天的腹部。

  一记漂亮的飞膝,这一次,张武天终于如同炮弹一般向外飞射出去。

  张武天的后方即是场外,按照比赛规则,如果张武天跌下擂台,他就会成为这场比赛的失败者。

  眼看胜利即将到手,玛丽苏笑着举起了右手,做了个V的姿态。

  然而就在下一刻,被打飞的张武天一个后空翻,用双脚稳稳的站在了擂台上。

  用一只捂住自己的腹部,另一只手捂着流血的鼻子,张武天一脸很疼的样子,愤恨的看着对手。

  但更加惊讶的人却是玛丽苏。

  “我已经用全力打过去了啊!”

  看张武天之前的战斗方式,玛丽苏曾经一度认为他应该很脆,而此刻,张武天的结实程度显然超出了她的预料。

  “刚才那一招是叫翻天覆地式吗?打得我很痛啊!”

  擦干鼻血,张武天说道。

  “既然如此就乖乖的倒下吧,别在勉强了。”

  “勉强?”

  还是个普通人的时候就经常被孙舞空打飞,同时按照张武天的固有能力【只要和强者交战,无论输赢,都会变强】的规律来说,在最初挑战比自己更强的强者时,挨打总是必不可少的,张武天表示自己已然习惯挨打,挨打什么的都快变成他所拥有的顶级的技能了。

  放开了捂着肚子的手,张武天握紧拳头,摆开架势。

  “是不是勉强,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哈,那就来吧,小家伙,战斗可不是和小丫头之间的嬉戏,让我来好好的教导你这一点!”

  玛丽苏打定主意死守,显然只要张武天一展开攻击,等待着他的依旧还会是那个坚硬的龟壳。

  现在张武天倒有点相信玛丽苏就是龟仙人了,毕竟除了龟仙派之外,还有哪个流派会如此擅守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