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达成!在变成金发不良少女之前战胜一次的成就!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 +A -A

  016、达成!在变成金发不良少女之前战胜一次的成就!

  一道黑影迅速从烟雾之中穿越出来。

  那正是孙舞空,此刻她的外套,那件龟仙流的橙色武道服已被打烂,露出了里面的黑色紧身衣,当然,还没踏上发育高速路的十多岁小女孩的身体没什么可看的,在这里提一笔只是借此强调孙舞空尚未爆衣而已。

  她收缩着身体,顺着冲击波的轨迹来到张武天的面前,对准张武天的腹部就是一拳。

  然而这一击压根没有打中任何东西,在他对面的张武天如同幻影一般瞬间消失。

  孙舞空丝毫不气馁,她似乎能够捕捉到张武天的移动,接二连三的追加着进行攻击。

  “好呀!打的好,舞空,打他!!”场边的小林欢欣鼓舞。

  “不愧是舞空,受了如此强的攻击居然还能有反击的力气。”乐平的脸上也不由得流露出了笑容。

  “小姑娘,加油啊!!”这是周围观众的呼声,他们不约而同的为看上去更弱势的孙舞空加油呐喊,一时之间,这里似乎变成了孙舞空的主场。

  “这种移动方式,果然是加林仙人的传承。”表示自己见多识广的玛丽苏喃喃说道。

  孙舞空虽然勇猛,但却毫无意义,张武天明明就在她的面前,但不知为何,她的拳打脚踢连一击都没能击中张武天的身影。

  如同滑不溜秋的泥鳅……不,这种比喻太侮辱属于加林仙人的传承了,应该说如同天空中的浮云一般,看得见,摸不着,明明就在眼前,但却又如同蒸腾的水蒸气一般发散的无处不在,张武天的回避令孙舞空寸功未得。

  “躲躲闪闪的算什么男子汉,和舞空正面战斗啊!你连小姑娘都不如吗!”擂台下的大嗓门属于布尔玛,只见她愤慨的大吼大叫着。

  然而布尔玛小姐根本就不明白此刻的状况。

  “好家伙,一边和我战斗,一边还在变强吗?”

  似乎是要将在龟仙人门下积累的潜力一口气爆发出来一般,孙舞空在这场战斗中正在飞速的成长,伴随着每一拳的落空,伴随着每一脚的打飞,孙舞空的战斗力正在以一种不科学的速度提升着。

  同时,随着战斗渐渐深入,所谓战斗的醍醐味涌现了上来,或许只有在和孙舞空交战的时候才会有这种感觉吧,张武天不知道对面是否有这样的感觉,但实际上此刻的他正乐在其中。

  “哦哦!这一脚似曾相识,那一脚也曾经在漫画中施展过,不愧是从小陪伴着我的老朋友,即使年幼,也已然露出峥嵘,照这样下去,还差一点就能击中我了吧。”

  然而布尔玛的声音唤醒了沉醉在对战中的张武天,令他想起了原作中的某个剧情。

  “糟糕,不能再拖下去了,在这样下去月亮要出来了。”

  看到月亮,变身成大猩猩,大闹比武大会,最终将一切搞的一团糟,这是张武天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当然更深层的想法是他不愿让小舞空在众人的面前露出身体,当然这种想法是深藏在他的心里不会显露出来的就是了。

  因为担心时间拖得太久会把月亮拖出来,因此虽然和孙舞空的战斗很有趣,令人欲罢不能,但张武天知道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要结束了哟,舞空,虽然遗憾,但今天的战斗就到此为止吧。”

  下一刻,张武天出现在了孙舞空的身后,对准头颈,啪的一下一记沉重的手刀打了下去。

  孙舞空应声而倒。

  “裁判,开始读秒吧。”

  “啊……哦。”被之前一连串攻防战晃花了双眼,连一句话都没法说的裁判兼主持人愣了愣,然后数起了秒。

  “厉害!我能一击将现在的舞空击倒吗?”玛丽苏盘算着,然后摇了摇头。

  “现在的小家伙,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能小看呢,这就是所谓的新时代么?虽然不算太帅,但短发的样子很精神,是我喜欢的类型……”

  想着想着,最初还一脸正经的玛丽苏思维又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

  “舞空,起来啊!”

  “别输给他!!”

  “舞空,吃饭了!!”

  连布尔玛小姐的绝招都施展了出来,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能够唤醒孙舞空。

  “9……10!!胜者,张武天选手!!”

  直到裁判读秒结束,孙舞空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虽然进步的很快,但想要战胜我,还早了3天!”张武天发表了胜利宣言。

  “是想说三年吗?”听到张武天说话的人认为张武天大概说错话了,但唯独只有张武天自己明白,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一点都没错。

  原作中,孙舞空从一开始束手无策,到后来追上,甚至反超加林仙人,不是也仅仅只用了3天么,张武天不认为自己这个只有战斗力和加林仙人不相上下的山寨货能够更长久的压制眼前的小猴子。

  四下掌声大作,如此高水准的格斗比赛令观众看的酣畅淋漓,如此如醉。

  在观众的欢呼声中,张武天抱起了依旧还在昏迷中的孙舞空,离开了擂台。

  “好小,现在依旧还是只小猴子,但长大会后会变的如何呢?女版的卡卡罗特,真期待啊。”

  在张武天的怀中,孙舞空突然挣扎着醒了过来,一拳打在张武天的脸上。

  “打中了?!”苏醒过来的孙舞空一脸惊喜,仿佛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成就。

  “笨蛋,比赛已经结束了!!”脸上浮现出一个青皮蛋的张武天怒吼。

  “哎……哎??”发现自己正被张武天抱着,孙舞空伸出脑袋,看了看四周,以为自己尚在比赛之中的她才开口说道:“难道我已经输了?”

  “你说呢?”张武天一点好脸色都不给她看。

  “原来是这样,我输了啊。”孙舞空失落了几秒钟,然后迅速开朗起来:“这也没办法,不过你好强哦,张武天,认真起来的话我连一拳都打不中你。”

  “其实到后来已经差不多快要打中了,总之再努力的修行一下吧。”

  “好,等我修行结束之后再打过,下一次我一定会赢你!”

  “笨蛋猴子女,我也会修行,下一次赢得肯定还是我。”

  “不,是我,一定是我!”

  两人就这样斗着嘴走下了擂台,然而就算如此,张武天也始终没有将孙舞空从怀里放下来的意思。大有抱着这只小猴子一直到天荒地老的意思。

  张武天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孙舞空更是不可能会有这样的意识,两个人就这样若无其事的黏在一起,旁若无人的斗起了嘴。

  “这气氛,根本插不进去啊……”一旁想要和孙舞空搭话的小林尴尬的退散。

  “果然更像一对父女,但如果舞空再长大一点,会变的如何呢?”脑中想象着那副画面,玛丽苏一脸八卦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