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杰克陈?玛丽苏??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 +A -A

  013、杰克陈?玛丽苏??

  花费了半天时间,预选赛结束,最后得出了第21届比武大会的八强名单。

  其中,张武天替代了原作中的兰芳进入名单,除此之外,还有一人引起了张武天的注意。

  “果然没有杰克陈么,玛丽苏是什么鬼?”

  对照名单上的名字,张武天找到了和不和谐的地方。

  但因为决赛尚未开始,张武天现在还看不到比赛名单上的真人,于是他只能姑且压下好奇,和小舞空一起去寻找布尔玛等人报告出线的好消息。

  “布尔玛,你看这是谁?”

  孙舞空兴冲冲的找到了布尔玛,然后将身边的张武天推到面前。

  “变态人渣萝莉控?!”心直口快的布尔玛脱口而出。

  “这就是我在你心中的固有印象吗?布尔玛小姐,我对你的印象变得更差了。”

  “本小姐才不需要你有什么好印象呢!”布尔玛没好气的说道,大小姐之气喷涌而出。

  在布尔玛的身边,张武天终于见到了这个世界的女版龟仙人。

  怎么说呢,这是一位身高只有常人的一半,略微发胖,拄着一根拐杖,看上去挺和蔼可亲的老婆婆。

  “这就是这边的龟仙人吗?我很好奇,这个样子要如何变装。”

  当然嘴上张武天不会将这话说出来,他恭恭敬敬的对这位龟仙人老婆婆行礼。

  “龟仙人前辈,多谢你照顾我家的舞空。”

  “嚯嚯嚯,你就是舞空说的的丈夫吗?真是个精神的男孩纸,过会和婆婆一起去喝杯茶怎么样。”

  “敬谢不敏。”确定了!这个对着自己流口水的老家伙绝对是龟仙人的变异体。

  张武天寒毛都要竖起来了,他连忙拉着孙舞空,借口决赛,离开了这个地方。

  再一次来到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会馆内,这一次,闲杂人等已然被清开,整个会馆显得空旷清静了许多。

  比武大会的主持人,也就是那位30年如一日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金发墨镜黑西装,现在还是个小青年的他举着一个抽签桶来到了选手们的面前。

  “硬件设备简陋的一塌糊涂啊,这也算是天下第一的比武大会么?连某个村落的内部考试使用的都是电子大屏幕。”

  这话张武天直接就说出来了,令主持人显得一脸尴尬。

  “经费都用来修缮场地和作为优胜的奖金了,请张选手理解。”

  当然张武天仅仅只是习惯性的吐个槽而已,他并没有继续和这位主持人抬杠的意思,而是扫了一眼原作中绝对不曾存在过的某位女性武术家。

  “这家伙真的是先前那个龟仙人吗?变化太大了吧!”

  张武天注视的目标,一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性武术家,从她的身上完全看不出一丝之前那位龟仙人老婆婆的影子,原因很简单,这位女子的身高和那位矮个子的龟仙人老婆婆完全不在一个等级。前者是正常人体形,而后者的身高似乎只有常人的一半。

  现在张武天也不敢确定这个人是否真是龟仙人的变装了,毕竟连体形都变得完全不同,如果没有原作作为参考,张武天恐怕完全不会将其和那位龟仙人老婆婆联系起来。

  发现张武天正在隐晦的观察自己,这位身穿红色功夫装的女子微微一笑,朝张武天抛了个媚眼。

  张武天转过头,不再关注此人。

  “各位,请依次前来抽签。”主持人适时的开口说道。

  “结果就是这样么?”

  抽签结束,看着排列出来的对战表,张武天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这就是所谓的历史的必然性么?”

  对战表的内容几乎和原作一模一样,唯独只有张武天替代了兰芳的位置,他第一轮的对手则是从贫苦的村落里走出来的那木,至于那位替代了龟仙人位置的玛丽苏,她的对手依旧还是乐平。

  随后,没有多少繁文缛节,经过如同冷笑话一般的开幕式,比赛正式开始了。

  第一轮,小林VS臭气冲天的巴克。

  “我不是一个喜欢乱来破坏规矩的人。”张武天皱着眉头,屏住呼吸,看着浑身散发着诡异气体的家伙:“只有这一次,简直忍无可忍!”

  将气聚集在右拳,然后张武天收着动作,隐晦的稍稍向前一挥。

  之前还在对小林进行挑衅的巴克似乎被什么东西猛地殴打了一下后脑勺,站在原地停滞了大约3秒之后,乒的一声扑地。

  “怎么了,巴克先生突然昏迷,是天太热中暑了吗?”主持人诧异的说道。

  张武天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睛往斜上方45度的位置乱瞄,嘴里还吹起了口哨。

  巴克昏迷不醒,最后工作人员不得不怀着悲愤的心情,带着防毒面具将其搬走,第一轮小林不战而胜,这一次,他终于不用发挥出没有鼻子的天赋了。

  “怎么会突然晕倒呢?”小林莫名其妙对孙舞空说道。

  “是身体不舒服吗?”如果凭实力的话,照道理来讲小舞空应该能够看穿张武天的手脚,但这只老实的猴子女完全没有往那个方向想,没有警觉,因此自然没有察觉张武天的小动作。

  其他人也大抵如此,只有玛丽苏似乎察觉到了张武天的小动作。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不管正道不正道,作为女性,她显然很认同张武天的行为。

  巴克下台之后,第二轮便是乐平VS玛丽苏了。

  “玛丽苏?没有听说过有这样高手,应该不难对付。”

  就在此刻,张武天做出了善意的提示:“乐平,你的对手很强,不要大意,一开始就全力以赴。”

  “张武天?”乐平一愣,然后微微不悦:“什么意思?你认为我会输?”

  “只是希望你不要留下遗憾。”张武天淡淡的对这位花心男说道。

  “你在下面看着吧,解决掉这个对手之后,我很期待在比赛中和你碰头。”

  “我觉得那位小哥说的没错哦。”就在此刻,玛丽苏突然说道:“难得有机会踏上擂台,年轻人还是不要留下遗憾比较好。”

  “这是怎么了?”乐平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我是弱者?难道我看起来相当好对付吗?”

  “一股弱者的气息呢,提起弱者,用你当背景就没错了。”这句话如果说出来就彻底和乐平结仇了,因此张武天只是心里腹诽了一下,最终没有说话。

  于是,乐平VS玛丽苏,比赛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