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再度相会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 +A -A

  012、再度相会

  拳头和拳头碰撞在一起,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张武天和孙舞空二人犹如人形龙卷风一般席卷了整个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的预赛会馆。

  实力不济的参赛者自发的让开两人,令两人的身影就如同水中的巨舟,不断将人如同水流一般的排开。

  期间,孙舞空一拳擦到了张武天的脸颊,而张武天的一记侧踢则划破了孙舞空腰侧的武道服。

  脸颊上留下一个红印的张武天看着同样停下了动作了的孙舞空,脸上挂起了笑容。

  “刚才那一拳威力不错呀,只是擦过就在我脸上留下了痕迹。”

  “你的那一脚也不赖,我还以为能躲过去呢。”

  下一刻,两人放下了比武的架势,相视着笑了起来。

  “好久不见,小舞空。”

  “恩,好久不见了,张武天,你的身手变得厉害了。”

  两人互相对碰了一拳,一如当初道别时所做的那样,这简直就犹如一个轮回,以碰拳作为分道扬镳的,再以碰拳作为再次相遇的终点,经过一年的岁月,两人再度走到了一起。

  “舞空,他是你的朋友吗?”在一旁看呆的小林询问道。

  “不是哦。”孙舞空一脸纯真的笑着说道:“张武天是我的丈夫。”

  “丈……丈夫?!”小林的眼光立刻就不对了,一幅看人渣的样子盯着张武天看个不停。

  “不对,是父女。”张武天淡定的说道。

  “才不是这样!张武天你明明是我的丈夫!”

  “你知道丈夫的含义吗?”

  “我知道,龟仙人老婆婆教过我,丈夫就是和我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睡觉的人,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就是还没有和你在一起睡过觉而已,张武天,你嫌弃床小吗?”

  “如果换成心机婊的话,这句话里的内涵简直要多少有多少,不过在吐槽那个之前,总觉得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词汇。”

  “你说……龟仙人……什么?”

  “龟仙人老婆婆啊。”孙舞空奇怪的重复了一遍。

  “呃……”张武天呆滞了,这果然是一个扯淡的世界吗?娘化乐平我认了,娘化小林我也不意外,哪怕娘化那只猪,至少人家还能变身,可娘化龟仙人……那个色老头娘化的样子实在是令人无法想像啊!

  看到张武天发呆,小舞空拉起他的手,为他介绍自己的同伴:“这是小林,是和我一起修炼的师兄弟。”

  “你好,小林,我叫张武天。”被小舞空唤醒的张武天对小林自我介绍,然后说道:“刚才那一拳对普通人来说太重了。”

  小林摸了摸光滑的脑袋尴尬一笑,实际上刚才在打出那一拳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幸好张武天帮他收拾了残局,因此即使是被第一次碰面的陌生人教训了一下,小林也没有生气。

  “舞空,原来是你的朋友吗?难怪这么厉害。”就在此刻,陌生的声音插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看着眼前短发的男子,孙舞空询问道。

  “我剪了短发你就认不出来了吗?看我的,狼牙风风拳!!”说着,男子摆出一个拳法的起手式。

  于是孙舞空立刻就认出了对方。

  “你是乐平!哈哈,你也来参加比武大会啦!”

  “我听布尔玛说你会来参加这次大赛,所以想要来和你比试一下,试一试自己的身手,没想到这场大会的水准那么高,看来不光是冠军,连亚军我都有点悬咯。”

  紧接着,乐平对张武天伸出了手:“刚才见过了,我叫乐平,请多指教。”

  “我叫张武天,你好。”张武天也伸出了手,两人稍微握了握手,随即放开。

  其实张武天倒是有点期待乐平在握手的时候和自己角力一番,不过对方似乎没有这个意思,张武天也就熄了这个念头。

  “144号,张武天选手在吗?”擂台上,裁判的声音再度响起。

  “到我了,那么我就先去参加比赛了,一会在碰头。”

  “加油,张武天!!”孙舞空高声说道。

  张武天对孙舞空晃了晃拳头,然后跳上了擂台。

  张武天这一次的对手是一名在原作中登场过的女性。

  原作中,这个名为兰芳的女性拥有对于普通人来说还算过得去的身手,同时还擅长色诱,不过她的对手恰巧是为了拯救干涸的村庄而前来参加比武大会,将目标定为冠军奖金的那木,对于这样一个不解风情,同时又身负重任的木头,兰芳的色诱无法起到应有的效果,最终惨败而归。

  “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呢,要让姐姐来教你有趣的事情吗?”

  显然看到了张武天和孙舞空对战的那一幕,认为老实的进行战斗自己完全没有任何胜算的兰芳果断的从一开始就施展了色诱术。

  “切!该死的小丫头,竟然抢先一步,那个可爱的男孩子是我的!!”

  擂台下的一角,身穿红色功夫装,年龄看上去在35~40岁左右,显得熟透的女子摆出了一脸险恶的表情。

  面对兰芳的色诱,张武天淡定的询问身边流口水的裁判:“可以开始了吗?”

  “呃……哦!开,开始!!”裁判擦了擦口水说道。

  张武天笑了笑,然后稳住下盘,摆开架势。

  “等等,不要这么急嘛,大姐姐我还没有准备好呢。”

  “太过匆忙的男孩子可不会讨女孩子喜欢哦。”

  一边说着,兰芳一边脱掉了外衣,只留下了贴身内衣。

  “怎么样,大姐姐的身体好看吗?”

  “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做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在侮辱武道!”乐平虽然嘴上这样说,不过他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兰芳的身体。

  “糟糕,舞空,你的朋友危险了!”小林紧张的说道。

  “怎么了?那个女的明明很弱啊,她不可能是张武天的对手,不过她为什么要脱衣服?难道觉得很热吗?”

  觉得完全没有办法对小舞空解释清楚的小林直接沉默。

  至于张武天,他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的对手。

  “真朴素啊,这内衣该不会是超市里买的吧。”那样说着,张武天握紧右拳,小小的蓄了一下力,然后对着空中,一拳挥出。

  拳头明明打向空气,然而站在张武天对面的兰芳却仿佛被什么东西推中一般,直接飞出了擂台。

  直到落到了擂台下,兰芳依旧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台上的张武天,完全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下来的。

  兰芳或许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懂行的人其实并不少。

  “竟然能用气功做到这种事情,厉害!”乐平赞叹道。

  “和龟仙人老婆婆的龟派气功有点像……”小舞空在那里握拳,下意识的模仿起来。

  “好强!刚才那个是怎么做到的?”尚未接触过龟派气功的小林感到大开眼界。

  “年纪轻轻就能施展这种招式,现在的小家伙真是了不起。”红色功夫装的女子一脸赞叹。

  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之下,张武天离开擂台,重新回到了小舞空的身边。

  “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我们决赛见。”

  “恩,到决赛再好好的打一场!”

  孙舞空一脸自信从容,相比当年山林中的猴子女,在经过了龟仙人一年的锻炼之后,她的身上似乎多出了一丝属于武术家的神采。

  这种我家女儿初成长的感觉令张武天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孙舞空的头发。

  “很好,加油吧。”

  被摸了头,心情突然变得极好,小舞空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张武天的面前表现一番。

  于是,又一个人打着转飞了出去。

  “都说了要手下留情啊,你这个没脑子的猴子女!!”

  张武天一脸狼狈的冲去过,救人……

  “父女呢。”

  “果然是父女。”

  这一刻,不管是小林也好,乐平也好,终于确认了张武天和孙舞空两人之间的关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