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分开的两人

和舞空一起游龙珠 +A -A

  006、分开的两人

  其实张武天一点都不担心小舞空会遇到危险。

  比起担心这只比自己更强的猴子女,张武天还不如稍微担心一下自己的安危比较靠谱呢。

  比如现在这样的状况。

  一只至少有10米高的霸王龙正流着口水,用凶残的目光注视着他。

  “你肚子饿了么?”

  回答张武天的,是不断滴落的带着腥臭味的口水。

  “巧了,我的肚子也饿了。”

  张武天的脸上流露出亲切的笑容。

  下一刻,霸王龙一口啃了下来,将意图将土啊草啊张武天什么的吞下。

  张武天向后一个小跳,轻松的闪过了霸王龙的牙齿,然后借助小跳之后的反弹,整个人如同射出的子弹一般向前突进,一记飞踢打在了霸王龙的下颚上。

  那一击的威力几乎突破天际,将霸王龙垂下的头打的高高扬起。

  然后是致命的第二击,张武天趁着霸王龙陷入僵直状态,来到了霸王龙的腿边,用尽全身的力气,抓起霸王龙的脚,将其抬了起来。

  随后,张武天拽着这条龙腿,原地旋转了起来。

  “给你装逼给你飞!!!”

  利用旋转所传声的离心力,张武天将比他高大了数十倍的巨大生物抛飞了出去。

  霸王龙重重的落入地面,掀起了一片烟尘。

  张武天轻松的拍了拍双手,表示哥的战斗力虽然还有点虚,但对付你这样的野兽已经足够了。

  片刻之后……

  张武天插着一块肉在火上烤,经历了和小舞空在一起的半年时光,现在的张武天已经能够很熟练的在野外生存下去了。

  小舞空从来不是一个擅长照顾人的家伙,和那只猴子女一起住在山林里,如果无法学会照顾自己的话有多少条命都不够花,求人不如求己,这是张武天在这半年里学到的东西。

  而在张武天的身边,高大的霸王龙努力的蜷起身体,缩着脖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太起眼,然而他那巨大的身体却令他的努力变成了笑话。

  霸王龙的尾巴缺少了一截,至于那一截肉去了什么地方,显然张武天对此是最有发言权的。

  解决了一顿饭之后,张武天开始压榨起霸王龙的剩余价值。

  他完全将霸王龙当成了自己的坐骑,端坐在霸王龙的脑袋上,指挥着这头已然完全驯服的猛兽不断前进。

  几天之后,距离山林最近的一个小村落发生了集体恐慌。

  一头巨大的霸王龙,被当地的猎人称呼为山林之主的野兽踩着沉重的步伐冲向了这座与世无争的小村庄。

  男人们纷纷武装了起来,提着猎枪砍刀之类的武器,等待着这场绝望的战斗,而老人,女人和孩子则瑟瑟发抖的躲在房子里,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直到……

  “山林之主头上的是什么?”一个眼神较好的猎人向身边紧张的同伴询问道。

  “那似乎……是个人??”

  当张武天骑着霸王龙来到村落入口处的时候,等待着他的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半武装人员。

  从霸王龙的头顶上跳了下来,张武天走向为首的男人,向他询问道:“你们这里收购猎物吗?”

  “猎……猎物?”没想到踩在霸王龙头上的男人所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个,紧紧地抓着猎枪的男人结结巴巴的说道:“收购的。”

  “那太好了,我有很多猎物要卖给你们。”张武天笑了起来。

  笑容或许是拉近人与人之间关系最好的利器了吧,当张武天将背负在霸王龙背上的各种猎物展示给这些人看之后,凝滞的气氛一扫而空,老人,女人和孩子们纷纷从房屋里走了出来,原本充满了背水一战气息的村庄瞬间忙成了一片。

  几乎所有人加入了处理猎物的行列,对张武天一路上捕获的猎物进行初步的整理。

  而张武天则和当地的村长老人进行金额的结算。

  作为边境村落的村长,这位老人给予张武天的感觉就是淳朴和老实,他的身上并没有太多市侩和狡诈的气息,当然这也好张武天的武力威胁有关,毕竟拼上整个村落的男人都不一定能对付得了的霸王龙还停在一边,似乎已经完全被这个男人驯服了,这种时候还打算偷奸耍滑的话,那位这位老村长的人生就算是白过了吧。

  “可恶,就算买了飞机,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架势,更何况这些钱根本就买不起飞机,早知道这样我就问布尔玛小姐要一架能够自动驾驶的飞机了,反正那个大小姐是一个不在乎钱的土豪白富美。”

  收下了村长小心翼翼的交给他的钱,张武天利用这些钱在村子里略微补给了一下,就离开了村落。

  他甚至没有打算在这个村落中过夜,显然他看得出来,霸王龙的存在对于这个村落的人来说刺激性实在是太大了。

  在和小舞空一起生活的这半年里,张武天也已然渐渐习惯了在野外的生活,他不是那种能厚着脸皮不管不顾的给人家添麻烦的人,既然干扰了人家的正常生活,而自己又并不在乎是否能够在村落里过夜,那就直接走人呗,继续呆着讨人嫌么?

  张武天就这样经过一个又一个的村庄,偶尔也会经过一些较为繁华的都市,作为一个现代化的世界,当张武天经过第三个村庄的时候,沿途的一连串城市村庄就已然得到了一个强大的男人骑着霸王龙四处旅行的消息,之后的村庄和城市虽然依旧紧张,但倒也没有如同第一个村庄那样显得如临大敌,事实上关于张武天的事情甚至已然成为了报纸上一个不大不小的话题,在人类社会中流传开来。

  “舞空,你看,这不是张武天那家伙吗?”

  布尔玛将报纸上的图片展示在了小舞空的面前。

  “真的是张武天耶,布尔玛,你给我念念,上面写了点什么?”

  经过这段时间的旅行,多少学会了一点常识,总算不会再认为电视机里藏着小人的孙舞空缠着布尔玛,要求他念出报纸上的文字,并且第一次有了识字的念头。

  当布尔玛小姐将新闻的内容念完之后,小舞空对布尔玛说道:“布尔玛,这张报纸可以给我吗?”

  顶着布尔玛暧昧的笑容,小舞空将拥有张武天图片的那张报纸小心翼翼的折叠好,放进了怀中。

  夜色渐深,在变换胶囊创造出来的房子里,临睡前,小舞空取出了报纸。

  凝视着图片上不算太清晰的张武天的样子,小舞空轻声说道:

  “晚安,张武天。”

  对着报纸这样说了一声,然后小舞空便躺到了床上。

  紧接着,他突然跳下床,蹬蹬蹬的跑到装龙珠的袋子那边,对这四星珠说道:“对不起,我差点忘了,你也晚安,爷爷。”

  然后,小舞空再次躺到床上,这一次,她几乎在十多秒之后便陷入了睡梦之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